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50章 一夜好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0章 一夜好夢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席瑾城回到醫院,兩個保鏢朝他鞠躬:「席先生。」

席瑾城點頭,正要開門時,聽到保鏢又說了一句:「席先生,晚上舒xioji去了一趟天鵝湖咖啡廳,見了一位女性朋友。然後又去了書店。」

「女性朋友?」席瑾城開門的手頓住,轉過頭看著那名保鏢:「叫什麼?」

「舒xioji讓我們別跟著她,說不想讓人看到我們跟著她,所以我們不敢靠的太近。」保鏢搖頭,表示他什麼都沒聽到。

席瑾城擰了下眉,沒再說什麼的開門進去了。

舒苒正在看書,聽到他進門的聲音,抬頭看了一眼。

「我以為你今晚不回來了。」她看著他朝這邊走來,邊走,邊脫著身上的外套。

「這麼不希望我來?」席瑾城將外套疊好,放在床尾,俯身雙手撐在她身體兩側,舒苒被他圈在了懷裡。

「也不是。」舒苒搖頭,還沒傻的去踩地雷玩。

「是嗎?」席瑾城嗤笑一聲,垂眸看了眼她手中攤著的書,挑眉:「你還真是一刻都不浪費時間啊1

「反正也沒什麼事做,就。」她笑著回道,伸手推了推他的胸膛,小心的伺候著他的脾氣:「你不去洗澡嗎?」

通常他都是一回來就先洗澡,彷彿外面有多臟般。

舒苒真心覺得,男人還是不要那麼愛乾淨好!只要不是邋遢到家裡隨時都會鑽出一隻小強來的那種程度,怎樣都比像他這樣的潔癖好!

「你想要?」席瑾城的薄唇印在她的眉心,帶著外面的寒涼。

他低低沉沉的笑聲偏偏衍生出令人心悸的甘醇,即使是故意的戲謔,舒苒卻依然心神蕩漾著。

「我沒有。」她搖頭,隨即,唇上便被迫的感觸到微涼的碾轉。

舒苒以為他只是吻一下便會放了她,知道身上的病號服從肩膀上脫落,她才緊張地抵住他的胸膛。

「席瑾城,這裡是醫院。」紅著臉,媚眼如絲,嫣紅的唇似在無聲的指控他的罪行。

她一定不知道這樣欲拒還迎的樣子有多勾人!

席瑾城眸色炙熱,修長微涼的食指輕輕挑起她的下巴,輕輕啄了一下她的唇,舔過。

「那又怎樣?」他低柔的在她唇上如此狂妄地反問。

舒苒抖嗦,那又怎樣?

這男人的世界里,就沒有他不可為的事嗎?

舒苒終究沒能逃過他的手心,就憑他那一句「那又怎樣」,她便淪陷在他製造出來的旖旎色的漩渦里,無法自拔。

「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一次就好,放你一馬。」他像個高高在上的君主睥睨著他的子民一樣,用著無限恩賜的語氣對她說道。

舒苒連罵他無恥的力氣都沒有,這一次尼瑪都快讓床塌了!

「洗澡嗎?」他起身,神清氣爽。

「別管我,讓我自生自滅吧1舒苒拉過被子蓋住自己,將臉埋進了枕頭裡。

席瑾城又是一陣低笑。

走進浴室沒多久,又走了出來,把她從被子里挖起:「不行,一起洗。你全身粘粘的都是汗,太髒了,我會一個晚上睡不著。」

舒苒特別希望眼神可以shrn,如此,他一定能被她的眼刀子殺死一萬次有餘!

洗完澡回來,他把她丟沙發上后,叫來護士給換了床單被罩。

舒苒一輩子都忘不了護士離開前,看她時那個目光。

她恨不能挖個坑把自己埋了!

「席瑾城,你一個大男人,怎麼來的潔癖啊1她是真的受不了了,從來沒有像此刻這樣討厭一個愛乾淨的男人。

席瑾城瞥了她一眼,沒回答,自顧自的整理著床單上還有幾個沒拉平整的位置。

舒苒簡直想吐血,潔癖也就算了,還有強迫症!

分分鐘秒殺她的忍耐極限!

走過去,二話不說就掀開被子,躺了上去。

床說大不大,說小不一米五的寬,對她來說寬敞有餘。

可是加一個一的大男人,真的不是那麼舒適。

可人家席**ss說了:「沒事,要不了那麼大。」

對,他說的沒錯,因為她需要的,不過就是他一個懷裡的位置!

不管是在家裡那張兩米多的床,還是這裡一米五的床,其實在他看來,都一樣。

舒苒被他抱在懷裡,背對著他,兩個人的身子完美無瑕的緊密貼合。

「舒苒,你發現沒,我們就像老天特意打造出來的般,如此契合。」他貼著她的耳朵,低聲呢喃,如qngrn間的甜蜜的情話。

舒苒昏昏欲睡,心裡回了他一句:你不覺得你對我來說,太高了嗎?

身高上的距離,身份上的距離,社會地位上的距離

他是天上的神衹,她是地上一粒塵埃,如此天差地別,如何契合?

閉上眼睛,她不想去回應他這種會讓她迷失了辯識自己位置的話題。

席瑾城以為她睡著了,在她耳後輕輕的吻了一下:「好夢1

說完,起身披上外套,走到沙發上,坐下打開筆記本,點開了郵件。

那是陳靜被關了二十四小時里的奸kng錄像。

席瑾城點了根煙,靜靜的看著屏幕上的畫面。

不得不承認,陳靜真的是一個很沉著冷靜的人。

即使在這樣一個莫名其妙下被關進去,沒有任何告知或是提示的情況下被關,她卻依然不吵不鬧,安靜得令人驚訝。

除了剛進警局時打了個dinhu,聽她說話的語氣和內容,應該是發給她父親的。

之後,她便很配合警ch,不管審問還是關押,她的情緒都很平淡。

彷彿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般。

而她回復警ch的話,每一句都很坦蕩,沒有任何心虛或是躲閃。

她的眼神直直的看著警ch,回答問題時沒有猶豫或是思考。

舒苒以為自己會做噩夢,就像之前那樣。

而實際上並沒有,不禁沒有做噩夢,她還一夜好夢。

她夢見了她和父親一起種罌粟花,夢見父親給她擦汗,溫和的笑著對她說:「苒苒,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努力了,就算最後不能像我們期望的那樣完美,但只要我們努力了,便不再遺憾了1

第二天醒來時,窗外下起了雪。

席瑾城站在窗前,背對著她,手指間夾著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