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64章 我把你還給他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4章 我把你還給他了!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那柄玉如意,原來是為了她才摔的?

舒苒幫他把袖子用洗手液搓洗了一下,雖然不能完全去除了紅酒的漬,但也算稍微的淡了些許。

站在施郁言旁邊,看著他把衣服放在烘手器里烘乾,思緒卻飄到祖勤遙和厲輝煌剛才的談話里。

他是為了保護她?

現在仔細想想,席瑾城這一摔,還真是「值」!

氣夠了席利重,污衊了潘鑫,為他母親出了口氣,又護了她

怪不得施郁言那會跟他說「值」,原來施郁言一開始就看的透徹了!

「別太有心理壓力,那是假的。」施郁言的話就這麼輕飄飄的鑽進她的思維中,然後「」的一聲,殺傷力爆棚的擊碎了她的世界。

「假的?1舒苒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

「你不是都已經聽到,那曾經是他母親的東西嗎?」施郁言聳了聳肩膀,似笑非笑的看著她說道。

「所以,他不會讓自己母親的東西真的就這麼的掉落在地上,摔壞的1舒苒點頭,她真笨!

可是:「我明明看到他刷卡買回來的啊1

「嗯,這也是我沒想到的,他對你還真是費了點心思的1施郁言也不管舒苒是否聽明白了他話里的意思,用手捏了下洗過的地方,還有些濕,便又繼續烘著。

舒苒並不能理解他所說的,席瑾城對她費心思,可是他對n所費的心思可並點不比她少。

而且,他心裡有一個「」。

她看著施郁言,尋思著施郁言一定知道這個「」的故事。

可是她又有什麼資格去問呢?

就像林馨怡說的那樣,她不過就是席瑾城一個情婦,她該管的不過就是滿足他的心理需求。

而其他的,都不該她知道。

舒苒最終還是管住了自己的嘴,沒去多問,也不敢再去多想什麼。

施郁言烘乾了衣服,便穿回身上了。

舒苒看著他那隻袖子上殘留的淡淡的紅酒痕,不由莞爾。

「你還真是不拘小節。」真的沒想到,施郁言竟然是這麼有風度的一個男人。

當然,她也沒想到,施郁言其實並不如初見面那會那麼沉默不語。

其實他想不想說話,完全是看他心情的。

面對祖勤遙這幾個嘴損的人時,他明顯更願意當啞巴。

施郁言扣著扣子,微微的啟了下唇:「是嗎?」

舒苒還沒回答「是」,聽到他的手機響起,她笑著沒有開口,轉身走開了。

回到會場,她默默的隱在燈光照射不到的角落,坐在一張圓凳上,用著與世隔絕的目光觀看著場里的滾滾紅塵。

這場以席利重生日為由,而實際上卻成為各商界洽談、政客聯誼、男女交際的最佳場所。

在表面上的生日慶典上,身為壽星的席利重只在開始的時候現身,這會兒卻不見蹤影,又有誰真正關心過主角去了哪裡?

舒苒心裡想著席瑾城也真的是挺混蛋的,把她帶到這裡來,卻把她一個人丟在這裡不管不顧了!

祖勤遙他們說他鑽進後院了,舒苒自然不會傻傻的以為,那個後院是古時候那種富人家用來安置妻妾的後院。

後院里,應該有什麼對他來說特別珍貴的東西。

比如回憶。

也許是他母親生前的,也許是他童年的,或是這些年來一些他不能丟棄的東西。

對他這種連星星都能摘到手的男人來說,除了回不去的過去外,應該沒有什麼能讓他這麼在乎,在乎到會被席利重如此牢牢抓在手心裡吧!

「這裡都是她的東西,你全部帶走吧1席瑾城指著那一個紙箱,淡淡的說道。

「為什麼?」施郁言沒動,倚在窗前,只是瞟了那xingz一眼,目露疑惑。

「累了。」席瑾城抽了口煙,半坐在桌子上,低垂的臉上,不加掩飾的疲憊。

「所以,決定放棄了?」施郁言抿著唇,漠然的臉上劃過一絲心疼。

「談不上放不放棄的。」席瑾城搖頭,一開始就沒有屬於過他,又何來的放棄一說?

只不過是自己的偏執,才會秉著這份不甘心的執念,堅持到現在。

再回到這個地方,才發現,有些東西,其實並不是那樣深刻。

他從一開始就錯了方向

手指輕輕撫過打火機上那個「」,苦笑。

施郁言沒再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他,是真的放下了,還是又換了一種折磨自己的方式?

這麼多年了,他把她刻在了記憶里,刻進了心上。

留著她的這些東西,哪怕被他父親一次次威脅、利用,他卻義無反顧。

突然之間,他說累了

那份感情在他們之間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傷痕,把他們從小到大的感情硬生生的扯開了一道血淋淋的傷口。即使決裂,卻依然在為了某個承諾,某個懇求而貌合神離的支撐著

「你呢?放下了嗎?」席瑾城側頭看著他,在施郁言的目光中,遇上自己,竟是這麼狼狽的凄涼。

「放下了。」施郁言點頭,沒作多想的回道。

「是么?」席瑾城挑眉,用著嘲諷的眼角餘光淡掃著他。

「曉欣她已經死了。」施郁言漠然地看著他,死在席瑾城懷裡,他目送著她離開。

「死了你不也守了她十年?」席瑾城冷笑,他和施郁言兩個人,哪一個不是自欺欺人的過了十年?

施郁言無言以對,轉過頭,看著那個紙條,沉默了。

「如果你真的已經放下了,那我就不用把它給你了。」席瑾城說著,朝那個紙箱走過去,卻在抱起它的上一秒,被施郁言搶先了一步。

他笑了,斜斜的勾起一邊的唇角,看著施郁言頭也不回的抱著紙箱走出了後院,徑直的往停車場走去。

腳步聲在雪地里發出「嚓嚓」的響聲,在這空曠而寂靜的夜色中,格外響亮。

席曉欣,我把你還給他了!

從此以後,我不會再在心裡給你留任何的位置,你滿意了吧!

這是不是你想要的?

席瑾城就這麼看著他的背影,笑意漸濃,逐漸的變成仰頭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