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49章 注意一下林馨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9章 注意一下林馨怡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席先生是否欠我一個解釋?」陳靜沖著席瑾城緩緩一笑,不像是生氣,卻也沒有輕易就這麼的糊了過去的意思。

「陳xioji可以先看一下這個。」厲輝煌又把手機交給陳靜,心裡為席瑾城這神機妙算的預知能力折服。

果然省下了不知多少的口水!

陳靜狐疑的接過手機,看了席瑾城一眼后,才低頭看著shpn。

看完后,秀眉一擰,抬頭看著席瑾城:「我根本不認識這個人!也根本沒有指使任何人給舒xioji塞過什麼zhopin1

席瑾城挑眉,淡然一笑,點頭:「陳xioji是個明白人,所以這一切,都不過就是走個程序,以免落人口舌。相信昨晚汪局長也有好好招待你,沒真的對你嚴加審問吧?」

陳靜一愣,隨後才點頭。

「陳xioji不妨說說,你看完這段shpn后或者,你對這段時間發生的這幾件事情,有什麼想法?」席瑾城將煙摁滅,抬眸看向她時,眉眼寒涼。

「我沒有想過要除掉任何人來靠近你。」陳靜只是簡短的回了這麼一句,看著他的目光里,並沒有因為愛慕而犯花痴。

「那你覺得,會是誰想誣陷你?」席瑾城笑笑,唇角涼涼的。

「我不知道誰想誣陷我。」陳靜搖頭,略作思索后,她又接著說道:「不過,有人想傷害舒xioji的話,你可以注意一下林馨怡。」

「哦?你懷疑給舒苒送恐嚇zhopin的是林馨怡?」席瑾城有些意外,他以為陳靜會明哲保身,不會摻進這趟溫水中來。

就連陳書記,都格外嚴厲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對她這樣惹麻煩上身而不悅。

「之前好幾次看到林馨怡對舒xioji表示不滿,很不善。我也不是懷疑什麼的,只是讓你注意一下看看,是不是有這樣的可能。」陳靜笑了一下,輕輕柔柔的,顯然也是在為自己撇清關係。

「謝謝陳xioji的提醒。」席瑾城點頭,一雙與眾不同的藍眸中,斂著令人琢磨不透的光澤。

陳靜也分辯不了他是否採納了她的話,但這已經不是她要管的了。

「席先生,那請問,我還需要回酒店住嗎?或者說,什麼時候能還我一個清白?如果實在不行的話,不如報警吧1陳靜說話還是溫溫婉婉的,良好的家教,讓她就算遇到如此大事,也能冷靜以對。

委屈也好,心虛也好,不管是否真的受了冤,陳靜不會讓自己的臉上顯露出不該有的情緒。

對於自制能力,她一直引以為傲。

包括她對這個男人的愛慕。

「這裡就是警ch局,陳xioji請便。」席瑾城攤了攤手,似笑非笑地指著汪局長說道。

「」汪局長舔了舔嘴唇,不明白怎麼的話題就又繞到他身上來了。

這時候,能讓他當個小透明嗎?

「正好,陳書記也在,陳xioji是書記千金,不管怎麼說,書記大人也不會讓自己的女兒吃了虧的,怎麼也得為自己女兒出口氣!你說呢?陳書記?」席瑾城笑容閑適的看向陳書記,一段話幾個彎,繞得陳書記的臉跟掛了秤砣般直往下沉。

「席先生放心,如果真是小靜做的,我也不會因為她是我女兒而做任何包庇!這事牽扯的人太多,確實不宜公開調查,既然席先生已經著手了,那我就等著席先生好消息了1陳書記瞥了陳靜一眼,制止了她還想說什麼的舉動后,沉聲對席瑾城說道。

「如此甚好,有汪局長這麼專業的辦案高手,相信事情很快就會水落石出的。跑不了一隻貓,也不會錯冤了一個人。」席瑾城別有深意的看了眼陳靜,唇角染了笑意,眸中卻浮著薄冰。

「那我就先謝過席先生了。」陳靜已從席瑾城的話里聽出了他隱藏的威脅之意,輕輕頷首,不再多說什麼。

「席總忙吧!我就先帶小靜回家了,有什麼事的話,給我dinhu,我們隨時配合你的調查。」陳書記說著,站起身。

「謝謝陳書記,本來應該是我送陳xioji回去的,這麼勞煩陳書記和夫人親自來接,真是不好意思1席瑾城伸手,與陳書記握了下手,並肩往外走去。

陳靜和書記夫人緊隨其後,後面汪局長和厲輝煌也跟著送他們出門。

「席總這麼說就見外了,我們之間,不需要這麼客氣。」陳書記呵呵一笑,拍了拍席瑾城的肩膀。

「陳書記太抬舉我了1席瑾城瞥了眼被他拍過的地方,不著痕地深沉了眸色。

送走陳書記一家后,席瑾城和厲輝煌坐在林馨怡和陸雙雙外面,看著裡面的兩個女孩。

「席先生,這是陳小靜二十小四的奸kng錄像。」汪局長把一個盤交給他。

「她們兩個呢?這兩天有什麼反應?」席瑾城朝厲輝煌抬了抬下巴,厲輝煌忙接過盤。

「一直在吵,還出過手。」一直守在這裡監視著的一名女警回道。

「有沒有什麼有價值的信息?」席瑾城一點不意外,他把陸雙雙和林馨怡關在一起,無非就是為了讓她們吵,讓她們打。

鬧得越大,越好!

「基本上都是罵人的話,陸xioji說話比較直,基本上什麼都說,不過林xioji除了說些諷刺的話激怒陸xioji,其他都不太說。」女警據實以報道。

「嗯,那就繼續看著。」席瑾城點頭。

裡面的陸雙雙躺在自己的床上,翹著腳,兩手枕著頭,看著天花板在唱歌。

林馨怡坐在一邊的寫字桌旁,不知道在寫什麼,不時的轉頭瞪一眼陸雙雙。

兩個人臉上的傷痕都處理過,上了葯。

「這陸雙雙的心還真夠大的,都被關了,竟然還有心情唱歌1厲輝煌嘖嘖咂舌,對陸雙雙這種不知道該誇她是胸襟寬闊,還是罵她傻的表現很是好笑。

「對,陸xioji的心情比林xioji要坦然得多,一點都不急。除了跟林xioji吵架,一直很平靜。倒是林xioji,一直在吵著讓我們放她出去。」女警附和了厲輝煌的話,淡定地回道。

「真有意思1厲輝煌笑了。

「這幾天你們盯緊了,如果有什麼事,就聯繫我。」席瑾城起身,對汪局長交待道。

「好的。」汪局長忙點頭,朝那名女警指示:「二十四小時輪班守著。」

「明白1女警起立,嚴肅地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