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45章 我一定會弄死那個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5章 我一定會弄死那個女人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席瑾城和劉燦到了金輝大酒店。

二樓的雜貨間,厲輝煌知道他要來,在門口等著他。

看到他時,遞上一個口罩和一副手套:「裡面不幹凈,你會受不了的。」

席瑾城沒應答,接過穿戴上后,便跟著他進去了。

裡面置放的都是一面換下來的壞掉的酒店配件,空氣質量也不好,灰塵很重。

席瑾城戴著口罩都皺了下眉。

角落的柱子上,綁了一個僅著一條內褲的男人,凍得全身都呈紫色,瑟瑟發抖。

「招了嗎?」席瑾城走過去,打量著柱子上綁著的男人。

三十到四十之間的年齡,身高不高,以他一百八十八公分的身高為標準,這男人看起來也就一百七十公分左右,留著小平頭,五官很平凡,唯一令人可以記住的便是鼻頭上那一顆大痣。

男人嘴巴里被塞了一團布,看到席瑾城時,發出兩聲「嗚嗚」,跟著扭動了幾下肩膀,掙扎著。

「不肯招,你認識他?」厲輝煌看著男人的反應,看向席瑾城問。

「不認識。」席瑾城肯定地回道,那顆大痣太有標誌性,如果看過一次的話,就不會忘記。

男人又「嗚嗚」了兩聲,似乎想說些什麼。

席瑾城朝厲輝煌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去拔了男人嘴裡的布。

厲輝煌也不怕男人會叫,連句威脅的話都沒有,便走上去拔掉了布團。

「席瑾城,有種你就殺了我!否則,我一定會弄死那個女人的!她該死1男人朝著席瑾城咆哮著,伸長的脖子長,青筋凸起,眼珠子鼓鼓的,激動的樣子特別猙獰。

席瑾城並沒被激怒,往後退了一步,以免被他的口水噴到。

對於男人的話,席瑾城覺得有意思極了,輕輕勾起唇角:「她該死?」

據他所知,舒苒得罪的人很有限,能這麼想要置她於死地到瘋狂的地步,他能想到的,只有三個人。

一個是之前跟她一起上班的一個,一個是被他整到失去所有而流落街頭的鄭偉東,還有一個便是被他踢爆一個脾的嚴明州。

除了這三個人,目前能出現在她那份調查報告上的,便再沒有其他人了。

這個男人口口聲聲要弄死她……

「該死!如果不是她,我們怎麼會淪落到這種田地!都是因為她,都是她!那種女人就不該活在這個世界上,她該死!該死1男人大聲的嘶吼,紅著眼睛,像一頭被困的野獸般。

席瑾城看了眼厲輝煌和劉燦,兩個人同時朝他點了下頭。

「跟我說說,她怎麼該死?」席瑾城點了根煙,從旁邊拉了張椅子,劉燦忙上前,從口袋裡掏出手帕,仔細的擦拭著上面的灰塵。

擦完后,又用濕巾擦了兩遍后,再鋪上一層乾淨的無紡布。

席瑾城等他做完后,這才坐下。

「哈哈,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嗎?你不是很厲害嗎?查啊!你真以為整個皇城都你說了算嗎?席瑾城,你也不過如此,把一個低賤的女表子捧在心尖上,品味真差1男人突然仰頭大笑,有恃無恐地破口大罵起來。

席瑾城冷笑,交疊起長腿,單手環胸的看著他,就像欣賞一場精彩的話劇般。

男人笑了半晌沒等到席瑾城發怒的回應,停下了笑聲,皺著眉頭狠瞪著他。

「冷嗎?」席瑾城抽了口煙,關心地問道。

「老子熱著呢1男人哼了聲,半點不相信席瑾城會真的關心他。

「輝煌,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嗎?」席瑾城扯動唇角,指了指厲輝煌,悠然道:「準備一桶冷水,給這位客人降降溫1

男人聽了,臉色頓時忽青忽白,用力搖頭。

「真是我照顧不周了!這就去1厲輝煌聽著都打了個哆嗦,這男人自求多福吧!

「席瑾城,你有種就殺了我!是個男人就給我痛快一刀!你這樣算什麼1男人又開始用力掙扎了起來,像要衝過去打席瑾城一樣。

「等我玩夠了,自然會給你一刀,急什麼?」席瑾城殘酷地冷笑,看著厲輝煌端著一臉盆水從裡面的洗手間走出來,眼眸中泛起一抹嗜血的狠光。

男人哆嗦了起來,不穿衣服就已經快把人凍死了,如果這一盆冷水澆下來,比凌遲處死還折磨人啊!

「等一下,加點料子。」席瑾城阻止了正要潑水的厲輝煌,指了指不遠處的一根麻繩:「聽說鞭子加鹽水,會很刺激,特別暢快!讓他試試1

男人又是一哆嗦,拚命的搖頭,感覺眼前這個根本就是撒旦!

沒有人性的惡魔!

「真會玩!這種天氣,再加鞭子又加鹽的,哇塞,想想都激動1厲輝煌放下水盆,跑過去拿起那條麻繩,躍躍欲試。

「狗雜種,放了我!你們這些王八蛋……啊1男人的話還沒罵完,厲輝煌已揮起繩子狠狠朝他身上招呼去,男人痛得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從左邊肩膀到右腰位置,被繩子抽出了一道長長的血跡。

「太吵了1席瑾城掏了掏耳朵,嫌棄地說道。

劉燦忙過去,拿起布團,捏著男人的下巴,用力把他的嘴巴給塞了起來。

男人驚恐的看著席瑾城,用力搖頭。

「這樣就好多了!輝煌,繼續1席瑾城滿意地點頭,將煙頭扔在地上,用鞋尖踩滅了火苗。

厲輝煌不客氣地揮動繩子,一下一下,不留餘力地抽打著男人。

男人發出「嗚嗚」聲,身上冒出一身的冷汗。

「差不多了,累死我了!打人一點都不好玩1厲輝煌丟掉了手中的繩子,用手碰了下男人身上的一道傷痕,看到指尖上有沾染的血跡時,他「嘿嘿」笑了兩聲。

轉身從一堆雜物里翻出一包白色的晶體,看了眼上面的字體,對席瑾城說:「沒找到食用鹽,就用這工業用鹽吧!大不了就讓他中毒身亡,輕則也就皮膚潰爛而已1

男人又「嗚嗚」地用力搖頭,臉都青了。

「嘖嘖,想到這麼快就玩死,突然有些不舍。」席瑾城笑了,點頭。

「要不這樣,如果你說出來到底是誰指使你的,我放你一條生路,如何?」厲輝煌一邊往水盆里倒工業用鹽,一邊抬頭看著男人,完全不管手裡到底倒了多少的鹽。

光是那味道,就能把人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