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61章 第一支開場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1章 第一支開場舞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最新章節!

席瑾城的目光不時的從人群中略過,落在那個閃亮的角落裡。

確實夠閃亮的。

皇城幾個有身份、有影響的大少爺都聚在那裡了,團團的圍著他的女人!

而令他不爽的是連施郁言也過去了。

她今天真的很美,像一尾月光下躍出海面的美人魚,靜謚的,靈動的。

就算那樣躲在角落裡,依然閃耀得讓人移不開目光。

施郁言不知道說了什麼,她星眸微垂,淺笑倩兮,唇角的梨渦隱現。

「瑾城,現在事情還沒有進展嗎?」陸鼎州好不容易逮到席瑾城身邊沒有人了,忙堵著席瑾城追問案情發展。

「陸叔叔放心,有消息了我會及時通知你的。」席瑾城點頭,明明四處都是交流的聲音,可是他的耳朵卻能刁鑽到只接收舒苒那輕輕悠揚的笑聲。

有什麼事能讓她笑得這麼開心?

自從大早知道晚上要來這裡,她就給他甩了一整天的臉色,出來的時候,更是像要去上斷頭台,赴黃泉似的。

剛才祖勤遙他們那麼多人都沒能逗笑她,施郁言一過去,她便能笑得如此花枝招展的礙眼!

「瑾城……」

在看到施郁言用紙巾幫舒苒擦掉嘴角一點奶油時,席瑾城沉不住氣了。

沒耐心再聽陸鼎州說什麼,招呼了聲,「陸叔叔,我有事先過去一下,等會聊。」轉身便往舒苒那邊走去。

剛走了兩步,席瑾城便被人拉住,回頭看到是席利重。

眉頭一皺,驟然寒了眸色,正欲說什麼,只見整個大堂燈光突然變得暗了下來,只剩主持台上一盞鐳光燈對著主持人,以及頂上猶如星星般閃閃點點的小燈。

席瑾城抿了唇,掙脫了席利重的手,站著沒動。

四個場面安靜著,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台上的主持人時,席瑾城卻扭頭看著舒苒那邊。

她跟施郁言站得很近,兩個人的肩膀幾乎是緊挨著的。

施郁言一隻手端著酒杯,一隻手撐在身後的柵欄上,看上去像是將舒苒半環在懷裡般。

「下面,有請我們席大少爺和林馨怡xioji為我們帶來第一支開場舞,大家掌聲有請1

隨著主持人的語音落尾,一個九十度的大鞠躬退場,頂上兩盞圓形的鐳光燈「」照亮了男女主角所站的位置。

掌聲雷動,所有人自覺得讓出了場中的位置,站成了一個大型的圓形舞池。

席瑾城不著痕的皺眉,肯佣竦念一旁的席利重。

席利重卻毫不在意的對著他笑,用著只有他一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最近打算整修宅子,猶豫著要不要把後院重整一下。」

席瑾城冷哼,唇角勾起邪肆的嗜血:「席董事長,我最近也覺得皇城太平靜有點無聊,是不是該變一變風雲了?」

席利重握著拐杖上那個龍頭的手倏地收緊,眯起了眼眸:「你敢1

「席董事長果然不夠了解我,不妨告訴你,我最喜歡聽到別人對我說你敢1席瑾城笑了起來,笑得令人毛孔悚然,絕美的輪廓在聚光燈下,立體分明,美得不像是真的。

「瑾城。」林馨怡帶來了那道光環朝他靠近,含羞帶怯的看著他,柔聲輕喚。

所有人的焦點都在她身上,她是今天晚上的主角。

席瑾城瞥了她一眼,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后,朝舒苒的方向勾了勾手指。

舒苒本能地往施郁言身後躲去,用施郁言高大的身型,完全的把她擋去。

林馨怡隨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暗自咬牙,握緊了拳頭。

不可以!

今天晚上,無論如何,她都要讓席瑾城跟她跳這第一支舞!

否則,她今後還如何有顏面出來見人!

「席瑾城,你今天要是敢不跟馨怡跳這第一支舞,我保證不會讓舒苒這個女人有好果子吃!不惜付出一切代價1席利重的臉都扭曲了,想怒又不能怒的壓抑著胸口的怒氣,壓著聲音狠狠地威脅道。

「那我還真的是挺想見識一下席董事長的手腕,看看你到底能怎麼在我手裡傷到她1席瑾城想也不想的接受了挑戰,這樣的挑戰,跟舒苒無關,換成被威脅的是任何一個女人,他都會接受。

「我會讓你後悔今天所作的選擇……」

「席伯伯,您別生氣,瑾城他也沒說不跟我跳。」林馨怡拽了拽席瑾城的袖子,抬頭乞求的看著他:「瑾城,主持人都已經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宣布了,如果你不跟我跳,以後,我……」淚水盈盈的沒有把話說完,這楚楚動人的模樣,還真讓人狠不下心去拒絕。

席瑾城看著她,倒不是因為她說的打動了他,更不是因為她的樣子有多讓他動心。

「瑾城……就這一次,可以嗎?」林馨怡拉著他的袖子晃了晃,小聲地乞求。

「有何不可?」席瑾城的唇角勾起一抹淺薄的弧度,微微傾身,朝她伸出了手。

林馨怡驚喜的看向眼前這隻漂亮得像藝術品般不可思議的手,一時間激動得不知所措了起來。

「不跳嗎?」耳邊掌聲更是襲卷了一切聲音,席瑾城抬頭看著她,並沒給她太多耐心的眼神。

「跳!跳跳!要跳1林馨怡顫抖著將手放到他的掌心上,他白皙的膚色,絲毫不輸於她。

林馨怡隱約記得他母親是一位英國白人……

席瑾城握住她的手,另一隻手繞到她腰上,音樂隨之響起,兩個人的舞步契合得天衣無縫,優美得像極了兩隻天鵝。

舒苒看著被人群團團圍在中央的兩個人,她看不到林馨怡,卻能看到如鶴立雞群般的席瑾城。

他的身高,足足高出了那些人一個頭。

羽睫微垂,唇角掛著淡容的笑意,無可挑剔的側臉,在燈光下披上了一層朦朧的淡光。

舒苒分不清此刻內心裡是什麼感覺,難以言喻的沉悶,透不上氣來。

若是剛才她沒躲到施郁言身後去,如果她剛才沒拒絕他的話,此刻被他摟在懷裡,舞步飛揚的,應該是她才對啊!

她躲什麼呢?

為什麼要躲呢?

就算不跟他跳這支舞,難道席利重就不會討厭她了嗎?

不管她跳不跳這支舞,席利重已經視她為眼中釘,除之而後快了,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