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48章 可以縮小範圍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8章 可以縮小範圍了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上了車時,厲輝煌突然打了個響指,指著席瑾城,出現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城,你說我們可能是被人帶進一個陷阱里去了1

所以說,鄭偉松一口咬定是陳靜乾的,說不定就是受人指使,背後一定有一個巨大的陰謀!

「沒蠢到不可救藥到的地步。」席瑾城嗤笑了聲,用著「孺子可教」的眼神瞟了他一眼:「奸kng室里被安插了內鬼,電梯的**被動了手腳,你讓遙暗中查一下,看看多出來的xnho是發往哪裡的。」

「什麼!怎麼可能!我們的人天天都在奸kng室里盯著啊1厲輝煌的下巴都被驚掉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說明對方的來頭不現在,更可以縮小範圍了。」席瑾城倒是對這樣的收穫感到滿意極了。

可以偷偷潛入內部的,說明有一定的身份背景,要知道,祖家的內部人員,不是誰都能收買的!

「有道理!我都有些迫不及待想看看,遙知道自己引以為傲的特訓有人叛變時的反應了1厲輝煌一邊打dinhu,一邊嘿嘿地奸笑著。

席瑾城沒搭理他,只是回想著鄭偉松的話,陷入了沉思。

劉燦安靜的開著車,厲輝煌正跟祖勤遙互損著。

來到警ch局,陳書記和太太都在局長辦公室,看到他時,臉色並不好看,卻也站起身,跟他打了招呼,握了手。

「書記還在生我的氣?覺得不該關了陳xioji是嗎?」席瑾城也不在意他們的臉色好不好看,只是微微一笑,兀自走到一旁的紅木長椅上坐下。

「席總哪裡的話。」陳書記抿嘴,嘴裡客套著,心裡早在暗罵席瑾城不是東西了。

「陳書記,先看一下這段shpn的,剛出爐的。」厲輝煌遞上手機,剛剛在雜物間里錄下的。

陳書記接過手機,從剛開始的不以為然到臉色越來越沉重,最後黑了臉,憤怒得只差沒砸了手機。

「陳書記覺得,這事經由我的手來處理好,還是讓陳書記自己來面對廣大民眾的質疑更好?」席瑾城點了根煙,悠然地翹著雙郎腿,笑容淡淡。

「席總,這」陳書記手裡的手機被旁邊的太太奪走,他皺著眉,一時竟有些束手無措的驚慌。

如果這段shpn要流露出去

不,如果說shpn里這個人要是被放出去,到時候經過他的嘴這麼一宣揚的話,別說他女兒的名節受損,就連他這個書記,都得頂一個被萬人監視的壓力啊!

就算最後事情查出個水落石出,估計別人也會說是他使了手段,把事實壓下去,找個理由為自己女兒脫罪。

如果事情查不出真相,那他女兒為一個男人而傷害了陸家千金,又對席瑾城的女人下手

無論哪一條,都會影響了他這個書記的名聲。

「陳書記跟我應該在同一條戰線上,說實話,我也不太相信這件事情是陳xioji做的。」席瑾城笑了笑,吸了口煙,對著陳書記痞痞地吐了個煙圈。

「到底是誰這麼污衊我們小靜?就算我是有意想撮合你和小靜,但是,我們也絕不會因為這樣而對人做這種事情。席總,這件事情,你務必得查個水落石出,不能讓人就這麼白白受了冤屈1陳書記臉色凝重,他相信自己的女兒。

就算是真的喜歡席瑾城,但也絕不會丟下二十幾年的家教,忘記自己的身份而做出這麼有辱門風,不顧家人安危的事情來。

他們官宦家的兒女,很多時候,不比百姓女兒自由。

「當然,委屈陳xioji在酒店住這麼久,不就是想還大家一個清白嗎?」席瑾城點頭,將煙灰彈在煙灰缸里,漫不經心地回道。

「那你現在有什麼發現了嗎?」陳書記嘆了口氣,他這個書記的官位,幾乎要被席瑾城捏在手心裡了!

「暫時還沒有。」席瑾城聳了下肩膀,不露痕的看著陳書記。

「需要我這邊給你安排人嗎?」陳書記知道這其中需要顧及的太多,否則不會由席瑾城他們來查。

「不需要了,要是你這邊幫我安排人,柳市長那裡也安排幾個,到時候各叔伯那裡都安排幾個人的話,那這事還怎麼保密?」席瑾城笑著婉拒了,別說現在一個個都有嫌疑,就算沒有嫌疑,他也不會接受任何一個人的好處。

柳市長和陳書記暗中爭鬥,一個個都想拉他站隊,接受了誰的,都不是他要的。

「席先生,陳書記,已經二十四小時了,按照規定,是該讓陳xioji回去了。」汪局走過來,這裡哪個人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堂堂一個局長,卻當得像個跑腿的。

沒辦法,當這樣的跑腿,他服氣啊!

「那還等什麼呢?趕緊請陳xioji出來呀1席瑾城夾著煙的手指了指門的方向,對汪局長說道。

「好的,席先生,陳書記請稍等,我這就讓人請陳xioji出來。」汪局長忙不失迭地點頭,走出了辦公室。

幾分鐘后,陳靜便跟著汪局長一起走進了辦公室。

看到父母都在時,眼眶紅了起來,卻也算識大體的沒有哭哭啼啼鬧脾氣,平靜的走過來。

「爸,媽,席先生。」她一一的打過招呼,一如既往的保持著她的優雅。

「小靜,你怎麼樣?還好嗎?有沒有受委屈啊?他們有沒有為難你?」陳書記什麼都沒說,倒是書記夫人沒沉住氣的上前抱住女兒,掉下了淚水。

汪局長的臉變了好幾個色,有些不悅,卻也不敢發作。

席瑾城抽著煙,聲色不動的看著母女團圓大戲。

「媽,我沒事,他們沒有為難我,您就別操心了。」陳靜搖頭,安慰著母親。

陳書記「咳咳」了兩聲,指了指旁邊的椅子對她們說道:「都過來坐下。」

陳靜點頭,扶著母親坐到陳書記旁邊。

「陳xioji,如果他們有誰為難了你,你就告訴汪局長,他會為你主持公道的1席瑾城適時的出聲說道。

堂堂書記千金,誰敢不要命去為難她?

汪局長忙也跟著點頭:「對對,陳xioji,如果有誰讓你覺得委屈了,你儘管告訴我,看我不收拾了他1

「謝謝席先生和汪局長的關心,我很好,沒有受委屈。」陳靜微笑著搖頭,回答得心平氣和,隨後看向席瑾城:「只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