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41章 一手遮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1章 一手遮天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席瑾城沒有告訴過任何人,他懷疑過舒苒。

特別是在這樣兩次目睹著醫生將她從鬼門關拉回來后,他連自己都覺得這樣的懷疑有多可笑。

按照席瑾城的吩咐,陳靜被帶到警ch局問話了。

他特意給汪局打dinhu:「汪局,不要為難陳xioji。先關押二十四小時,奸kng錄像我明天要看。」

「行,我明白1汪局是席瑾城提拔上任的,對於他的話,他自然會給予最大化的滿足。

更何況,陳靜還是書記千金,就算沒有席瑾城的囑託,他也不敢對陳靜怎麼樣。

陳靜被關不到半小時,陳書記便把dinhu打到席瑾城這裡來了。

「席總,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小靜被關押,還不能保釋?」陳書記的語氣很是激動,完全失去了平時的冷靜沉著。

「陳書記,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保護陳xioji。現在各個跡象明顯對陳xioji不利,只能以退為進,委屈一下陳xioji。」席瑾城聲色不動的回應著,陳書記的這通dinhu,在他的意料中。

「你是懷疑我女兒陷害陸家千金,又恐嚇那個舒xioji?」陳書記並沒有被席瑾城的說辭平息怒火,反而提高了聲音。

「陳書記,我只能承諾你,絕不會讓陳xioji受冤。你是堂堂的書記,如果陳xioji不做個樣子,你不怕落人口舌嗎?」

席瑾城輕描淡寫的述說著他一切出發點都是為了他和陳靜好的觀點,至於他信不信,那就是他的事了。

「席總,這事非同小可,你關了小靜,萬一被外界知道,打我的臉事說我們用關係走humn,大事化小事化無,到時你想要怎麼收場?」

陳書記沒想到席瑾城竟然會以他包庇自己女兒來暗示威脅他,氣的連鬍子都翹了翹,忍著氣用他的理由反駁了回去。

「陳書記要是為了擔心這事外泄的話,那就放一百個心吧!這件事情,就你、我和汪局知道,我想,你應該不會說出去吧?」

席瑾城笑了,應答自如,也明確告訴他,只要他不說,這事就不會有其他人知道。

當然,他不會告訴陳書記,這件事還有祖勤遙他們知道。

「席總,如果最後證明是你錯怪了小靜,你準備怎麼向她道歉?」陳書記默了幾秒后,似乎已經別無選擇的接受席瑾城的做法。

席瑾城俊秀的眉頭一皺,道歉?陳書記這是想用這件事情讓他給陳靜什麼承諾不成?想收他當女婿,也不是這麼急著來的吧?

「陳書記,你要明白,現在我有人證、物證證明陳xioji不清白!若不是因為她是你陳書記的千金,我根本不會管,直接把她和所有證據都交給警方了!

陳書記如果覺得自己可以一手遮天的護陳xioji周全,那我無話可說,你想馬上放了陳xioji,我現在就給汪局打dinhu放人,只是這後果,別說我沒提醒過你。」

席瑾城的耐心向來不足,在他隱含著某種暗示時,便完全不再給陳書記面子的威脅道。

陳書記那頭頓時沉默了,好久都沒有再說話。

一手遮天?

在皇城,能一手遮天的除了他席瑾城,誰有這個膽?

不管陳書記還是柳市長,哪個沒有幾個致命的把柄在他手裡握著?

他掌管天慕后,直接決定了皇城的經濟命脈,誰敢不給他賣個面子?

今天他能這麼耐著性子的向他保證不冤枉了陳靜,那也說明他還是給足他書記這個面子的。

否則真換成其他人,他席瑾城哪裡來的閑情雅緻會親手處理這種事,還保證不被外界知道?

「陳書記如果能相信我,就聽我的,這事,交給我處理,我會給你個滿意的答覆。」見陳書記不說話,席瑾城也不是個把後路堵死的人,軟下語氣,再次給陳書記一個台階下。

不管他在皇城怎麼橫著走,但很多時候,還是需要這種關係戶的。

「二十四小時是吧?」陳書記雖心不甘,但還是拾著席瑾城給的台階下了。

他真的能把席瑾城怎麼樣不?

「嗯。」席瑾城應著,轉身靠在窗台上,意外的對上了一雙略顯黯然的黑眸。

她終於醒了!

她也不說話吵他,只是躺在那裡一動不動的看著他,臉色蒼白無血色。

席瑾城朝她微微一笑,她動了動嘴角,卻沒能笑出來。

又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滿臉疲憊。

和陳書記又周旋了幾句后,這才掛了dinhu。

「怎麼樣?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席瑾城走過去,在床前的椅子上坐下,半傾著身子看著她問。

舒苒搖頭,沒有睜開眼睛。

「餓嗎?你睡了一天。」席瑾城輕輕觸碰了下她的臉頰,微涼的指尖讓她反應過激的躲開,眼睛睜得大大的。

席瑾城並沒縮回手,而是繼續撫摸著她的額頭,到她的頭髮。

「想起自己昏迷前的事情了嗎?」他看著她,聲音里有一絲淡淡的溫暖。

「嗯。」她點頭,始終就沒有忘記過,在夢裡反覆折騰著她。

她想醒過來,想睜開眼睛,卻怎麼也醒不過來。

「有沒有想過是誰?」席瑾城一邊按著手機上的號碼,一邊隨口無心的問道。

「這個問題又繞回原點了。」舒苒舔了舔乾燥的嘴唇,無奈地笑道。

席瑾城抬了下手,示意她先別說話。

「陳書記派來的人走了嗎?」席瑾城對著手機問。

手卻沒閑著的撫摸著她的頭,目光流連在她的臉上,如月光般清淺微涼。

「好,按我說的做。還問的就問,你只有二十四小時,需要施加壓力的話,我這裡擔著嗯不要動手嗯,掛了1席瑾城交代完后,又給劉燦打dinhu,讓他送點容易消化的食物來。

舒苒靜靜地看著他,這個男人,天生有種領導人的氣勢。

不管是對官比他大的,還是手下的,他用的從來都是一種叫「席瑾城」的方式。

或許會有區別,卻絕不奉承巴結,不會短了自己的氣勢。

明著暗著,他都要把人給壓在他之下。

她都可以想象那個陳書記該有多憋屈,或許會和席利重一樣,在她所看不到的地方,陳書記面前的東西,可能正以支離破碎來形容。

很多時候,她都挺佩服自己,怎麼就能有這麼不要命的勇氣,經常在他面前拚命作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