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67章 Angel她到底是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7章 Angel她到底是想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好了,你們不要再惹rthur生氣了行嗎?」ngel笑著替席瑾城抱不平,真為他有這麼一幫損友而感到可憐。

「!點到為止1祖勤遙捂住嘴,雙眼裡依然掩飾不盡笑意。

「如果城的不開心是因為舒苒,你完全可以拒絕我帶走她。」在大家都結束了這個話題時,施郁言卻好像不打算就這樣放過席瑾城般,揚著一抹淡雅的笑容,讓他那張陰柔完美的臉上看起來有某種邪氣。

「就因為一個女人?」會讓他心情不好?

她舒苒真有能耐!

席瑾城冷冷地看著出現在廚房門口的舒苒,她吃完早餐了?就這麼幾句話的時間……

是呀,他這樣的男人,根本不會為她這樣的女人而影響的!

舒苒站在廚房門口,對上他的目光,自嘲地冷笑。

這樣也好,至少也讓她能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早點放棄自己心裡這份不該有的感情!

「施先生,我們什麼時候出發?」舒苒避開他陰惻的目光,保持著冷靜的走到施郁言旁邊,在他的沙發上坐下。

「現在。」舒苒的勇敢在他的意料之中,也在他的意料之外,他沒想到她會這麼大膽。

「嗯,走吧。」舒苒仰頭,揚起一抹勾魂的媚笑,讓在場的幾個人都有種驚艷的感覺,除了席瑾城。

不用去看他,她都可以感覺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意和戾氣。

不過,那又怎樣!

他生氣的,只不過是因為她竟然在他面前公然與別的男人搭訕吧!

他曾說過,除了床上,他不會去限制她與誰做什麼事的,不是嗎?

「好。」施郁言點頭,跟她一起站起身。

「言……」

不好吧?

瞎子都看得出來,席瑾城的神色不對勁啊!

厲輝煌拉住了施郁言,朝他暗示地搖了搖頭,這女人不能帶走!

「嗯?」施郁言若無其事地揚了揚眉,對他的暗示視若無睹。

「那個……言,我看,改天再約舒苒和城吧!今天,是我們先答應ngel……」我的娘呀!事情發展的不太簡單哦!祖勤遙也加入了勸說的隊伍中。

「我想,ngel應該是不介意多個玩伴的,對嗎?ngel?」施郁言看向被他們拿來當擋箭牌的ngel,言語間根本不給人抗議的餘地。

「當然……不介意。」ngel看了眼席瑾城,言不由衷地點頭。

「那麼,誰還想反對我帶苒苒一起去的嗎?」施郁言看向席瑾城,這是他給他的最後一次機會!

施靜言的一句話,將所有人的目光下意識的帶到了席瑾城身上。

有好奇的、看好戲的、期待的、害怕的、玩味的……

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座天平,暗暗的在賭席瑾城的反應。

這樣的情形,她是不是該說點什麼來分散大家的注意力?

舒苒緊張的握緊了拳頭,她害怕會在這麼多rnmin前,聽到他對她的羞辱,聽到他不屑的冷諷,聽到他會冷笑著否決……

「雖然她是我的女人,應該有自己選擇說要或不要的能力。」幾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席瑾城的淡漠讓人看不出他此刻內心的想法,在說完這句話后,他已起身走向樓梯。

舒苒冷笑,她還真不知道,席瑾城是這麼大方開明的人!

「嘖嘖嘖,稀罕啊1祖勤遙卻在那邊盯著席瑾城堅挺的背影直搖頭嘖舌。

「真難得。」厲輝煌也甚為驚奇,也是咋舌稱奇。

施郁言似笑非笑地斜睨著席瑾城上樓的背影,果然,席瑾城沒讓他失望。

「走吧1施郁言拍了拍舒苒的肩膀說道。

「好。」舒苒笑著點了點頭,跟在他身後。

……

舒苒雖然不常運動,但自認天生勞碌命的她,總算沒有拖他們後腿。

她只是沒想到ngel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可是爬起山來,可真的是令人刮目相看。

ngel故意跟他們拉開了一段距離,走在舒苒旁邊。

舒苒轉頭看著她,她的臉上,似乎永遠都洋溢著一份甜美的笑容。

「你有話跟我說嗎?」舒苒朝她笑了下,不算親切,卻也不會讓人不舒服。

「我以為是你有話要對我說,是我誤會了嗎?」ngel輕輕地笑出了聲,笑得很美,很可愛,沒有任何的敵意。

兩個人相視著陷入了沉默,幾秒的對視中,舒苒卻膽怯的退縮了。

ngel的眼裡,有著她看不到的東西,這種感覺不像是敵意,卻也讓她覺得很疑惑。

「ngelxioji請放心,我不會與你爭席瑾城的。」如果她是為了等這句話,那麼,她願意如她所願。

畢竟,她與他之間,確實也就是一筆交易而已!情婦這個頭銜,她沒有無恥到想要一輩子戴在頭上!

「星期天我就要回英國了。」ngel輕輕的開口,她連聲音都是柔軟的甜美。

「哦。」這關她什麼事?舒苒無意義地應了聲,不知道該說什麼。在這個天使般的女孩子面前,她一直有種抬不起頭的自卑感。

「rthur的身邊從來不乏女人,那些女人都為了能坐上宮太太的寶座而努力取悅他,可是我覺得你不是。」頓了頓,她望著舒苒的目光中有著某種堅定的意志。

「你……」這個看起來甜美天真的女孩,為什麼說話卻是如此老道,句句一針對血的?

「rthur一定沒有告訴你,我和他的關係吧?」她又笑了,雖然用的是問句,語氣卻相當的確定。

「嗯。」確實,之前施靜言也提了一下,卻沒有告訴她,只說席瑾城若想要告訴她時,她自然便會知道。

難道,眼前這個看不透的女孩子,與席瑾城之間,並不如她想像的那麼簡單嗎?

「他就是這樣。」她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在舒苒以後她還會接下去要說什麼時,她卻沒再說什麼,只是搖了搖頭。

「ngelxioji,如果你只是擔心我會與你搶席瑾城,我覺得你大可不必擔心,我可以向你保證,我不會這麼做!如果你是想表達什麼,那麼很抱歉,我很笨,所以請你明示。」這個看著年紀比她輕的女孩,為什麼句句都像是在向她示威、炫耀?

「你是這麼覺得的嗎?」ngel挑了挑眉,竟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好像聽到一個多大的笑話般,笑得舒苒直覺得尷尬、難堪。

「我……」

「喂,你們兩個在搞什麼?快點,大家都等你們了1祖勤遙站在幾米開外的地方喊著。

「來了1ngel回頭朝他應了聲,笑意依然的拍了拍舒苒的肩,小跑著往祖勤遙的方向而去。

舒苒覺得自己引以為傲的智商被秒成渣了!

跟席瑾城有關的事情,她似乎就跟不上節奏了!

ngel她到底是想跟她暗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