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40章 透露這個信息的人是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0章 透露這個信息的人是誰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舒苒送進搶救室,席瑾城在外面等著,來回的踱了幾個來回后,停下焦慮的步伐。

走到窗前,點了根煙,拿起dinhu給祖勤遙打過去。

「抓到人了嗎?」他短短一句話,問的卻是好幾個問題。

「塞zhopin的那個人還沒找到,我們正在部署,你放心,一定不會讓他溜走的!

接到房間dinhu的是博物館後面的一個公用dinhu亭,汪局帶人過去時,只看到一個錄音筆對著話筒,沒有人在那裡。博物館後面的dinhu亭是奸kng死角,看不到是什麼人乾的。

zhopin已經讓汪局帶回去檢驗了,汪局說這個人有一定的防偵查知識,可能希望不大。

我已經派人去那邊埋伏了,只要誰過去,就馬上抓人!

你那邊怎麼樣?舒苒沒事了嗎?」祖勤遙詳細的報告了情況,說到底,就是沒收穫!

席瑾城默默的掛掉了dinhu,看著緊閉的搶救室大門,重重的吸了口煙。

看來,這是一場智力大比拼啊!

如此智慧過人,心思周密的人,他在他們一群人里,能想到的便是一個陳靜和舒苒。

舒苒

舒苒確實很聰明,聰明得讓人驚訝!

可是她有充足的不在場證明,第一次陸雙雙的事情,他整晚在她房裡沒有離開過,她根本沒有時間去做那些事。

除非她提前安排好。

可是他很確定她事先並不知道要來這裡玩,更不知道入住在這個酒店裡。

而今天的zhopin,第一次她收到那張貓的zhopin時,並沒有告訴他或是透露給任何人。

如果是她自導自演的,那麼,她應該會想盡辦法讓別人知道她被人恐嚇,好把罪名推出去。

除非她真的能把他的心思都算進去,知道他會去揀回她那部壞掉的手機拿去修復裡面的內容。

而晚上的zhopin,他分明看到有人塞進去。

如果還是她自己安排的,也有說不通的事。她的手機被摔壞后就沒有通訊工具了,他讓祖勤遙查過房間里的通話記錄,並沒有撥出記錄。

她又怎麼通知那個人塞進zhopin?

她的動機又是什麼?

是他?她想坐上席太太的位置?

不,直覺告訴他,不可能!

從頭到尾,她從來不曾覬覦過他,一直以來巴不得離他遠遠的。

除非她演技太好,演的太逼真,連他都騙過了!

而剩下的,知道舒苒回房間的,明著看,就只有陳靜。

可是陳靜會這麼急著把自己暴露出來嗎?

舒苒回房間前,去過她的房間。

陳靜會這麼傻嗎?

但是比起舒苒,他更願意選擇懷疑陳靜。

這個女人的城府,深不可測!

而且她是個智商不在舒苒之下的人,麻省理工學院的高材生,智商不會低。

最重要的是,她是陳書記的女兒,她父親能從一個科長一步步爬到今天的位置,沒有一定的手腕和算計是坐不上去這把交椅的。

陳靜在他父親身邊耳染目渲的,自然會學到一些別人學不到的東西。

包括一些常人做不到的,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事情,她必然也不會手軟!

除掉幾個女人這樣的小事,對她來說,應該不會比除掉gung上的攔路虎難。

下藥、僱人用沒有實名認證的號碼給舒苒發zhopin、再安排人住進酒店,趁機出擊

這這事,從幾個人的表面上看起來,陳靜實施起來,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

但是,他們一開始的懷疑方向,以及舒苒推算的方向,是否正確?

難道,真的只是為了爭一個席太太的位置?

會不會從一開始,他們就被「那個人」帶偏了方向?讓他們被顯露於眼前的表象誤導,從而模糊了事情的真相?

指尖上傳來一陣灼傷的痛,他反射性地甩了下手,食指與中指已經被煙燙傷了。

席瑾城皺眉,看著手指上的傷,一支煙的時間裡,他用了半支來懷疑舒苒。

「席先生,舒xioji似乎有什麼心理障礙。本身沒有導致呼吸困難的病因,這是心理上的問題。」

這是醫生給他的診斷結果。

祖勤遙隨後給他發來一個有關於舒苒為什麼怕貓的原因,並附帶了幾張當年他父親車禍現場被發現時的zhopin,席瑾城總算是明白她為什麼反應這麼強烈。

他進房間時匆匆瞥到的一張zhopin里,「那個人」便是用她p成她父親去世時的慘狀。

能調查出這樣的資料,知道的這麼詳細的人,也就那麼廖廖數人。

席瑾城靜靜地看著她並不安穩的睡容,即使注射了鎮定劑,她似乎依然無法避免噩夢纏身。

「城,我讓婷婷用口語破譯出徐海龍他們幾個的聊天內容。舒苒出事時,他們三個在一起打牌,唯一能指使人給舒苒送zhopin的,就只有陳靜一個人了。」厲輝煌打dinhu告訴他。

席瑾城卻搖頭,不!

事情不是這樣的!

所有矛頭都指向陳靜時,他反而覺得更可疑了!

現在有兩種可能。

一:事情就是陳靜做的

二:有人故意在把他們往陳靜的方向誤導。

如果是二的話,那麼,這背後所隱藏的會是什麼樣的陰謀?想要對付的人是誰?

是他嗎?還是祖勤遙?又或者是陳靜?

「透露這個信息的人是誰?」席瑾城沉聲問。

「汪俊亭。」厲輝煌看著屏幕回道。

「你關注一下他。」席瑾城遲疑了一下后,叮囑道。

「你懷疑他嗎?」厲輝煌有些不解,難道這時候不應該帶陳靜去審問嗎?

「輝煌,我覺得,要不我們已經破了這個案子。要不,我們被帶進了一個陷阱里,被人利用了。」

席瑾城眯起雙眼,看著舒苒的手在半空中拚命揮舞著,他握住她的,忍受著她的指甲在他的手背上抓出一道道血痕。

她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恐懼中,像是在跟什麼作抵抗,她的呼吸又開始顯得急促起來,張開嘴在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輝煌,酒店那邊你先盯著。」他交代后,便掛了dinhu,按下床頭上的呼叫按鈕。

「舒苒,醒醒,你在做夢,舒苒,你沒事了!醒醒,睜開眼睛看看,別怕,是夢」

席瑾城俯首,貼著她的耳朵,在她耳畔柔聲的安撫著,希望她能在夢裡聽到他的聲音。

醫生和護士很快就跑進來,看到舒苒的情況時,忙讓護士給舒苒戴上氧氣口罩。

席瑾城站在後面,看著他們又是一陣手忙腳亂的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