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54章 心動的感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4章 心動的感覺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舒苒又被送回到了醫院,醫生似乎早已接到告知般在病房裡等著她了。

「醫生,我沒有什麼不舒服了,是不是可以出院了?」舒苒覺得自己這輩子如果有最厭煩的地方,那一定就是醫院了。

她在醫院裡,已經住了五六年了!

「可以,席先生已經幫舒xiojibnl過出院手續了,今天你就可以出院了。」醫生點頭,收好了聽診器后,笑著對她說道。

舒苒聽完眉頭微動,緩緩的點頭,視線落在了那扇窗玻璃上。

那裡已經清明一片,沒有任何痕殘留。

他竟然還有心思顧得上她?

「舒xioji,席先生說讓我們送你回景天。」大山走進來,恭恭敬敬的喊她一聲「舒xioji」。

「好,麻煩你了。」舒苒應了聲,沒有什麼情緒波動的開始整理自己的東西。

和別的女人一夜恩愛都還不願意放她自由,他是想怎麼樣?準備一輩子困住她不成?

還是大山和小高送她回到景天。

舒苒讓他們進去,他們不肯,硬是回到車上守著。

她明白,在她家裡時,他們只是為了顧全她,不讓她家人起疑才那樣假裝只是她的同事,和她們一起吃飯聊天。

如今不用做戲給誰看了,他們也不需要再假裝了。

舒苒煮了一壺薑湯,給他們倆送去兩杯,便端著自己的一杯去二樓的書房了。

席瑾城一直到晚上十點多才回來,帶回了一身的寒氣,羊絨大衣的肩膀上殘留著圈圈圓圓的水漬。

進室看到她坐在被窩裡,搬了張筆記本電腦桌在床上,上面鋪滿了書和本子。

似乎沒料到他會回來,正咬著筆頭,抬頭看著他。

「外面下雨了?」舒苒聽到他開門進來的聲音,看到他身上的痕時,才發現窗玻璃上傳來有雨滴敲打的聲音。

「雨夾雪。」席瑾城脫著外套,淡淡的回道。

「又下雪了?」舒苒驚呼了聲,挪開小桌子,下床走到窗前,拉開厚厚的窗帘。

裡外的溫差太大,讓玻璃上蒙上一層薄薄的霧氣。

這次,她沒有再在上面寫字,只是用手輕輕抹開一個可以看到外面的位置。

果然,橘hung色的燈光下,雨滴的晶瑩與雪的輕盈飄逸在風裡緊緊糾纏,相依相伴。

真美!

她由衷的感嘆。

「把鞋子穿上。」席瑾城把她的拖鞋丟到她腳邊,有些不悅的看著她赤腳踩在地毯上。

「謝謝。」舒苒朝他笑著道謝,順從的穿上后,又看向了窗外。

席瑾城站在她旁邊,跟她一起看著外面的世界,那裡風大雨大,夾著雪。

在她覺得美的畫面里,他看到的卻是老天在悲憫的哀傷。

舒苒不說話,他也沒有要開口的意思。

兩個人站了許久,久到舒苒知道,就算站到天荒地老、滄海桑田,他也不會對她說起昨晚的事情。

風景再美,沒有欣賞的心情,那麼,再美的風景也不會讓心情變好。

「挺冷的。」她言不及義的說了聲,便回了床上,繼續看她的p。

席瑾城一動不動的站著,雙手斜插在口袋裡,背影如山般屹立。

在她看得累了,整理了一下后,便準備睡覺。

她沒打算喊他,在很多時候,她是一個特別敏感的人。

當他從進來到現在都隻字未提昨晚的事情,哪怕今天的各大媒體報道上,如雪花般撲面而來的新聞在大肆報道他和魏莉莉的事情。

她便明白,自己該端正自己的心態和位置,別再被一些不該產生的情緒影響了該有的理智。

吃醋是一個女人最不理智的行為,是對這個男人愛的證明,也許是因為發現有別的女人正在分享他的寵時的不甘

她如此告訴自己在面對席瑾城和魏莉莉事件時,心裡那股子無法解釋的情緒。

只是不甘而已!

現在冷靜下來了,認清自己在席瑾城面前的身份了,這一切的不甘心或是亂七八糟的情緒,將都會被她抹去。

「舒苒。」在她閉上眼睛時,她聽到他似乎喊了她的名字。

舒苒沒有回答,只是又睜開了眼睛,她怕只是自己幻聽了。

「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你還記得嗎?」席瑾城的聲線在一條直線上,沒有一絲一毫的波動幅度。

舒苒的瞳孔放大了一圈,一隻手緊緊的揪緊了被子,潔白如玉般的牙齒用力咬住下唇。

房間里又恢復了安靜,她以為自己會裝睡來逃避回答這個問題。

可實際上,並沒有她沒有控制住自己的嘴賤:「你喜歡上她了?」

背對著他,她看著某一處失了神。

「只是太久沒有感覺過心動了,想知道一下自己的心還活著沒。」他點了根煙,說話時,含在唇間的煙跟著一上一下的抖動著,大拇指卻輕輕撫摸著打火機上那一個「」。

心動的感覺?

舒苒苦笑,她也曾以為自己的心死了。

直到看到林遠翔走進她的視線里,朝她一步步的靠近,告訴她這個世界上沒有第二個舒苒時,她才知道,她的心沒死!

可是那又怎樣?

心不死倒不如死了!

至少像今天這樣躺在他床上時,她不會有什麼想法,她不用再在聽到母親提到林遠翔時,會感到心塞。

她連自己都分不清自己是否還愛著林遠翔

不,應該說,她一直覺得自己還愛著林遠翔!

可是在聽到魏莉莉和席瑾城一起時,她滿腦子都是他們可能在幹什麼,正在幹什麼,會幹什麼

「遇到讓你心動的人時,記得告訴我,我會從這裡搬出去,不留下一絲痕。」舒苒淡然地說道,沒有慪氣或是威脅的意思,一如她之前的高傲冷漠。

這是他們曾約好的,她會祝福他的。

席瑾城的臉上終於有了絲異樣的波動,回過頭看著舒苒的後腦勺,眸中閃過一道隱晦的暗紋。

「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席瑾城的聲音里,像極了外面的雨夾雪,又冷又刺骨。

「合約上是這麼寫的。」她閉上了眼睛,比任何時候都寡情。

席瑾城挑眉,沉默的轉過身,繼續看著窗外,煙在他指間忽暗忽明的燃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