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51章 miss you m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1章 miss you m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舒苒拿過他的外套,走過去,墊著腳尖披在他身上。

「下雪了。」

就算房間里有暖氣,也不能這樣只穿一件襯衫站在這裡吹冷風吧!

席瑾城回頭看看她,面無表情的臉上,看不出喜怒。

舒苒朝他笑了下,便轉頭看向窗外。

灰濛濛的天空下,雪花漫天飛舞,風不大,偶爾的颳起,帶過來一朵朵雪花落在窗玻璃上,很快便化作一滴滴水珠滑落。

「喜歡雪嗎?」席瑾城突然開口,聲音彷彿夾帶著外面的寒風般凜冽,刺骨冰冷。

「喜歡啊!小時候,我爸都會帶著我們一起堆雪人,打雪仗。後來我爸離開后,每年下雪,我和沐然也會在醫院後面的花園裡堆一個雪人,然後拍zhopin給我媽看。」

這樣,就好像爸爸一直在他們身邊一樣,跟他們一起堆雪人。

舒苒撅著嘴在玻璃上呵氣,當玻璃上蒙上一層厚厚的霧時,纖細的手指在上面寫著:ss。

又畫上一隻大手牽著一隻小手。

席瑾城看著,心裡不禁跟著默默的念上一句:ss。

我的女孩!

你好嗎?你那裡也下雪了嗎?

「你呢?你喜歡下雪嗎?」舒苒轉頭看著他,卻發現他竟看著她寫下的字發獃。

「不喜歡」

他的話還沒說完,舒苒的dinhu響起。

舒苒沒聽他說完,便轉身跑過去拿手機了,一邊自言自語:「一定是沐然1

席瑾城抿了唇,眸色深沉的伸出手,在舒苒寫下的英文後面加上:r。

dinhu果然是舒沐然打來的,一開口便直咋呼:「姐,下雪了1

「我當然看到了啊1舒苒笑著回道,轉頭看著窗口方向,發現席瑾城已經不在那裡,正往外走去。

舒苒的目光跟緊了他,這麼大的雪,他要出去嗎?

席瑾城只給了她一個背影,門合上時,帶走了屬於他的溫度,這房間里驟減了一半的溫暖。

「姐,明天回家嗎?我們堆雪人1舒沐然開心地問。

「我」舒苒甩掉了心頭不該有的失落,專註在跟舒沐然的dinhu上。

有些猶豫,她能回去嗎?她也不知道啊!

「如果不方便的話就算了,我跟媽一起,到時候給你發zhopin。」舒沐然笑著安慰她。

舒苒笑了起來,下定了決心:「沒有不方便,我明天回來。」

她知道,並不是堆雪人有多麼重要,也不是沐然這麼大了還孩子氣的幼稚。

而是,他們只是習慣了用這樣的方式去懷念爸爸,想象著爸爸跟他們在一起。

「好,那你明天上車后告訴我,我算好時間去村口接你。」舒沐然體貼地說道:「剛下了雪,路滑。」

「好。」舒苒笑著點頭,很用力,就好像他能看到般。

「不知道會不會下一整天,如果太早就停的話,估計明天就融化了1舒沐然在dinhu里擔心著雪會積不起來。

舒苒走到窗前,看雪的目光卻被窗玻璃上多出來的英文吸引了過去。

那是席瑾城留下的

他在想他的女孩?

在她畫下的大手牽小手的小手下方,他寫了一個「」。

舒苒不禁想起,他的打火機上,煙盒上都有這麼一個「」,難道並不是他「席」的意思?

而是

有那麼一個女孩,她的名字里,有一個「」的拼音或是英文字母?

他是在通過這樣的方法在想那個女孩?

那個女孩呢?

以席瑾城這樣霸道**的性格和作風,為什麼會沒把女孩留在身邊,而是用這樣一種不為人知的方式時時刻刻惦記著她?他的煙癮那麼大,每抽一根煙,他便能想她一次,每點一根煙,便能想她二次

那他一天得想那個女孩多少次?

席瑾城最愛的

不是n?

而是這個「」的女孩!

「姐姐?你還在聽嗎?」舒沐然的聲音從手機里連喚了兩聲,舒苒才如夢初醒的瞪著玻璃上被模糊了一片的地方。

她做了什麼?

她竟然用手把那一行英文和那一幅畫都給抹了!

「沐然,我我等下就回來了1舒苒有些慌亂,這樣的自己,讓她覺得很不安。

她從沒因為一個人一個男人而這麼失控過!

「啊?現在?可是下這麼大的雪啊1舒沐然站在門口看著外面的大雪,有些愕然。

「沒事,你不用來村口等我了。」舒苒又跟舒沐然交待了幾句話,便掛斷了dinhu。

走到門口,兩名保鏢朝她行了個禮:「舒xioji,您要出去嗎?」

「對,我要回家,你們就不用跟著我了。對了,如果席瑾城回來的話,麻煩轉告一聲,我回家去了,有事讓他給我打dinhu吧1舒苒禮貌地沖他們笑了下,便往外走去。

她不想自己給他打dinhu,怕他會不許她離開,只能先斬後奏了。

「舒xioji,我們送您回去,會注意不讓人發現的。」還是左邊的那名保鏢負責開口,「席先生說,這兩天舒xioji會比較危險。」

「是嗎?」舒苒溫靜的臉龐上,挽起一抹無奈的淺笑:「看來,陳xioji被放了?」

「舒xioji的意思是?」保鏢愣了一下,馬上追問。

「沒事。」舒苒搖頭,沉吟了片刻后,朝他點頭:「那就麻煩你們了。」

「舒xioji言重了,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保鏢說完,朝另一個同們點頭示意后,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護著她離開醫院。

上車后,副駕駛座上的那名保鏢拿起手機,撥了個號碼。

舒苒還來不及阻止,便已聽到他說:「席先生,我們現在正護送舒xioji回家」

舒苒摸了摸額頭,頓時覺得有些頭疼。

所幸席瑾城似乎並沒有阻止的意思,看到那名保鏢應了聲:「好的,我們會注意的。」之後,便掛了dinhu。

舒苒鬆了口氣,腦海里不由地又浮現出玻璃上他加上的那一行「r」的英文和那一個「」。

他連招呼都沒跟她打一聲就離開了,整個背影看起來很壓抑,給了她一種與世孤立后的沉寂。

難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