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42章 說出來,就不會這麼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2章 說出來,就不會這麼害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席瑾城又讓人送晚餐后,隨手把dinhu放在桌上,交疊著雙腿,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我以為你膽子很大,沒想到會被幾張zhopin嚇暈過去。」他嘲弄道。

那些zhopin確實p得很有技術,就像真的一樣,完全看不出破綻,就連他們幾個男人看了都心裡抖了幾下。

「」舒苒抿了抿嘴唇,沒有反駁他的話。

若不是因為她有這方面的陰影,確實就像他說的一樣,也不至於嬌氣到被幾張zhopin嚇暈過去。

「現在好點了沒有?」席瑾城沒再繼續嘲笑她,除了臉色蒼白了些,總算沒那麼嚇人了。

「沒事了。」舒苒搖頭,想坐起來,席瑾城伸手扶了她一下,拿枕頭給她墊在背後。

「喝水嗎?」席瑾城將被子往上拉起蓋好她,他照顧人的經驗全從她身上積累下來了。

「好,謝謝。」舒苒沒跟他客氣的點頭,口很乾,確實是想喝水。

席瑾城倒了杯水,喂到她嘴邊,舒苒接過喝了一口,又接著把整杯水都喝完,才長長的吐了口氣。

「我感覺好像很久沒有這麼舒暢的呼吸過了一樣。」舒苒手中的水杯被席瑾城拿走後,笑著感慨了聲。

席瑾城放水杯的手頓了一下,轉頭,神情複雜的看著她。

「你的記憶停留在哪一段?」席瑾城放好水杯,抽了根煙放在鼻端聞著,卻不急著點燃。

舒苒的臉色因為他的話而冷凝,笑容凍僵在唇角,眸中閃過一道驚恐。

她下意識的抗拒去回憶那一段記憶。

「舒苒,當做了噩夢后,說出來,就不會那麼害怕了。」席瑾城伸手,輕輕撫摸過她的髮絲。

記憶深處,曾經也有這麼一個人,這麼一隻手,每每在他做噩夢時,如此溫柔的對他說「別怕,做了噩夢,說出來就不會那麼害怕了」。

只是連他自己都忘記了,他有多久沒有回想起這個聲音,這隻曾輕輕撫摸過他的頭髮的手了。

席瑾城看著舒苒,深深的。

舒苒聽著,突然笑了一下,搖頭。

做了近十年的噩夢,第一次有人這麼告訴她。

說出來,是否就真的不會再那麼害怕了?

「席瑾城,能不能送我去一趟東陵?」舒苒沒述說她的噩夢,做了這麼多年的噩夢,她覺得,大概是爸爸覺得死得太冤,一直不甘心就此離開,才會這麼寄託於她夢中吧!

如今,兇手是找到了,卻無法追究其責任,她是該去向爸爸道歉的。

「嗯。」席瑾城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東陵是一個公墓,此時並不是祭拜時節,整個墓園裡都清肅得可怕。

舒苒將手中的花束和一壇酒、幾樣小菜,放在父親的墓碑前,從包里拿出手巾,仔細的擦拭著墓碑上的灰塵,又清理了一下周圍的雜草。

做好一切后,才在碑前跪下,叩了三個響頭。

「爸,我來看您了。帶了您喜歡的酒,您喜歡的花生米,酒沒有您自己釀的好喝,您將就一下吧1舒苒眼圈紅紅的,配上蒼白的臉色,令人油然生憐。

席瑾城倚在旁邊的石柱上,靜靜的看著她,聽著她飽含著思念的話語。

目光移到墓碑上那張zhopin,zhopin上的舒父很年輕,看上去就三四十歲的樣子。

五官俊挺,很帥氣,很有魅力的一個男人。

微笑著,目光很溫柔。

舒苒長得不太像她父親,但眼睛很像,依稀會有幾分神色的相似。

劉燦曾給他看過舒苒回到家時,回憶著她父親時的shpn,她那樣的笑容,從不曾對他笑過。

令人很是心動,特別想要看她對他那樣笑一次。

「爸,一直沒來看您,對不起!這次來告訴您幾件事情,媽媽出院了,我們已經回家了,如果您還在這裡的話,記得常常回家來看看我們。我們很想您!還有,當年撞您的那個人已經找到了,可是他他瘋了。爸,他們家很可憐,父母都年邁了,他媽媽因為他瘋了后,便中風在床上,神智不清,唯一能說的話,也只有兒子的名字。爸,我實在不忍心,明明很恨他,可是狠不下心去報警抓他。您一定對我很失望,對吧?」

舒苒的手指在冰冷的zhopin上輕輕撫摸過,淚水迷糊了視線,看不清zhopin上父親的臉。

「爸,這麼多年,您一直在我夢裡,我不敢忘記了您離開時的樣子,我怕失去了為您尋找兇手的目標后,我會挺不下去。就算哪天我跟著您去了,至少我還能無愧於您,如今,我是找到了,卻依然無法為您報仇。對不起,爸1

舒苒哭得斷斷續續的,席瑾城默默的遞過一條手帕,她推開。

「你父親愛你嗎?」席瑾城淡淡的開口。

「愛。我爸很愛我,很愛我弟還有我媽,他是這個世界上,最愛我們的人1舒苒用力點頭,回想起一家四口生活在一起的幸福,眼淚掉得更凶了。

「那他會樂於看到你哭得這麼傷心嗎?」席瑾城說完,又遞上了手帕,這次,沒等她接過去,便直接替她擦去滿臉的淚水。

舒苒仰頭看著他,神情複雜,不是說好讓他在山下等她嗎?

「舒苒,生老病死是每個人都正在經歷,或是將要經歷以及像你父親這樣已經經歷的過程。如果你一直放不下過去,一直無法從那段回憶里走出來,別說你父親,就連你母親,你弟弟,都會走上你今天的路。你希望他們為你而每天睡不好,被噩夢纏身嗎?」

席瑾城嚴肅的看著她,醫生給予的建議是帶她去看心理醫生,讓她從那段心理陰影中走出來。

否則,遲早得出事。

他目睹了她因為懼怕而停下呼吸的樣子,那一個她,根本沒有一絲絲的求生意識。

她說有人掐著她的脖子,她喘不上氣。

倒不如說,是她自己掐住自己的脖子,不讓自己呼吸上一口新鮮的空氣。

「席瑾城,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你胡說什麼?」舒苒驚訝,他的話,狠狠的戳進了她的心上。

被他看透,沒有**,無處可藏的狼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