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62章 這是席家的忌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2章 這是席家的忌諱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最新章節!

「舒苒,我真是搞不懂你耶!剛才瑾城明明是想讓你陪他跳這第一支舞的,你幹嘛不去啊?」陸雙雙很不爽舒苒把這麼好的機會讓給林馨怡那婆娘,瞧把林馨怡樂呵的!

「我不會跳舞。」舒苒垂下頭,隨口的找了個理由。

祖勤遙第一個不相信了,舒苒如果不會跳舞的話,這裡面都沒有一個女人會跳舞了!

不過,她會這麼選擇,應該有她的道理,他也不好說什麼。

「會不會跳舞哪有那麼重要啊!其實不過就是意思一下而已1陸雙雙還撅著嘴,不悅地咕噥。

舞池裡人越來越多,一對一對。

舒苒看著煩悶極了,放下手中的果汁杯,轉身默默朝外面走去。

不得不說今晚的月色很美,一**大的月亮,並不像十五十六那樣圓,卻也臨近了。

整個雪地都被籠罩在一層皎潔的月光中,白皚皚的雪景披上銀光,竟能反射出如熒光,層次深淺分明,由近無遠,一望無際……

彷彿天與地在遠處被銜接了,不用天的階梯,只需要邁出一步,便能到達人人嚮往的天堂。

一件大衣披上她的肩膀,帶著男人的體溫,將她牢牢包裹在大衣里。

舒苒轉頭看去,是席瑾言。

「謝謝席二少爺。」舒苒朝他點頭道謝,拉緊了外套的衣襟。

這幾天溫度下降,今天晚上都已經零下三四度了。

確實挺冷,比起凍死凍成棍,她比較能說服自己接受這位席二少的好意。

「今天晚上的夜色真美1席瑾言眺望著遠方的夜景,幾秒后,轉頭看向她,由衷地感嘆道。

「就是太冷了些。」舒苒附和的點頭,這是唯一的不足之處了。

「那就回屋裡吧!今天晚上我爸是真的被我哥氣到了,不會再有心思做讓你難堪的事情了。」席瑾言笑著,雖然被氣到了,卻也被安撫了,畢竟席瑾城最後還是跟林馨怡一起跳舞了。

不管是為了給林馨怡下台,還是給席利重面子,又或是為了他那個後院……

席利重不會在意席瑾城為了什麼,他看重的,從來就只有結果,而不是過程。

「你爸和你哥一直都這樣?」舒苒回頭看了看落地窗里金碧輝煌的室內,杯觥交錯之際,裙角飛揚,那一慕繁華卻與她如此格格不入。

「我跟我媽進到這個家時,我哥六歲,也是從那時起,下人說我哥變成完全不同的一個人。」席瑾言聳了聳肩膀,毫不避諱席瑾城是因為他們母子的進入這個家庭才變的。

舒苒並不意外,她早有這樣的預料了。

「我跟我哥只差了四歲,同父異母。」席瑾言彷彿深怕她不知道般,自嘲地笑道。

舒苒仰頭看著他,沉默未語。

意思就是,席利重在還跟席瑾城媽媽在一起時,便已經在外面有了席瑾城的媽媽,在席瑾城四歲時,席瑾言便作為私生子來到這個世界上了。

吐了口氣,難怪席瑾城會這麼討厭這一家三口。

「他媽媽,真的……」舒苒舔了舔唇,有些問不出口。

「我不知道,我沒有印象,那時我才兩歲。不過,等我有記憶的時候,他媽媽在我們家是禁忌,誰都不敢提,也絕不能提的忌諱。」席瑾言搖頭,知道舒苒想問的是什麼,其實他也跟她一樣好奇。

舒苒點頭,完全能理解這樣的尷尬局面。

席利重這麼注重名利的人,自然不可能會讓自己落人口舌,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苒苒,其實我哥是個很好的人,他對感情很專一的,他跟我爸是不一樣的。」席瑾言認真地說道,在為席瑾城塑造良好的形象。

舒苒笑了笑,席瑾城是個好人,她是認同的。

至於他是不是一個專情的人,她就無從考證了。

她只知道他連男女關係都有潔癖,不允許她跟別的男人有接觸外,就連他自己也不會碰其他女人。

回到屋裡時,舞池裡早已沒有席瑾城的身影了。

舒苒尋遍了整個宴會會場都沒找到席瑾城。

「他去後面了。」施郁言不知何時站在她身旁,看穿了她的心事,面色凝重地告訴她。

「哦。」舒苒轉頭看了他一眼,感覺施郁言有點怪怪的。

「要去找他嗎?」施郁言拿眼角眺她,語氣冷漠的問。

「不了,也沒什麼事。」舒苒搖頭,就像席瑾言說的一樣,席利重今天晚上意外的不找她麻煩了,她也便沒有了後顧之憂。

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

「……」施郁言便沒再說什麼話了,站在她旁邊沒離開。

「你去跳舞吧!別管我了。」舒苒怕他是在顧及她才不離開,心理難免有些壓力。

「沒帶女伴。」施郁言看了她一眼后,久久的才冒出這麼一句話。

「……」舒苒立即識趣地閉上了嘴。

他是因為沒帶女伴來,所以才沒去跳。

而他是被男伴帶來,卻遺棄在這裡了!

怎麼有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心酸感?

「要不,你陪我跳一支舞?」施郁言似真似假的問道,舒苒一時分不清他是認真的,還是跟她開玩笑的。

「對不起,我不會。」舒苒尷尬地笑笑,推託了。

席瑾城最討厭的就是她跟施郁言離得近,哪怕她跟施郁言多說兩句話都能惹來席瑾城一頓不分清紅皂白的羞辱。

她實在有些想不明白,席瑾城跟施郁言不是朋友嗎?

而且看起來是那種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的好朋友。

「那挺遺憾。」施郁言也不在意,抿了口香檳,他並沒戳穿她的謊言。

只是他沒告訴她的是,他看過她跳過一次鋼管舞。

這個不用去刻意裝扮就嫵媚妖嬈的女人!

舒苒可不覺得是遺憾,對她來說,這是逃脫席瑾城的折磨!

逃得了初一,逃不過十五。

她以為拒絕了施郁言的邀請,至少可以一個人躲進燈光昏暗的角落裡,不被人注意到。

「舒xioji。」一身米白色禮服剪裁大方,細節精細的林馨怡偕同三個同樣打扮貴氣十足的女人過來,站在了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