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96章 你這是在質疑我的智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6章 你這是在質疑我的智商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柳盛威彷彿聽到一個世紀大笑話般,哈哈大笑起來,笑躺在床上。

舒苒又使勁的往旁邊挪了挪,避開了一些。

「雙雙不知道葯就是你下的嗎?你是不是騙她說是我下藥害你們的?」舒苒第一個反應就是陸雙雙被他騙了,否則,陸雙雙不可能會幫著他來綁架她的!

按他說的,那麼,這裡就是陸雙雙的私人公寓或是別墅。

「不不不,你說錯了,她什麼都知道!比你們更早就知道了,我告訴她的1柳盛威停下了笑聲,朝她豎起一根食指,左右擺動了幾下。

而他的話,更是讓舒苒難以相信的皺緊眉頭,如果柳盛威說的是實情,那陸雙雙為什麼要幫他這麼做?

難道她不恨他了?

「現在來開始第二個問題……」

「不,五個問題已經問完了,柳少爺1舒苒打斷了他的話:「已經不止五個問題了。」她接著又強調了一句。

「什麼時候?有嗎?」柳盛威一愣,被她說的懵了。

「有。第一個問題是照片是真的還是合成的;第二個問題是問我懷孕沒;第三個問題是席瑾城那方面厲害不;第四個問題是試試怎麼樣;第五個問題是……」

「舒苒,你可真是夠機靈的!這樣就算是回答了我五個問題?」柳盛威沒想到會被她給算計了,不由地皺起眉頭,冷笑道。

「柳少爺只說回答五個問題,可沒說要回答哪五個問題,現在我已經回答過了,柳少爺不會言而無信吧?」舒苒笑了笑,心裡完全沒有把握,但氣場上也不能輸了他,讓他看出她內心的忐忑。

「你使詐!自然不算!除非你讓我上一次1柳盛威說完,開始動手脫掉自己的外套。

舒苒暗罵了聲娘,開始試著扭動了下手腕。不行,綁得太緊了,才動一下,手腕都有種被擦破皮的感覺,火辣辣的疼!

硬來不行,就算她能掙脫手上的繩子,她也來不及解腳上的!

冷靜!舒苒,冷靜!

冷靜下來,用腦子想想辦法!

「柳少爺,你也不必這麼猴急,我既然能跟席瑾城發生關係,又為什麼不能跟你?」舒苒閉了閉眼后,呼出口氣,笑得嫵媚妖嬈。

柳盛威笑著搖頭:「你覺得,這樣拖延時間,誰會來救你?席瑾城嗎?」

「怎麼可能?我只是覺得,明明是能享受的過程,何必最後弄得你我都不痛快呢?我也不是那种放不開的人,不然我也不可能這麼跟著席瑾城,對不?大家都是成年人,這種事情,你情我願的話,你舒服了,我也舒服1舒苒看著他脫得光了膀子,急得心跳跟著呼吸一起急促了起來,目光四處尋找著一切可以自救的方法。

「舒苒,你就別最無謂的掙扎了,我老實告訴你,第一眼看到你時,我就想上了你!可是你對席瑾城表現得太冷淡了,你要有陸雙雙一半的熱情,那天晚上我就不會設計陸雙雙了!你說你連對席瑾城都那麼愛搭不理的,你現在會配合我?舒苒,你這是在質疑我的智商嗎?」

柳盛威解著腰帶,他要連她這麼幾句話的真偽都無法辨識的話,他還混什麼啊!

舒苒有種瀕臨絕望的灰暗,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能想的辦法,她已經都想盡了!

可是目前的情況對她來說,真的太被動了,她根本沒辦法脫離這種險境。

席瑾城,你有沒有發現我不見了啊?會不會猜到是柳盛威?會不會來救她?

可是她卻該死的連席瑾城會不會來救她都沒準!

柳盛威正要脫長褲時,門外有了響動,舒苒耳尖的聽到時,心裡又燃起了希望。

有人來了!

「盛威。」舒苒聽到是陸雙雙的聲音時,心裡又驚又喜,她看向柳盛威,他正一臉不情願地瞪著她,快速的提回褲子,快遞的扣好皮帶,又撿起被他甩在地上的衣服,套回了身上。

舒苒暗暗的鬆了口氣,知道自己算是逃過一劫了!

看來,陸雙雙能救她!

她不能在柳盛威這裡想辦法,那就想辦法在陸雙雙那裡下手,現在能救她的,只有她自己了!

席瑾城那邊的希望太渺茫,她根本不知道他就算知道她被人綁架,又是否會來救她。

柳盛威剛把外套披在身上時,陸雙雙正好走到房間門口。她看到舒苒醒了時,愣了一下,隨即低下頭,當作沒看見般的走到柳盛威旁邊。

「你怎麼回來了?」柳盛威警告地看了眼舒苒,便帶著陸雙雙離開了這個房間,並關上了門。

舒苒的心臟沒這麼快的跳過,若不是陸雙雙回來得及時,她這會基本上沒有任何逃脫可能的被柳盛威給玷污了!

現在該怎麼辦?舒苒再一次四處張望,仔細的察看著一切可以自救的物品,刻意的尋找著那些尖利的東西。

她看了眼腳上的繩索,看起來像是那種晾衣繩一樣的繩子,估計有一定的耐磨性,如果靠牆角那種磨擦力,可能達不到好的效果。

要是有火或是刀之類的就好了!

火!

對了,她的包里有打火機,是席瑾城以前讓她扔掉,她一直放在包里還沒處理的!

舒苒看到了希望般,尋找著她的包。

目光所能及的地方,根本沒看到她的包。

難道,她的包被他們扔掉了?

對,應該是扔掉了!

他說過,她的手機被席瑾城動過手腳,說不定裡面會有追蹤器之類的。按柳盛威這種心思縝密的人,他不可能會帶著她的包來的!

舒苒閉了閉眼,深吸了口氣,不能放棄!一定還有其他的東西可以幫她弄斷繩子!

她像蟲子一樣蠕動身體,朝著床沿挪動。雙腳雖然被綁,但站立應該不成問題,不能走路,但至少還能跳。

好不容易挪到床沿邊上,幾十公分的距離,硬是讓她弄出一身的汗。

把腳放下床,手被綁在身後,上身沒有支撐點,腰部使不上力,怎麼也坐不起來。

「加油,舒苒!你一定可以的1舒苒深吸了口氣,吐出,平緩了一下力氣后,又開始使力坐起。

努力了幾分鐘后,她終於找到了方法,用手肘撐著,腰桿使力,成功的坐了起來。

她欣喜若狂,差點沒大叫出聲,忙用力咬住唇,喘息著。

也許是柳盛威給她用的葯有後遺症,舒苒發現,連呼吸都能扯動整個肺部般,胸腔里鈍痛鈍痛的。

但現在不是她脆弱的時候,就算痛著,也比等會陸雙雙要是走了,柳盛威又進來的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