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65章 她卻喜歡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5章 她卻喜歡上了……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不好啦!著火了!後院著火了1舒苒坐在角落裡跟魏莉莉聊著微信,突然聽到有人進來大喊,人群中頓時像被投進了炸彈般躁動了起來。

後院!?

舒苒愣了一下,猛的想起厲輝煌說,席瑾城在後院!

舒苒站起身,提著裙擺朝門外跑去。

她並不知道後院在哪裡,可是看著火光衝天的方向,濃煙滾滾,她的心「咯」了一下,腦子裡空白了一片。

天哪!

這火勢,不可能剛剛才起火的!

席瑾城!

身後的腳步聲雷響,好幾個男人從她身邊跑過去,她跟著加快了步伐。

原來這就是後院,一座二層小屋,造在花園中間,推開門窗就能聞到花香。

可是此刻,火光卻從屋裡竄出,玻璃被火燒得爆裂,不時的發出爆炸般的聲響。

「席瑾城1舒苒朝著裡面大喊,不顧一切的衝進去。

「xioji,你不能進去1有人拉住了她,焦急地喊。

「席瑾城在裡面!他還在裡面1舒苒掙扎著,不停的想往裡面沖。

「大少爺在裡面?」拉著她的人愣了一下,有些不相信地看著舒苒。

「他在裡面!你快放開我!他還在裡面1舒苒趁著他發愣時,掙脫了他的手,撒腿就往裡面跑去。

「xioji!危險1那人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了,眼看著舒苒瘋了般的衝進了小屋。

「席瑾城!你在哪裡?席瑾城!你有沒有聽到,你回答我呀!席瑾城1舒苒被眼前的火勢逼在了門口,樓梯是木頭的,早已被大火吞噬,一層的沙發、電線和所有木製的都被火燒成了碳。

舒苒覺得皮膚上被灼得「滋滋」響,煙熏得每呼吸一下肺都在痛,她用手捂住口鼻,沿著牆慢慢的往裡面挪移。

火太大了,隨著窗玻璃破裂,北風呼嘯著吹進來,攪動著火光,不時的朝她襲卷而來。

「席瑾城!席」

「女人,你是傻得不要命了嗎?」

舒苒的胳膊被人扯住,身子往外拽了一把,被摟進了一個懷裡。

耳邊是席瑾城透著寒意的怒吼聲,她卻笑了。

「席瑾城,我以為你」

「就算我真的死了,用得著你來給我陪葬嗎?」席瑾城帶著她往外走去,一邊沒好氣地訓斥著她。

舒苒抬頭看著他,卻只能看到他緊繃的下巴,視線模糊成一片。

被他罵的感覺真好!

「你怎麼樣,有沒有」席瑾城帶著她出了小屋,彎著腰正要檢查看看她有沒有被燒傷時,卻被她出其不意的抱住脖子,她的唇火熱的吻住了他的。

席瑾城眨了眨眼,看著眼前這張被放大無數倍的臉。

她皺著眉,閉著眼睛,眼角滑下兩顆晶瑩的淚珠,臉上,額頭上,被煙熏得黑了一片。

「席瑾城,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1舒苒在他的唇上如此說道,伴隨著她心有餘悸的哽咽,竟是一種連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心痛。

直到這一刻,她才發現,他在她心裡,已經紮根了!

而回應她的,是他狂熱的吻

一晚的纏綿,一場惡夢。

東方剛泛魚肚白,她被一個惡夢驚醒,渾身都被汗濕。

想要起身去洗個澡,腰上橫著一隻手臂,霸道的摟著她,腿上,也被他的腿沉沉的壓著,動彈不得。

轉頭望著沉睡中的席瑾城,雖然不是第一次看他的睡顏,她卻每一次都會有種驚艷的感覺。

這個男人,真的是好看得足以勾走人的魂魄,若是女人,她真想用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傾國傾城

來形容他的美!

顫抖著伸出手,輕輕的描摹著他的五官,從濃密飛揚的眉毛,到纖長卷翹的睫毛,英挺剛毅的鼻子,薄厚適中、弧度性gn的雙唇,尖尖的透著堅毅的下巴

他臉上的每一個位置,都是上帝精心雕琢的,精心修飾出來的工藝精品。

昨晚回來后,他雖然什麼都沒說。

可是卻瘋了般的索取

她敏感的感覺到,他昨晚看到的,不是她。

而是某個被他藏在心裡的女人

「不要一大早就勾引我。」他沒有睜開眼睛,卻準確無誤地抓住了她遊走在他臉上的「毛手」,聲音低沉而少啞,「否則,我不會再給你求饒的機會。」

「對不起,我會保持安靜的1被當場抓個正著的窘迫,讓她頓時面紅耳赤,收回手,藏在了背後。

「做惡夢了?」席瑾城鬆開了她的手,睡眼惺忪地看著她的側臉,司空見怪了般。

「沒。」舒苒口是心非地撒謊。

「睡吧。」一種莫名的憐惜,讓他不忍心去責備她,只是化為一聲無奈的嘆息。

將一隻手臂伸進她的脖子下,給她當枕頭,另一隻手輕輕的將她的頭靠近他的胸膛,給了她一個溫暖的港灣。

「席瑾城」她真的有點摸不透他,有時對她好得讓她動容,有時,卻又無情的狠狠傷害著她,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他?

可是就這麼若即若離的一個男人,她卻喜歡上了

她喜歡他。

這個不該喜歡上的,不該有任何非分之想的男人,她卻動了心!

她以為自己的感情管理得很好,不會輕易的流露,不會輕易的喜歡上一個人。

可是直到聽到他有可能被困在火中,有可能會被燒死,她甚至連想都沒想到自己的安危,就衝進了火光中。

「嗯?」閉著眼睛,慵懶地應了聲,帶著濃濃的倦意,沒有不耐。

「我」他的胸膛真溫暖,耳朵里傾聽著他沉穩有力的心跳聲,感受著他一起一伏的呼吸,這時的他,讓她感覺到一種真實,一種從未有過的安全感。

「如果需要考慮可不可以說的話題,你最好還是不要說出來。」他不想打破現在這種平和的氣氛。

「嗯,我去洗澡。」她也不知道自己想說什麼,告白那種話,她是這輩子都不可能對他說的。

以她現在這種身份,她隱瞞都來不及,又怎麼可能會跟他坦白她的感情?

舒苒自嘲地暗笑。

「嗯。」席瑾城將摟著她的手收回,搭在了額頭上,依然閉著眼睛,皺起了眉。

舒苒起身走進浴室,任著水從頂上淹沒了口鼻,木然的睜著眼睛看著牆壁上的某一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