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32章 以後,我就靠你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2章 以後,我就靠你養了!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最新章節!

在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出一口的緊張氣氛里,席瑾城站起身,拍了拍袖子和衣服下擺,朝著舒苒走過去。

舒苒本能的往後退了一步,卻還是被他輕易的握住了手。

「既然這樣,以後,我就靠你養了1席瑾城扯唇一笑,勾著舒苒的下巴,似真似假地說道。

舒苒瞪得眼珠子都要彈出來了,張著小嘴一張一合了半天,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這時候,是開玩笑的時候嗎?

難道他就真的對天慕,對席家的財產一點都不在意?

眾人也是一臉不敢相信,席瑾城這是寧可選擇這個一無是處的女人,也不要選擇林馨怡,不要席家的財產?

「席瑾城,別鬧了。」舒苒緊皺著眉頭,將手機揣回給他后,往後退了幾步。

「席瑾城,你想清楚了!你在席家最大的財產,可不是天慕1席利重也沒想到他會寧要美人不要江山,更清楚一個天慕,席瑾城根本不會放在眼裡,更壓制不住他。

但後院可以!

席瑾城就算不在乎天慕,不在乎席家財產,但他絕不會不在乎後院。

「那我也不妨告訴你,你若是敢動後院一根草,我都會讓你整個天慕陪葬……哦不!是整個席家!你試試1席瑾城根本沒受他威脅,拉起舒苒,當著所有人的面,離開了酒店。

「席瑾城!你敢1身後,是席利重要揭了屋頂的咆哮聲。

舒苒聽著哆嗦了下身子,看著前面頭都沒回一下的席瑾城,心裡不安透了。

「席瑾城……」

「怎麼,怕我離開席家后,不能給你庇護?」席瑾城回頭看了她一眼,嘲諷道。

「不是。」舒苒直覺地搖頭,她至始至終都沒想過這點好嗎?

她只是一時間覺得心情好慌亂,明明那幾個長輩來這裡,本該是為林馨怡和陸雙雙求情來的。

怎麼就莫名其妙的演變成現在這樣,變成他跟席利重的爭吵了?

更莫名其妙的是,他竟然就這麼的放棄了席家和天慕!

「我生日那天你要是敢不回來,我一定推平了你的後院1席利重追了出來,站在房間門口,對著席瑾城的背影大吼。

席瑾城的腳步頓了一下,卻又隨即恢復自如的往前走著,拐進了電梯間。

舒苒也感受到他在聽到「後院」時的反應,手腕上,他的手指跟著收緊了些,抓得她有些痛。

那個後院……

對他來說,似乎真的很重要!

她已經不止一次的從席利重口中聽到這個「後院」了,更是從席利重不停的用「後院」來威脅席瑾城看來,他留在席家,留在天慕,似乎都只是為了保護這個「後院」。

等電梯時,席瑾城鬆開了她的手,舒苒立刻用右手去揉了揉被他弄疼的左手手腕。

他看了一眼,沒說什麼。

從口袋裡掏出煙盒,抽了一根,卻把玩著打火機,遲遲沒有點燃。

舒苒看著他,他看著地上的某一處凝神,她透析不到他的想法。

她猜測著他應該是在思考著「後院」的事情吧!

「席瑾城,其實……」舒苒試探地開口,見他連眼皮都沒抬一下,她抿了抿唇,猶豫著要不要說下去。

「說。」席瑾城「叮」的一聲按下了打火機,藍紫色的火苗迅速的燃紅了煙頭。

「你有你想保護的東西,我有我想要保護的家人,而這段時間,我……我也盡心做你的女人了。我花了你的那筆錢,我後期慢慢會還給你,我想,你真的沒有必要跟席老先生發生這樣的爭執。席瑾城,要不,我們……」

「舒苒,你是想擺脫我,還是真的站在我們的立場上才這麼說的?」席瑾城吸了口煙,眯起那雙漂亮的鳳眸,銳利的目光緊逼舒苒的內心深處。

「我不是為了擺脫你才這麼說的。席瑾城,你可以認真想一下我說的話,在席老先生生日那天到來前,你都可以用來思考我們之間的事。」舒苒搖頭,也許從剛開始時,她是真的很厭惡,很排斥跟他在一起,她不喜歡這個男人,討厭這個男人到了極致。

可是從討厭,到感恩,到感動,這一番過程,慢慢的慢慢的,她發現,喜歡這個男人,比討大這個男人,更容易不知道多少倍。

「不需要。」席瑾城瞥了她一眼,電梯門打開,他邁了進去,冷眼看著她:「進來。」

「……」舒苒抿唇,默默的跟著他走進了電梯。

電梯門再要合上時,祖勤遙跑過來,伸手擋住了電梯門。

「等我一下1他擠了進來,長長地鬆了口氣。

席瑾城斜叼著煙,半眯著眼睛,透過青白色的煙霧斜睨著他。

「舒苒,你還好吧?」祖勤遙不敢跟席瑾城打招呼,便只好朝舒苒揮了揮手,尷尬的咧著嘴乾笑。

「謝謝。」舒苒笑不出來,只是點了下頭。

「你就別替他擔心了,這種情況在席家,每隔一段時間就發生一次。見多了,就習慣了,淡定點。」祖勤遙安慰著舒苒時,偷瞄了眼席瑾城。

這傢伙一張閻王臉,還真是令人瑟瑟發抖。

「城,那這邊怎麼辦?」可再怎麼令人靠不近,這件事情沒席瑾城的幫忙,他還真不能靠自己的能力給破了。

「你可以讓陸鼎州和柳市長親自過來查案。」席瑾城帶著一抹嘲弄,不走心地說道。

「席大老闆,算我求你行嗎?」祖勤遙欲哭無淚,只差沒跪下來了。

「求我有什麼用?你還不如把所有人都召集起來,然後跪下來求他們,讓他們自己出來認罪。」席瑾城不以為然地笑了起來,撩起舒苒一縷長發,卷在手指間玩著。

舒苒拉著頭髮從他手指間抽回,之前不是警ch都來過了嗎?

後來為什麼又突然撤消了?

卻在這裡需要讓席瑾城他們幾個偷偷調查?

難道是柳市長下的令?

她特意關注了幾天手機推送的新聞,也看過每天早上酒店餐廳里出現的報紙,報紙上沒有任何這裡發生過的事情傳出去過。

這裡現在就像是被封鎖的一個地方,他們的事情,被封鎖在十八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