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63章 他的心思誰能猜得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3章 他的心思誰能猜得透?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舒苒暗嘆一聲,眸色涼薄的看著林馨怡,連虛偽的假笑都懶得給一個:「你好,林xioji。」

林馨怡帶過來的幾個千金xioji在看到舒苒旁邊的施郁言時,一個個立即變得含羞帶怯,桃花盛開在瀲瀲秋水中。

「舒xioji也收到席伯伯的邀請函了?」林馨怡明顯就是帶著找茬來的,一句話就讓舒苒揚了揚眉。

「邀請函是沒有,不過」

「沒有邀請函就來,呵呵,也是,席家是什麼地方?整個皇城誰不想來參加呢?」林馨怡明嘲暗諷,頓了頓,繼續道:「我挺佩服你的,舒xioji,別人就算有那個想法,有那份心思,終究沒那麼厚的臉皮,你有1

舒苒笑了笑,點頭:「謝謝,我也這麼覺得。」

林馨怡沒想到她竟然連反駁一句都沒有,就這麼軟綿綿的接下了。

感覺自己一拳頭砸在了棉花上,毫無感覺。

「舒xioji難道就不會覺得不好意思?你從進來到現在,好像連祝福席伯伯生日快樂的話都還沒送出去吧?」

林馨怡輕蔑地看著舒苒,加重了力度。

她就不信了,舒苒這個賤人難道就真的能沒皮沒臉到這種程度!

「是呀!難道林xioji是想好心替我引薦一下,讓我送出這份祝福來的?」舒苒冷笑,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戰常

本來合計著對付席利重就行,好不容易席利重讓席瑾城給解決了,竟又橫生出林馨怡這個枝節來。

「舒xioji就算不要臉,也不能沒眼光吧?席伯伯哪點看出來想要你的祝福了?你離開瑾城,不要出現在他的視線里,才是對他最好的祝福了1

林馨怡簡直要被舒苒這樣故意跟她打太極的言行給氣到,這女人真不要臉!

「行,謝謝林xioji提點,回頭我找席瑾城談談,看能不能說動他,讓他放我離開。」舒苒很鄭重的點頭,完全都順著林馨怡的話應著。

「你1林馨怡火大的瞪著舒苒,捏緊了手中的酒杯。

緊抿著嘴唇,卻說不出話來。

舒苒的話里明著看是順從,暗裡卻無一不是在說她跟席瑾城之間,是因為席瑾城不肯放開她,是席瑾城主動留著她

施郁言晃著杯子里的酒,似笑非笑的看著兩個女人之間明裡暗裡的刀光劍影。

林馨怡不會是舒苒的對手。

一個還只是熱身運動,一個卻已經被氣的說不出話來了。

這實力太懸殊。

「真不懂你在得意什麼,就因為做了瑾城的情婦嗎?你不會真的以為,他會愛上你,會娶你,讓你當席太太吧?」林馨怡被氣得口不擇言,不再跟她暗地裡使勁了,直接搬上檯面人身攻擊了起來。

「林xioji此言差矣1舒苒完全沒被氣到的微微一笑,抬起下巴,高傲的看著林馨怡:「林xioji想要的,恰巧都是我不想要的!你看你什麼時候合適,就都拿走吧!讓他愛你,讓他娶你,讓他給你席太太的位置,到時我會送上一個大大的紅包感謝你1

「還真是人至賤則無敵1林馨怡咬牙切齒的罵道。

「謝謝讚賞。」舒苒接下了,笑得優雅從容。

「賤人1林馨怡舉起酒杯,朝著舒苒的臉潑了過去。

一直默默看著的施郁言伸手擋了一下,林馨怡杯子里的酒全部倒在了施郁言的袖子上。

酒紅色的液體在他雪白的袖子上迅速暈染開來

舒苒早有防備,在林馨怡抬手之際就跳開了。

她沒想到施郁言會出手幫她,一時間看著他衣服上的酒漬,愣住了。

「你的反應還真快。」施郁言也看到她躲閃的動作,有些後悔自己多此一舉的行為。

舒苒抿著唇,沒覺得好笑。

「去洗手間擦一下吧1她瞥了眼林馨怡,果然是驕縱跋扈的大xioji,說不過人家就動粗。

以前還覺得林馨怡是個挺有氣質,有修養的人,比陸雙雙好了許多。

現在才發現,自己錯的有多離譜!

至少陸雙雙坦蕩不造作,林馨怡根本就是朵令人作嘔的白蓮花綠茶婊!

「擦不掉。」施郁言趕在酒滲透到裡面的衣服前,脫下了外套,好在裡面的襯衫沒被染上。

林馨怡沒想到自己會潑到施郁言,一時間也愣在了那裡。

「對不起啊!沒想到讓你白白受了牽連。」舒苒有些過意不去的道歉。

「我去洗手間烘乾一下就可以了,無妨。」施郁言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他沒席瑾城那種潔癖,一點紅酒漬還是能忍的。

「我陪你。」舒苒放下手中的果汁,跟著施郁言離開了。

「不怕被城看到?」施郁言調侃道。

「總比被一群千金大xioji圍攻的好1舒苒沖他露齒一笑,說是陪他,其實也不過就是為了躲避林馨怡她們的糾纏。

施郁言又不是傻瓜,怎麼可能會不懂?

不過她倒是坦白,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

還沒進去,便聽到裡面有人在提她的名字:「城對舒苒真好啊!為了保護她,那柄玉如意就這麼被他手滑了!你看看席伯伯的臉色,氣炸了1

「能不氣嗎?那是席伯伯一直尋而不得的寶貝!聽說是他以前送給城的媽媽的,後來不知道怎麼的,給流入黑市裡去了!後來出現在拍賣里,被一名神秘人給拍走了1

祖勤遙一邊烘手,一邊漫不經心地說著。

「也不知道城怎麼想的。你說他答應跟馨怡跳的第一支舞,是給了誰的面子呢?」厲輝煌嘆了口氣,幽幽地說道。

「他的心思誰能猜得透?」祖勤遙烘乾手,對著鏡子整了整衣服。

「跳完舞就鑽後院去了!這麼多年了,他竟然還是沒能忘記」厲輝煌的話在看到舒苒和施郁言時嘎然而止,怔愣住了。

「嘿,你們怎麼一起來了?」祖勤遙自若地看著舒苒和施郁言,開起了玩笑。

「他的衣服被林馨怡潑髒了。」舒苒指著施郁言手中拿著的外套解釋。

「嘖嘖,殃及魚池了吧?」祖勤遙笑得很欠揍,不用多加解釋已猜出剛才發生什麼事了。

舒苒尷尬地笑笑,沒作答。

施郁言更是面無表情的拐進了洗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