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37章 誰給我的東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7章 誰給我的東西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最新章節!

奸kng室里安靜得只剩下舒苒翻資料時發出的,輕微的紙頁摩擦的聲音。

「祖總,1812有客房fw1祖勤遙的助理突然喊了起來,幾個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一台屏幕上。

舒苒也放下文件跑了過來,緊張得提高了一顆心,看著屏幕上一輛裝滿了床單之類的推車,和一個穿著酒店清潔人員工作裝的女人。

祖勤遙拿起dinhu撥了個號碼,待對方接起時,他開口:「請問現在十八樓能訂到房嗎?」

舒苒驚訝的看著祖勤遙,訂房?

她聽不到裡面說了什麼,只聽到祖勤遙說:「那行,如果有空下來的房子,麻煩聯繫我,隨時都可以。」說完,便掛斷了dinhu。

幾個人難免有些失望地搖頭,舒苒這才明白,這應該是他們的暗號。

「前台說,陳靜打了總台dinhu。」祖勤遙驗證了舒苒的猜測。

「記下這位工作人員的工作牌號。」席瑾城指著屏幕里的那名清潔工說道。

「好。」祖勤遙朝助理使了下眼神,助理忙暫停了畫面,放大后抄下那名清潔工胸前的工作牌號。

「記住他們的資料了嗎?」席瑾城轉頭看著舒苒問。

「記住了。」舒苒點頭。

「嗯,你針對這幾個人的資料,結合這幾天你的觀察,推斷出最有可能的人。」席瑾城拍了拍她的肩膀,賦予了重任。

「席瑾城,別指望我行嗎?我又不是警ch,我哪裡懂怎麼查案啊1舒苒的臉都皺成了一團,她只是想找出給她發zhopin的人,可沒想過要幫他們找嫌疑人啊!

這責任未免太重大了些!

「沒事,不用覺得有壓力,就當是玩一個遊戲。」席瑾城對她笑,舒苒馬上有些招架不住的點頭,毫無抵抗能力。

……

幾分鐘后,舒苒的身影出現在酒店大門口,形色匆匆的走進電梯,按了十八樓。

不一會,電梯停在十八樓,她走出電梯,朝著她的房間走去。

長長的走廊上,只有她一道身影,纖細而單薄,在鏡頭中,莫名的讓人捏緊了拳頭。

那輛清潔車還在,與她的房間門口就那麼一米開外的距離,舒苒停下腳步。

在房間門口停下,拿出鑰匙開門后,又轉身朝陳靜的房門口走過去。

門虛掩著,裡面安靜的沒有任何交談的聲音。

舒苒推開門,陳靜坐在沙發上,交疊著雙腿,正在看手機。

那名清潔人員正在捲起換下的床單被套,看到舒苒站在門口時,朝她微笑著點頭:「晚上好。」

舒苒回以微笑:「晚上好。」

陳靜聽到清潔人員的聲音時便已抬頭看到舒苒了,此刻也站起身,朝她走了過來。

「舒xioji,你找我嗎?」陳靜溫和的看著舒苒,一如往常般,揚起人畜無害的微笑,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很親近。

「我回來拿一下東西,看到你這裡有客房fw,想問問我那邊房間是不是也給打掃了。」舒苒說著,看向了那名清潔人員。

「沒有的,領導吩咐過,十八樓所有事都需要叫客房fw才能過來fw,包括每天的清潔工作也一樣。所以xioji要是沒有叫過客房fw,我們是不會去打掃的。」

清潔人員忙搖頭,細緻的解釋道。

「哦,那就沒事了!不好意思,陳xioji,打擾你了!那我就先過去了1舒苒長長的鬆了口氣,笑著點頭后,便離開了。

陳靜沒有挽留,等清潔工人出去后,她站在門口看著舒苒那邊的房門一會,便關上了門。

舒苒回到房間,裡面的東西果然保持著原來的樣子,茶几上一片狼藉。

翻倒的茶杯,碎裂的瓷片,茶水在茶几上流的到處都是,滴落在地毯上。

看來,她和席瑾城走後,席利重把這裡當成發泄對象給掃蕩了。

舒苒走進裡面的室,拿回自己的包包,把衣櫃里她和席瑾城的衣服一套一套的分別折起,折成強迫症患者級別的形狀,跟豆腐塊一樣,放進袋子里。

把整理好的袋子搬到客廳,突然聽到門口有響動,她愣了下,忙走過去。

看到地上有一個hung色牛皮紙質的信封,看樣子,應該是從門縫下塞進來的。

舒苒撿起,快速的開門,站在門口左顧右看,卻沒有任何人的影子。

她一臉疑惑的抬手搔了搔頭,不著痕的將手上的信封朝**方向揮了下。

喃喃自語地說了句:「奇怪,誰給我的東西?」

信封不重,卻有一定的硬度。

舒苒有種不安的預感,看著信封,封口沒有封,她卻一點都不想打開看看裡面是什麼。

抿著唇,拿著信封回了房間。

坐在沙發上,猶豫了幾秒后,她還是咬咬牙,作了幾下深呼吸,打開了信封。

有幾張zhopin從她手邊滑落在腿上,舒苒的視線瞟了一下,頓時屏住了呼吸,眼睛瞪得銅鈴般看著腿上那兩張zhopin。

zhopin上,都是她。

卻布滿了死亡的氣息,七竅流血,面容猙獰恐怖……

舒苒用力地呼吸,雙手緊緊的握起,關節泛白的失去了血色。

她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一絲絲的聲音。

這種感覺,像極了她這麼多年被噩夢糾纏時,拚命奔跑卻在原地踏地,拚命喊救命卻發不出聲音是那麼的一致。

舒苒已經分不清,她此刻到底是清醒的,還是在做噩夢。

指尖上傳遞著冰冷的觸感,目光中觸及的是一幕幕觸目驚心的恐怖……

十八層地獄里,也不過就如此了吧?

房間里的dinhu響了起來。

舒苒驚跳而起,卻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將手裡還沒拿出來的信封和掉落在腿上的zhopin全扔在了沙發上,跑進室去接dinhu。

這時候給她打dinhu的,一定是席瑾城,他一定有什麼事要告訴她。

或者,他從**那裡看到了是誰把信封塞進來的!

舒苒拿起話筒,一聲「席」字還沒來得及出口,便被dinhu里一陣陰森刺耳的音樂給嚇得丟掉了話筒。

那種聲音,幾乎都是恐怖片里的配音,伴隨著機械性的笑聲與貓凄厲的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