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89章 我都快凍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9章 我都快凍死了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一個多小時坐立難安的煎熬后,舒苒決定不等了。

「席瑾城,你談好了么?」她發了一條簡訊過去,近一個月不見,不可否認,還是真的很相念的!

卻沒想到是在這樣一種情況下遇見,還真是相見不如不見!

「出來。」席瑾城很快回了兩個字。

舒苒驚喜地揚眉,他是已經談好了?已經出了俱樂部了?

「同學們,你們繼續,我有點事要先走了1舒苒的喜悅之色躍於顏上,拿起包和外套,跟同學們道別。

「現在就走?還早啊!再坐下聊會兒吧1有同學出聲挽留她。

「就是啊!舒苒,你看我們這幫人都十幾年不見了!好不容易聚這麼一次,你怎麼好意思就這麼快的離開呢?」李子建也站起身點頭附和。

「對啊對啊!舒苒,你這樣不夠意思啊1有個女生直接過來拉著舒苒坐回了沙發上。

「對不起大家了,我真的有點事,下次吧!下次我們再聚啊1舒苒微笑著誠懇的道歉,又重新站起身。

「你不坐我的車回去了嗎?」魏莉莉放下話筒走過來,奇怪地問:「這麼晚,一個人打的挺不安全啊1

「沒有,我今天不回家,去一個朋友家,有點事。」舒苒搖頭,隨後聞到魏莉莉身上的酒味后,她指著魏莉莉和包衛平:「你們兩個今天都算是放飛自我了啊?兩個人都喝了酒,就不要開車回去了,危險1

「行了,知道的1包衛平笑著點頭。

「那行,那我就先走了啊!對了,那個班費我回去后算一下,到時多出來的部分我發紅包到群里1舒苒笑著和大家揮了揮手,離開了包廂。

合上門時,呼出一口氣,隨即又笑了笑。

她的同學們還不錯!

倒不像電視里演的那樣,一個個只衝著炫耀男友、女友或是炫富來的。這幫傢伙一個個可都是沖著回憶來的,可愛死了!感覺怎麼都比初中那會要可愛得多!

拐過彎的時候,她意外的看到那個曾在席瑾城那個包廂里,偎在他身上的紅裙子美女。

只是身邊沒有席瑾城了,正倚在前台那裡,跟前台小姐談笑風聲的。

舒苒突然想起,第一次和席瑾城來這裡的時候,就是這個女的走過來和席瑾城打了聲招呼,還說有空的時候過來找她玩……

對了!

難怪剛才看她時,就覺得挺眼熟的!

舒苒撇了下唇,想到剛才偷看到的一幕,心裡就不是滋味。

轉身上了電梯,在電梯門合上的那一秒,她的目光依然落在那女的身上。

席瑾城對她似乎挺熟的,難道他們之間就真的沒有那樣的關係?

電梯到一樓時,遠遠的就看到席瑾城只穿了一件灰藍色的格子襯衫,倚靠在門口處抽煙。

她奇怪地皺了下眉,奇怪,剛才看到他時,不是有穿一件黑色的呢大衣嗎?很熱?

她朝他走過去的時候,他也看到她了,丟掉了手中的煙,一臉不奈與不悅。

「快點行嗎?我都快凍死了1沒等她開口,他已先發制人的抱怨起來了。

「……」舒苒一臉無辜地眨了眨眼,這能怪她嗎?她怎麼知道他穿得這麼單薄?

「你的外套呢?」她伸手碰了下他的手,果然冰涼的。

不禁有些無語的拉過他的手,用雙手捂著,放到嘴邊給他呵氣取暖。

席瑾城愣了一下,被她的舉動給取悅了,抽回手,往她腰上一扣,直接摟著往外走。

「外套呢?剛才不是還穿著嗎?」舒苒順從的被他摟在懷裡,回頭仰望著他問。

「扔了。」席瑾城低頭看了她一眼,看起來心情不錯的樣子,唇角微勾。

「扔了?」舒苒驚訝地張大了嘴,他隨便一件外套都好幾萬上十萬吶!我的老天!他就這麼一句「扔了」?

「髒了,就扔了。」席瑾城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

「扔哪裡了?」舒苒停下腳步,作勢就要回去。

「幹嘛?」席瑾城忙拉住她,狐疑地問。

「髒了我洗一下就可以了,扔了也太可惜了1舒苒白了他一眼,土豪也不是這樣揮霍的吧?

「被人碰過就是臟,洗了也是臟!走了,再不快點我凍死了1席瑾城嫌棄地撇唇,直接拽著她拖著走。

「……」被人碰過就是臟?他是指那個紅裙子美女嗎?

這種潔癖真是嚴重到不可救藥了這傢伙!

被她碰過的,他咋就不嫌臟?

自從知道她洗衣、做飯的功能強大后,他就不要洗衣機了,也不去外面吃了。

還說什麼洗衣機洗出來的衣服太皺了,熨起來太麻煩!

外面的菜沒有她做的好吃……

明知道他只是哄她的,可她就是這麼心甘情願的選擇上當,也是無救了。

來到停車場,他從後備箱拿了一件備用的外套穿上,豎高了衣領,哆嗦了一下。

舒苒看著抿著唇偷笑,這麼冷的天氣只穿一件襯衫,這種只要風度不要溫度的行為,是有多蠢?他就不能穿到這裡,再換下扔掉嗎?

「笑夠了后,來跟我談談今天晚上這相親相得怎麼樣。」席瑾城啟動了車子后,瞥了她一眼,不咸不淡地說道。

「……」舒苒的笑容都凝結住了,轉頭不悅地看住他:「不是都解釋過了嗎?那真是敷衍一下我們班主任的,我都已經跟那個男的說清楚了,他也知道我這麼做的用意,並沒有要跟我交往下去的意思啊1

「是嗎?聽起來,你還挺失望的呢1席瑾城斜睨著她,冷哼了聲。

舒苒聞著車廂里的醋酸味,有些想笑。

「席瑾城,別雞蛋裡挑骨頭行嗎?我跟他相親,我們連碰都沒碰一下。你自己跟那麼性感的美女緊挨在一起,怎麼就不說了?」舒苒也沉著臉反問,只有他會找事,她就那麼好欺負嗎?

「你看到了?」席瑾城挑眉,隨即,捏著她右手的手腕,提了起來:「這隻手要不要剁掉?」

「席瑾城,有沒有搞錯?只是握手而已好嗎?」舒苒差點沒吐血,一把收回手,不悅地瞪著他。

「你應該慶幸只是握了下手,否則……」席瑾城冷笑,淡淡的抿著唇,將油門踩到底,車子如箭般沖了出去時,又猛的踩下剎車。

舒苒安全帶還沒繫上,「咚」一聲額頭撞在了擋風玻璃上。

「席瑾城1舒苒捂住額頭,痛得五官都擠在了一起。

「下場可不止這樣1席瑾城沒看她一眼的轉動方向盤,總算平穩的將車子移出了停車常

舒苒咬著唇,無語地轉頭,不想再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