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94章 我們玩個遊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4章 我們玩個遊戲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舒苒昏昏沉沉的醒來,看著頂上陌生的天花板顏色和吊頂,腦子出現短暫的空白。

呼吸用力點時,才發現胸腔里有種鈍痛,頭也跟著痛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這是哪裡啊?

舒苒抬手去拍額頭,這才發現,手被綁在身後了。

記憶漸漸回到腦海里,她驚恐地睜大了眼睛:是柳盛威!

她最後的記憶就停留在柳盛威擋住了門,二話沒說,緊接著便是他拿出小瓶白色的東西,往她鼻子上噴了一下,她聞到一股嗆鼻的氣味后,想屏住呼吸都來不及了。

隨後她眼前一黑,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再張開眼睛,就是現在這裡了,她被柳盛威綁架了!

柳盛威這是狗急跳牆了?

抓了她有什麼用?拿去威脅席瑾城嗎?

是不是有點可笑了?

他抓她之前,衡量過她的價值嗎?她在席瑾城心裡有沒有那麼一分半錢的重量沒?

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都還好好的穿著,只是手和腳都被綁了。

還算有點良知,還知道把她放在床上,沒把她扔地上,或是那種破舊的遺棄的倉庫呀或是什麼荒郊野外的,不然她就直接給凍死了吧!

舒苒又環視了一下房間,這房間很大,也許不比景天好,但也絕不是那種小老百姓居住的。

淡黃色為主,布置得也很溫馨,黃色的燈光下,從床品到傢具,看上去都很質感。

窗帘很厚實,她分不清外面現在是天黑的,還是天亮的。

她這樣昏迷了多久?

柳盛威把她綁過來后,有沒有通知席瑾城啊?席瑾城會來救她嗎?

「醒了?」柳盛威開門進來,看到舒苒冷靜的躺在床上,沒掙扎,也沒喊,不禁笑了起來:「舒苒,你果然跟那些女人不一樣,難怪能讓席瑾城把你放心上。」

「你確定嗎?」舒苒嘲諷地笑,笑他的自以為是,瞎了眼才會被席瑾城蒙蔽。

不過,他這句話,倒是讓她想起那次去騎馬場時,席瑾城曾回答過的一句話:來挨子彈的!

現在回想起來,算是明白他為什麼在那些人面前,為什麼對她好得讓她迷失了心智。

說不定,只是為了保護他想要保護的那個人,而讓她成了箭靶了!

「舒苒,你可別小看自己!席瑾城這麼多年從來沒有過任何女人,你還是他第一個公開的女人!你應該對自己有自信點,你看看你這臉蛋長得,這身材……」柳盛威在床沿上坐下,指尖輕輕從她臉上滑過,細膩柔嫩的觸感,讓他每個毛孔都在擴張。

嘖嘖,為什麼他以前就從來不知道,這大皇城,還有這麼一個極品的女人?

真是什麼好處都讓席瑾城那傢伙給得了!

「你只看到公開的一個我,那麼,他刻意藏在我身後的女人呢?你這麼聰明,看不懂他是真的因為在乎我才公開我的,還是因為他為了保護他想保護的女人才公開我的?柳少爺,你也不想想,席瑾城是什麼樣的男人,他能讓自己的女人這麼拋頭露面?」舒苒沒有躲閃他的手,壓抑著內心裡嫌惡的反感,任憑他的手在她臉上游移。

在流金歲月這麼多年,她太清楚怎麼激怒一個男人了!

她在這種時刻越是反抗,只會激起他更興奮的制服欲罷了!

與其等下激怒了他失去所有,她比較能接受被摸一下臉。

「舒苒啊舒苒,你真的是一個特別聰明的女人啊!太冷靜了,面對這樣的場面,你就不能表現得害怕一點?竟然還能跟我分析席瑾城這個人!說真的,實在是太佩服你了1柳盛威讚賞的搖頭,只可惜,相見恨晚!

她是席瑾城的女人,那就註定只能被毀了,可惜了這麼一個極品!

舒苒無奈地嘆了口氣,苦笑道:「害怕又能怎麼樣呢?我害怕了,大喊大叫了,你就能放了我?就好像警察抓小偷時老在那裡喊『站住,別跑』一樣,聽著都覺得太傻1

柳盛威在聽到她的比喻時,愣了一下后,「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我就喜歡你這麼聰明的女人!難怪席瑾城會喜歡!來,你猜猜,這是哪裡?」柳盛威站起身,張開雙臂,站在床前緩緩的轉了個圈,特別好奇她的回答。

「柳少爺就別開我玩笑了,我哪有你說的那麼聰明?我要真這麼聰明的話,今天就不會淪為俎上魚肉,任你斬割了。」舒苒搖頭,這個房間她剛才就看過了,除了知道這應該是個女孩子的房間外,其他的,她是真的不知道了。

整個房間里,連張照片都沒有,而房間的布置和顏色來看,很大的可能就是,這是一個女孩子的家。

「這樣,我們玩個遊戲,有興趣嗎?」柳盛威又坐回了床沿上,從頭到腳的看了她一遍,舒苒看到他的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時,心裡不由地「咯」了一下。

不行了!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她得想個辦法,先讓他能幫她把手腳上的繩子松一下,否則,這麼躺著,太危險了!

他只要獸心一起的話,她就沒有半點反抗之力了!

「柳少爺想玩什麼遊戲?」舒苒強裝冷靜的笑著,故作好奇。

「我們來有獎猜猜猜。一共五個問題,你只要全部猜中,我就給你鬆綁,如何?」柳盛威的手看似無意的隨意一搭,放在了她的大腿上。

舒苒縮了一下腿,蠕動身子往後移開了些,他的手落在了床上。

柳盛威也不惱,笑笑,收回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舒苒遲疑了片刻后,才小心謹慎地問:「如果猜錯了呢?」

「猜錯了?猜錯了當然也得有懲罰,這樣才獎罰分明嘛1柳盛威哈哈大笑,目光再次從她身上貪婪的流連而過。

舒苒心裡爆滿的作嘔,握了握拳,逼著自己忍祝

「怎麼罰?」直覺告訴她,這個遊戲不能玩!

可是如果不賭一把的話,她遲早得被他佔了便宜沒處訴說。

她可沒忘記他是怎麼給陸雙雙設的局,竟然還敢賊喊捉賊,那時讓她們把嫌疑直接把他摒除在外了!

「猜錯一次,脫一件身上的衣服或是褲子、鞋子、襪子……嘖嘖,可惜是冬天,要是夏天就更好玩了1柳盛威很是遺憾地搖頭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