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56章 真來越大膽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6章 真來越大膽了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席瑾城說不去上班便真的不去上班了,就連劉燦都沒像往常一樣給他送文件過來。

舒苒發現這個男人的心真的是石頭一樣硬,就連自己家的家業,他都可以這樣漠然以對。

一整個上午,她在書房裡做功課,他在書房裡看書,偶爾的抬頭,便能看到他低垂的羽睫輕眨。

她不是一個做事容易分心的人,可是他就在她兩米開外的沙發上,坐姿慵懶的半躺半坐在沙發上,一手支著頭,一手拿著書,姿勢撩人

真特么的好看!

就連咽個口水,喉結如此滑動,都能引人無限遐想!

舒苒在心裡恨恨的讚歎。

這樣的分心,不能怪她吧!

「舒苒,再這麼看著我,我不介意改變一下打發無聊的方法。」席瑾城沒抬眸看她,也能感受到她不時偷看他的目光,倒不是她的目光有多灼熱。

她不看他的時候,筆尖與紙會發出「沙沙」的聲音,在這安靜的空間里是格外引人注意的。

當她看他時,那「沙沙」聲便會停下。

「我覺得你還是去酒店或是警ch局裡看看吧!你在這裡,我不能專心看書1舒苒也不避諱自己確實被他影響了,是真的影響了!

他身上自帶光環,就算那麼安靜的坐在那裡不出聲,也無法讓人忽視他的存在。

太有存在感了好么!

「除了看我,你沒注意到外面又下雪了嗎?」席瑾城勾起唇角,好整以遐地笑睇著她。

「下又下雪了!?」舒苒不敢相信的轉頭看向窗戶,薄薄的白色紗質窗帘並不能遮擋了外面的景色,果然真的又下雪了!

天哪!今年這雪是怎麼回事?

下了兩天了,還不夠嗎?

「冷嗎?」他在書上放了一玫書籤,合上書後,朝她走過來。

「不冷1她想也沒想的搖頭,書房裡的空調溫度調得剛剛好,只穿了一件毛衣,很舒適。

「哦,可是我冷1席瑾城走到她身後,彎下腰,從身後擁住了她,連著椅靠背也一併的抱進了懷裡。

「我給你拿外套去1舒苒低頭從他腋下鑽了出去,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下嘴角,便跑出了書房。

計劃就這麼被破壞,席瑾城不悅地冷了臉,這女人在他面前真是越來越大膽,越來越狡猾了。

以前還會裝著點,端著點。

現在連裝都不裝了,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是料准了他不會把她怎麼樣嗎?

席瑾城追出書房,回到室時,沒找到人,挑了下眉,下了樓。

以為她會在廚房裡準備午餐,沒想到廚房裡也沒有人。

正想要打dinhu,不經意的抬頭間,卻看到落地窗外,有個身影正披著紛落的雪花,拿著一個鐵鏟在推雪。

穿著一件白色的羽絨服,圍著一條大紅色的圍脖,腳上穿了雙駝色的雪地靴,手上套了雙雪花圖案的手套,保暖工作倒是做的挺好。

席瑾城微微一笑,走過去,站在窗前看著她像只勤勞的小蜜蜂般,撅著屁股以各種角度出現在他的視線里。

他看到過大山給他發來過她在家裡跟她弟弟一起堆雪人時的shpn,也看過她們一家三口合影的zhopin。

不管是shpn里,還是眼前的,她就像個童心未泯的孩子,心無雜念的快樂著。

舒苒看到窗戶后的席瑾城時,朝他招了招手,以口型讓他出去堆雪人。

席瑾城只是勾著唇,朝她搖頭。

舒苒也不生氣,吐了吐舌尖,又開始推雪。

席瑾城就這樣在窗戶里看著她一點一點的堆起一個跟她差不多高的雪人。

又跑進來一趟,從冰箱里拿了一根胡蘿蔔和一棵大白菜。

「席瑾城,你真的不跟我一起出去玩嗎?」舒苒抱著大白菜,拿著胡蘿蔔在他眼前晃了晃。

「幼稚。」他吐槽,一臉嫌棄地搖頭。

「席瑾城,一年幼稚一次,也無妨。這裡又沒有別人,你裝男神給誰看呢?」舒苒不以為然地皺了皺凍得紅紅的鼻子,指著桌子上一小串葡萄:「幫我拿出來!快點1說完,便小跑著出去了。

門被她打開,寒風呼嘯著夾著大朵的雪花進來,席瑾城打了個寒顫。

有些不想理她,卻又鬼使神差的去廚房拿起葡萄,走了出去。

舒苒把胡蘿蔔插進雪人的鼻子位置,大白菜被她整成帽子形狀戴在雪人的頭上,轉頭看到他出來時,不滿地皺眉。

「席瑾城,你怎麼不穿外套就出來了?」舒苒說著,解下脖子上的圍脖,踮著腳尖圍上他的脖子。

圍脖上留著她的體溫,暖暖的熨帖著他的脖子,席瑾城站著沒動的任她一圈一圈圍上。

「本來是要給雪人戴的,不過看你這麼配合我幼稚的份上,賞你了1她咧嘴一笑,唇角兩個梨渦毫不吝嗇的呈現在他的視線中。

席瑾城被她的大方給逗樂了,伸手颳了下她冰涼的鼻子,將手中的葡萄摘下一顆,嵌進雪人的眼睛部位。

舒苒又去旁邊的樹下折了一枝柏樹枝,當成雪人的手。

席瑾城將剩下的葡萄一顆顆的嵌在雪人的身體上,鋪成了一排鈕扣。

「不錯嘛!你以前是不是也經常干這幼稚的事情?」舒苒讚賞的賞了他一個大拇指,看著他同樣凍得發紅的鼻尖和手,笑得有些幸災樂禍。

她以為他不會跟著她瘋,沒想到,他竟然會放下身段,跟她出來頂著大雪,冒著寒風堆雪人。

「很多年以前了。」席瑾城看著雪人,解下了脖子上的圍脖,戴在雪人的脖子上。

舒苒在他臉上意外的看到了一抹悲傷,他並沒有刻意的隱藏,那雙在雪光中格外清澈的藍眸中,流露出令人心疼的傷感。

他的心中,有傷?

是那個「」吧!

舒苒突然有些好奇這個「」的女孩,是什麼樣的女孩,才會讓他寧願委屈自己,壓抑自己的感情也沒把那個女孩困在他身邊。

就好像她這樣,用一紙合約把她綁在他身邊

根本不在乎她對他有沒有感情,也不在乎她會不會願意,會不會受到傷害。

「回屋吧。」席瑾城說了一句后,便徑自的轉身回屋裡了。

舒苒回神,深深的看了眼他的背影,在他的身影消失在門后,她才垂眸,心情有些複雜地笑了笑。

拿出手機,跟雪人合了個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