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88章 相親完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8章 相親完沒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杜登峰沒有回包廂,只是讓她轉告王珍,說他先走了。

舒苒回到俱樂部,卻沒有回自己的包廂,而是去了席瑾城的那間。

站在門口,她卻沒有勇氣進去。

透過門上的玻璃窗,可以看到裡面。

席瑾城慵懶的半靠在沙發上,唇角叼著煙,微眯著雙眸,在聽著一個舒苒不認實話。

他的身旁坐著一個舒苒覺得特別眼熟的女人,穿著很性gn,一條遮上不遮下的紅色抹胸裙,豐滿的胸部靠在席瑾城的手臂上。

而明明有潔癖的人,竟然就這麼任著她曖昧不明的緊貼著他。

舒苒皺著眉,很是不舒服的抿緊了唇。

包廂里坐的,基本上都是她沒見過的,唯一熟悉的,也就只有一個祖勤遙。

她咬了咬唇,最後還是離開了,回了自己的包廂。

如果他只是在跟祖勤遙他們聚會的話,她可能會推門而入。

可是跟他一起的全是不認識的人,而且每個人的臉色都很凝重。就連一向漫不經心的祖勤遙,都難得一本正緊,舒苒並不難猜出他們在談的,要不就是公事,要不就是柳江的事。

而她的推測,後者的可能性更大。

這樣的場合,就算席瑾城願意聽她解釋,也不是適當的時間。

回到包廂,王珍和李子建、魏莉莉一窩蜂的涌了過來,將她團團圍祝

「怎麼樣?怎麼樣?是不是挺帥的?杜登峰人呢?去洗手間了?」王珍激動的搓著手,兩眼放光的看著舒苒問。

「嗯,是挺帥的!不過,他讓我告訴你一聲,他有事先走了1舒苒朝他們扯了下嘴角,沒好氣的回道。

「啥?就這樣走了?」魏莉莉驚呼了聲,一臉不甘心的樣子。

「不是吧?舒大校花,你該不會沒看上人家吧?被你氣得跑回家躲被窩裡哭去了?」李子建腦洞大開的想象著杜登峰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樣子。

舒苒白了他一眼,沒吭聲。

「這樣都看不上?我的天!舒苒,來來,你給我說說,整個皇城裡,有沒有你能看上的?」王珍捋了捋袖子,挺直腰板,一本正經的看著舒苒,一副要與她促膝長談的樣子。

魏莉莉和李子建也跟著鬧,三個人坐成佛了。

「你們別鬧了啦!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舒苒無奈的嘆氣,哪裡是她看不上人家?要是讓杜登峰知道她人後不為人知的身份,估計他連跟她說一句話都嫌棄吧!

「那你說說,事情是怎樣的?」魏莉莉朝她抬了抬下巴,一臉「沒事,我們有的是時間聽你說,你慢慢說」的耐心。

「我現在還不想找男朋友,我想先考然後把之前沒完成的大學學完,到時再想其他的吧1舒苒目標明確的說道,她的人生規劃不會有太大的改變。

「舒苒同學,考真的很難!而復讀重考,更難!你這是打算三十歲了,還在校園裡穿梭嗎?」王珍實在很不忍心打擊她,可是這兩者真的不是一般的艱難程度好么!

「今年我準備考下,至於大學……我聯繫過之前的教授,他說可以幫我想想辦法。」舒苒淺笑,學霸最大的好處便是被老師喜歡,被老師喜歡最大的好處就是辦事效率高!

很性慾n的,她一路都遇到不錯的老師。

「舒苒,你認真的啊?」魏莉莉也嚴肅了起來,認真的問。

「嗯,認真的1舒苒點頭:「我不是為了推脫杜登峰的事而瞎編的。這些年我雖然沒上大學,但從來沒有落下過課本知識,而且我還有沐然這個超級學霸幫我輔導,考應該問題不大啦!不過,真的很謝謝你們啦1

見她注意已定,幾個人也沒再說什麼了,相攜著去唱歌了。

舒苒沒心情唱,便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反反覆復的編寫信息,然後又刪除。

直到手機上跳出一條簡訊:「相親完沒?」

舒苒看著信息,心跳加快。

是席瑾城!

他那邊談結束了嗎?

不過,不管怎麼樣,他主動給她發了簡訊,那就是給了她一個解釋的機會,她不想一直在那裡介於說與不說之間。

「席瑾城,事情不是這樣的。我們初中的班主任癌症晚期,剩下沒多長時間了,所以我們才決定在他有生之年聚一次。

班主任他好心幫我介紹對象,我不忍心拒絕他,但我絕對沒有心存僥倖心理!我發誓,我真的沒有想過要跟那個男的發展看看的想法!如果我說謊,就讓我天打雷劈,出門被車撞!事情就是這樣,我真的就是為了讓班主任開心一下,剛才班主任離開后,我就馬上跟那個男的說清楚了!你能相信我嗎?」

舒苒快速的編完這段文字后,咬了咬牙,便發送出去了。

發出去后,舒苒又開始心急火燎的等著他的回信,可是久久的,卻沒有等到他的回復。

他會不會連看都沒看?又或者,看了也不願意相信她說的?

……

「你什麼情況?剛才突然擺著一張臭臉的是你,現在又在偷樂呵什麼呢?」祖勤遙被他高高揚起的嘴角給嚇到了,什麼情況啊!

席瑾城瞟了他一眼,心情大好的沒有懟他。

「是不是有什麼好事?」祖勤遙被他吊足胃口,伸手就去搶他的手機,卻被他輕鬆的躲開了。

「你們先走吧!我還有點事。」席瑾城對著身邊的min和祖勤遙說道。

「席總又要拋下我了嗎?」紅衣min挑著眉,笑著抱怨道。

席瑾城從錢包里掏出一疊錢數也沒數的塞給她后,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從來就沒眷養過,何來的拋棄?」

紅衣min自尊心受到一萬點暴擊,不悅地撅了撅嘴,扭著翹臀離開了。

「你還有什麼事要辦?也是柳江的嗎?」祖勤遙壓低了聲音,小聲問道。

「柳江那邊,你跟他們對接好就行了。重要的我今天晚上都說清楚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小問題,祖大少爺不會連這麼點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我出手吧?」席瑾城鄙夷的哼了聲,轉身就離開了。

祖勤遙咂了咂嘴,無言以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