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75章 你是不是喜歡上我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5章 你是不是喜歡上我了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最新章節!

「席瑾城。」舒苒托著下巴,看著對面優雅用餐的席瑾城,他的臉色從剛才到現在就沒開明過。

她有些不太確定他是不是真的沒在生氣了。

席瑾城只是抬眸睨了她一眼,沒吭聲。

「問你個事。」舒苒覺得自己的性子在他面前,被磨平了都。

換成以前,他要這麼愛答不理的對她,她鐵定能還他一個腳後跟,絕不會把熱臉貼他的冷屁股上去。

「說。」席瑾城用筷子攪拌著碗里的面,怎麼都覺得這面難吃極了!

遠沒有她煮的好吃。

「你說你們抓到那個給我塞zhopin的人,他一口咬定是陳靜指使他的?」舒苒壓低聲音,整個身子往前傾了傾,湊近他問。

「嗯。」席瑾城聽到她的問題時,這才抬頭正眼看著她,眼神變得凝重:「你是不是想到什麼?」

「我不是很確定,我有幾個問題想問問你。」舒苒趴著有些吃力,便坐回椅子上,朝他勾了勾手指。

席瑾城揚了揚眉,似乎在思索著值不值得他移位置過去。

「這幾個問題比較複雜,不太合適在這地方說,萬一被人聽到……哇1舒苒說著說著,看到他過來,正要往裡挪開些,沒想到他卻直接抱起她往外走。

「回車上再說。」席瑾城也知道這件事情牽扯到的都是什麼樣的人,不敢有所怠慢。

直到上了車,他也沒急著問她,只是沉默的啟動車子,開出了停車常

到了馬路上時,他才側過頭看著她:「問吧!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可以告訴你。」

「柳市長和陳書記的關係如何?」舒苒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地問。

「是死對頭,當初書記一職是在柳江和陳青山之間競選的。柳江在省里的關係比陳青山要好,但陳青山比柳江更能收攏人心。新平縣那年洪災,陳青山親自參加抗災救援hudng,得到一致好評。」

席瑾城簡潔的說明了兩個人的利弊。

舒苒對新平縣那年的洪災有點影響,那時百姓們還為這個市裡來的領導編了首朗朗上口的順口溜。

具體的她想不起怎麼說的,但都是往好的說就是了。

「有沒有一種可能,那個人做了這麼多事,其實都只有一個目標?」舒苒撫著下巴,轉頭看著他,不太敢說。

「為了嫁禍給陳靜,打擊陳青山?」席瑾城有些驚訝的看著舒苒,這女人的腦子不得了!

如此一來,最大的嫌疑人便出來了。

「我也不知道這麼想對不對,畢竟這事情可不是鬧著玩的,這已經不是單純的動機了。」舒苒不敢確定了說,這可是政治!

席瑾城沒回答她,只是看著前方的路,陷入了沉思中。

舒苒也不做聲了,尋思著怎麼把今天晚上知道的事情告訴他。

席瑾城拿起手機打了個dinhu:「最近注意一下柳市長和柳盛威……嗯,有事給我打dinhu……嗯,要小心行事,別暴露身份。」

舒苒低著頭,內心裡暴擊了數十萬點這男人是安排了他的人在市長家嗎?

……

席瑾城這幾天因為舒苒的提點而開始忙碌新的方向,祖勤遙他們也頻頻出現在別墅里。

舒苒靜靜的坐在旁邊聽著祖勤遙他們帶來的信息,席瑾城得出的結論,她也會提出她的觀點。

晚上八點左右,門鈴響起,舒苒朝席瑾城抬了抬下巴:「你去開門。」

最近她的臉受了傷,讓她成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廢人了。

不過她覺得挺享受,他願意這麼寵著她,她也喜歡他這麼寵著她。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沒毛玻

席瑾城撇了撇唇,有些不悅:「誰這麼晚還過來?」

舒苒聳了聳肩膀,表示她也不知道。

席瑾城起身去開門,舒苒看著電視屏幕的臉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

「先生,下次請不要再要求晚上派件行嗎?這麼冷的天氣,我們也需要休息的啊!麻煩以後在我們上班時間簽收,而且你這裡這麼遠,我們都是特地送一次的1快遞員很不高興地甩了席瑾城臉色。

「你們下班時間什麼時候?」席瑾城簽名的手一頓,抬頭看著他,眼裡閃過一道精光。

「五點半啊1快遞員回道。

「十二點以後不送了?」席瑾城回頭看了眼舒苒,突然有些明白這個快遞為什麼這時候送來。

「拜託,就算我們不睡覺,難道客人也不睡覺嗎?哪有人會十二點還派送的?」快遞員直接被他給逗笑了,撕走席瑾城簽了名的底單,笑著搖頭離開了。

席瑾城拿著快遞迴來,丟在了舒苒身上。

「你還真是用心良苦1席瑾城瞥了她一眼,拿起手機給祖勤遙打dinhu。

「明白我的用心良苦后,麻煩幫我報銷一下,一共三十九塊九毛1舒苒笑嘻嘻地朝他揚了揚手中的包裹。

席瑾城挑眉,從口袋裡拿出錢包,直接整個扔給她。

「遙,調出事發那天晚上前台的奸kng錄像1席瑾城對著手機說道。

「前台?」祖勤遙疑惑地重複,怕他說錯了。

「嗯,有新的突破口。」席瑾城看著舒苒毫不客氣的打開他的錢包,翻看著他錢包里的xinjn和卡,心裡被什麼撐開了一條縫般。

這種感覺,竟有種說不出來的……

曖昧!

最後,舒苒氣餒的合上錢包,丟還給他:「連個零錢都沒有!你一定是那種付錢時,喜歡說不用找了的那種人1

席瑾城就這麼若有所思的看著她,眸色深深。

舒苒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莫名的心虛。

「幹嘛這麼看我?」舒苒摸了摸臉,她臉上又沒有飯粒。

「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快遞的事,卻要如此多此一舉?」席瑾城不明白,明明只需要一句話的事,她卻要花時間、金錢來讓他自己發覺。

「為了照顧你的大男人主義啊1舒苒朝他吐了吐舌頭,俏皮的嬌笑,似真似假,讓人無法判斷。

「對我這麼費心,舒苒,你是不是喜歡上我了?」席瑾城眯起雙眼,帶著審視的目光,細細的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