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46章 我都招供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6章 我都招供了!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男人看著他幾乎要把那一整包的鹽都倒進水盆了,呼吸都急促了起來,看了看厲輝煌,又看了看席瑾城,最後用力地點頭。

厲輝煌朝他燦爛一笑,將手中的鹽袋子往水盆里一丟,拍了拍手站起身:「剛才別撒那點子氣,早點招供多好?偏要跟我們席大慪這口氣,你看看,受苦了吧?」

厲輝煌說著,拔掉了男人嘴裡的布團,嘖嘖搖頭。

男人喘著粗氣,被厲輝煌的話激得咬牙切齒,可是看到那一大盆的鹽水,咬碎了牙也吞回肚子里去。

厲輝煌說的是,跟席瑾城這種魔鬼,有氣也不能撒!

「說吧1席瑾城又點了根煙,朝他一笑,笑意卻不達眼底。

「是陳靜!是陳靜讓我這麼做的,她讓我把zhopin塞到門裡去的1男人吐了口口水,不情不願地說道。

「陳靜?」席瑾城揚眉,和厲輝煌對視了一眼,兩個人的臉色同時的沉了下來。

「對!她說,只要解決掉舒苒,就能少一個情敵1男人點頭,有問便有答的老實回答。

「你幫她,對你有什麼好處?」席瑾城斂著眉,站起身走到他面前,直視著他的眼睛,將他眼底那抹無處藏匿的緊張看進眼裡,卻聲色未動。

「她說了,只要我幫她成功解決了你身邊的女人,就幫我恢復鄭家往日輝煌1男人吸了吸鼻子,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冷靜些。

「鄭家?你是鄭偉東什麼人?」席瑾城眯起雙眸,審視著男人的神色。

「鄭偉東是我哥,我叫鄭偉松。我哥被舒苒那個賤女人害得妻離子散,我們一家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我不甘心!我不會放過她,我……」

「鄭偉松……我想,你搞錯了方向,鄭偉東有今天這樣的下場,跟舒苒沒有關係。他得罪的不是舒苒,而是我,懂嗎?」席瑾城嘆氣,鄭偉東的下場他不是不知道。

只不過他也沒想到,那天晚上,有一個女人不幹凈,有。

鄭偉東被他強灌下那**下了葯的酒,跟那幾個女人關了一夜,結果那晚上跟他關一起的人,全部都感染上了!

「那也是因為那個女人做了女支女還想立牌坊!本來就跟你上過床了,還矯什麼情,如果她喝了那**酒,我哥就不會得病,他就不會有現在這樣的下場1鄭偉松跟瘋了似的大喊大叫起來,把對舒苒的恨,全部迸發了出來般。

「席先生。」劉燦拿著手機走過來,給他看上面剛收到的一條信息。

席瑾城看了一眼,點頭,劉燦便拿著手機退到後面了。

「鄭偉松,就算沒有舒苒,你哥敢給我下藥,他就該想過今日的下場,怨不得別人1席瑾城深深的吸了口煙,煙頭上的火苗燒得格外紅亮,他朝鄭偉松吐出濃濃的白煙后,將那半截煙戳在了鄭偉松的胸口。

「啊1鄭偉松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加聲,痛得冷汁直冒。

「你具體做過什麼事,把事情從頭到尾交待一遍,遺漏了一點點,我都會讓你生不如死1席瑾城鬆了手,看著煙頭粘在了他胸口的皮膚上,他面無表情的退回到椅子上坐下,冷冷的看著他道。

鄭偉松痛得直抽冷氣,一下一下的抽搐著胸前的肉,那煙頭彷彿與他的皮膚粘貼住了般,怎麼也掉不下去。

鼻子里聞到了肉燒焦后的味道,他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肉上冒著煙,直到流出的血弄濕了煙,滅了火。

「說吧,你要不說,等會席大讓我把這桶水潑你身上的話,我還真不忍心啊1厲輝煌虛情假意地催促著,看著鄭偉松的臉色又是一抽一抽的青了,他冷哼了聲。

真是惹誰不好,非得惹席瑾城,這不老虎頭上拔毛嗎?

「陳靜知道我們一家跟舒苒有仇,所以就來找到我們,告訴我,只要我辦完事後,她就讓我們鄭家以後榮華富貴。我們一直是dinhu聯繫的,她打給我的號碼每天都換,不是,是每打一個dinhu,就換一個號碼。只有她找我,沒有我找她的,我打回去,那些號碼都提示空號。我的手機上有通話記錄,如果你們不相信,可以回撥去看看,我沒騙你們!三天前,她給我在十七樓安排了一個房間,然後就讓我守在那裡,等待她的dinhu行事。直到昨天中午,她才給我打dinhu,讓我去給舒苒那個房間塞zhopin……」

「那些zhopin是哪裡來的?」席瑾城打斷他的話,沉聲問道。

「那zhopin是昨天中午的時候,有人塞到我房間里來的,也是從門縫下塞進來的!我本來想開門看看的,結果手機響了起來,我就回去拿手機接dinhu了,等我拿完手機再去開門時,外面已經沒有人了。」鄭偉松一五一十的回答道。

「你打開看過嗎?」席瑾城撫著下巴,目光犀利的看著他。

「看過1鄭偉松點頭,眼裡閃過一絲驚恐的神色:「太可怕了1他搖頭嘆道。

「除了給舒苒塞zhopin外,還有其他的嗎?」席瑾城眯起眼睛,鄭偉松說這些的時候,眼睛里看起來太真實,不像是裝出來的,不像是說謊的。

「沒有,我塞完zhopin后,就馬上躲到樓梯間的奸kng盲區,脫掉了那件外套,然後從樓梯間回了房間。」鄭偉松搖頭,老實地交待。

「博物館的dinhu是誰打的?」席瑾城接著問。

「我不知道,她就交給我這個任務,我塞完zhopin后,剛回到房間,她就打dinhu給我,讓我小心點,不能被你們抓到。」鄭偉松對上席瑾城的眼睛沒有閃爍,沒有心虛的閃躲。

席瑾城皺眉,又點上了一根煙。

「那之前的簡訊呢?不是你發的?」厲輝煌急急地問。

「不是,我說了,我就只做了塞zhopin的事情。」鄭偉松又搖頭,很鎮定地回道。

厲輝煌也跟著皺眉了,難道真的是陳靜做的?她還不止找了一個人?

那下藥的人呢?發簡訊的人呢?去博物館打dinhu的人呢?

「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嗎?我都招供了1鄭偉松掙扎了一下,扯動了胸口上的燙傷時,馬上痛得不敢再動。

厲輝煌這十幾下的鞭子打,都不及這一下煙燙的痛。

席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