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52章 如此深刻的烙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2章 如此深刻的烙印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舒苒繞了一趟菜市場,買了好些菜,準備晚上一家人一起吃火鍋。

舒母看她回來,心情格外的好。

「媽,這兩位是送我回來的同事,大山和小高。」舒苒知道他們是不可能離開的,便邀請他們進屋了。

這麼冷的天氣讓他們站外面,她良心會痛。

這鄉下又不比市區,沒有什麼咖啡廳或是餐廳什麼的可以供他們藏身的。

「你們好,謝謝你們呀!這麼大老遠的送我們苒苒回來。」舒母不疑有他的對著大山和小高感激道。

「不客氣的,舒夫人1大山忙客氣地回禮,拉了把不善言辭的小高。

小高有些靦腆地對著舒母笑了笑。

「你們快坐吧!沐然,快給大山和小高倒熱茶。」舒母忙招呼著他們坐下,笑著對後面的舒沐然說道。

「好的,媽。」舒沐然點頭,拿了兩個乾淨的杯子,給他們一人倒了一杯白開水:「不好意思呀,家裡沒有準備茶葉。」舒沐然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大山和小高忙客套了幾句,受之有壓力。

看了看舒苒,舒苒卻朝他們安撫地笑了下:「就當成是自己家裡一樣,別拘束。這是我媽,這是我弟,沐然。」

大山和小高忙不失迭的點頭。

舒母和舒沐然像失散多年的親人一樣拉著舒苒話家常,李家長,王家短的,一家三口齊樂融融。

大山和小高安靜的聽著,不時的也會被他們的氣氛感染,跟著他們一起笑聲充滿了家裡的每個角落。

「舒xioji有一個很幸福的家。」舒母和舒沐然去廚房后,大山羨慕的對舒苒說道。

「對,會一直幸福下去的。」舒苒轉頭看向牆壁上父親的遺像,溫婉地笑道。

大山也看到了,一個慈眉善目的男人,正溫柔的笑著看著他們。

他知道,這是舒苒已經去世的父親。

舒苒的五官很精緻秀美,比較偏向她母親,而舒沐然則長得像極了父親,就連那種溫和儒雅的氣質都像極了。

「不要叫我舒xioji了,叫我舒苒就好。」舒苒從遺像上收回視線,刻意的壓低了聲音提醒他們。

「好的,舒舒苒。」大山的腦子轉換得很快,看了眼廚房的方向,舒苒在車上時就交待過他們,不要讓她家人察覺出他們的身份。

看到舒母和舒沐然的樸實善良的一面,他們大致明白舒苒的心思。

在他們眼裡,並不是大富大貴就一定是好的。

晚上五個人圍著一起吃火鍋,談笑風生。

經過一個下午的接觸,大山和小高也逐漸的比較放開了些。

「外面這雪越下越大了,大山,小高,你們要是不嫌棄的話,今晚就住在這裡吧1舒母熱情地挽留他們。

大山和小高相視了一眼,又看向舒苒,有些不好意思。

「就住下吧!這樣,明天我可以坐你們的車子回去1舒苒點頭,就算他們不住在她家,他們也會在車子上住一個晚上。

「那那就打擾你們了,謝謝舒夫人!謝謝你們1大山朝小高點了點頭,小高沒有異議的跟著點頭。

「謝什麼呀!自從孩子爸爸去世后,我們家就再沒有這麼熱鬧過了!你們能不嫌棄的答應留下來,我開心著呢1舒母笑呵呵地說道。

舒苒笑著沒有說話,手機響起,她看了眼,是魏莉莉打來的。

「你們先吃,我接個dinhu。」拿起手機走出廚房:「莉莉,怎麼了?」

「舒苒,你說,我們總裁請我去酒吧喝酒,是什麼意思?」魏莉莉的聲音聽起來很是興奮,似乎不是被困擾,而是太興奮而激動著。

「席瑾城?」舒苒有些不確定地問。

席瑾城請魏莉莉去酒吧喝酒?

為什麼?

「對呀!我們公司除了一個席瑾城,還有幾個總裁啊1魏莉莉被舒苒的話給問得笑了起來,隨後又回到了開始的話題:「舒苒,你說,他不會是對我有意思吧?」

「」舒苒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席瑾城對魏莉莉有意思?

她第一次和魏莉莉一起吃飯的時候,魏莉莉被他叫上去聊了三四個小時。

她從沒聽到席瑾城說過三分鐘的話,別提三四個小時了。

而後來,他也在她面前提起過好幾次魏莉莉,側敲旁擊的向她打聽魏莉莉的事情。

難道說,他真的對魏莉莉有意思?

「他就讓你一個人去嗎?」舒苒想到席瑾城可能會對魏莉莉有意思,無法解釋自己此刻的心裡為什麼會有這麼一種沉悶的感受是為何。

「好像是吧!我還沒到酒吧,我就是覺得心裡無法平靜下來,七上八下的,就給你打dinhu了。舒苒,你說,要是我們總裁對我有意思,想追我的話,怎麼辦啊?」魏莉莉沒意識到舒苒的異常,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無法平靜的、沸騰的世界里。

「你有未婚夫了埃」舒苒皺眉,突然想起魏莉莉曾說過,如果有比她未婚夫條件更好的男人追她,她一定會給自己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

而席瑾城和她未婚夫

舒苒覺得這樣的比較,似乎沒有任何可比性。

「舒苒,我跟你說過的,我不會因為我有未婚夫了,就把自己所有後路都斷掉的。」果然,魏莉莉很坦誠的坦白了她的心聲,不出舒苒的意料。

舒苒沉默了,垂下眸子,摳著褲子上的紋路。

席瑾城看上誰,是他的事情,她有什麼好操勞的?

就算席瑾城真的看上魏莉莉,這不也挺好的嗎?

也許,她也能早日擺脫現在這樣尷尬的局面,不用再在家rnmin前如此遮遮掩掩的,不是嗎?

舒苒轉頭看向廚房的方向,又看了看牆上父親的zhopin,釋懷地笑了。

「如果是真的,那就好好把握吧!他是個外冷內熱的男人,如果他真的看上你了,會對你很好很好,他喜歡寵女人,會把你寵雲端上去。他有潔癖和強迫症,不喜歡別人碰他,杯子上不要留下口紅印,他不喜歡這樣」

舒苒說了很多,很多他的事情。

最後,她忘記了是怎麼掛斷的dinhu,也不記得魏莉莉說了什麼。

她突然發現,不知何時起,席瑾城的點點滴滴,都已經在她心裡,烙下了如此深刻的烙櫻

他的喜好,他的習慣,他的忌諱

她一一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