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00章 我起身時,你趴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0章 我起身時,你趴下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柳盛威緊盯著沒把他放在眼裡的席瑾城,臉部扭曲得有些猙獰。

「你心上人都帶警察來抓我們了,聽到外面的聲音了嗎?」柳盛威冷嘲熱諷的,擺明了是在對陸雙雙說的。

陸雙雙的目光看向席瑾城,一臉擔憂。

她不希望任何人受傷,席瑾城也好,舒苒也好,她更不希望柳盛威又犯下持槍傷人的罪。

她不希望他連一條退路都不給他自己留。

「盛威,你明明知道,我現在喜歡的人是你,我愛的人是你。」陸雙雙朝他走過去,血在她身後拖成長長的兩道痕,她甚至連抬高點腳的力氣都沒有的拖著腳走。

舒苒默默地嘆了口氣,突然想起曾在某篇報道里看到的一則受害人被罪犯綁架,後來長期禁錮施虐,慢慢的,受害人竟愛上綁架她的罪犯的新聞,心理學家說這是一種「斯德哥爾摩綜合征」。

只是,她不知道,陸雙雙算不算這種。

舒苒看了眼席瑾城的反應,席瑾城一向清冷的目光中,此刻正定定的看著陸雙雙,不帶一絲感情。

席瑾城向來寡情,就算看到這樣的陸雙雙,沒有任何錶示,她也不覺得奇怪。

可是,他難道不該覺得奇怪嗎?

陸雙雙之前愛慕的人,不一直都是他嗎?

「滾開1柳盛威毫不憐香惜玉的推開了她,看著她虛弱的摔倒在地,他沒有半點心疼與悔意。

舒苒看不下去了,正要起身,卻被席瑾城按住肩膀。

「再不送她去醫院,要出人命了。」舒苒求助的看著席瑾城,看著快速在地毯上擴展開的紅跡,舒苒有種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無奈感。

「你覺得,柳盛威會讓你送,還是讓我送?」席瑾城好笑地問,轉頭瞥向柳盛威,漠然道:「柳盛威,要不要讓兩個女人出去?」

「憑什麼?」柳盛威聳了聳肩,無動於衷地問。

「憑她懷的是你的孩子!她現在不停的流血,萬一有生命危險,你心裡不會內疚嗎?」舒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麼會有這麼渣的男人?

「內疚?我為什麼要內疚?是她自己要懷我的孩子,又不是我讓她懷的,我為什麼要內疚?」柳盛威嗤笑了聲,完全沒有人性地冷漠回道。

「柳盛威,你是個男人嗎?這種話你都說得出口,你……」

「舒苒!不用你多事!這是我跟他的事情,我不許你罵他!我是心甘情願的1陸雙雙怒聲打斷了舒苒的打抱不平,然而卻中氣不足,即使是氣憤的話語,此刻說出來,也伴隨著喘氣。

舒苒舔了舔嘴唇,深呼吸了一口氣,努力平息一腔的怒火。

媽的,怪她!

怪她狗抓耗子,多管閑事!嘴賤!

席瑾城伸手颳了下她的鼻子,以著一副「看吧,讓你不要多事」的表情幸災樂禍的看著她。

舒苒用力點頭,沒錯,她自找的!

「席瑾城,別拖延時間了!說吧!怎麼解決我們之間的問題1柳盛威猛的話鋒一轉,注意力又回到了席瑾城身上。

「我們之間有什麼問題?我怎麼不知道?」席瑾城從口袋裡掏出煙盒,打開后,拿出一根叼在唇間,偏著頭不緊不慢地點燃。

「你為什麼要針對我爸?為什麼要向上面舉報他?」柳盛威也不怕把事情說穿,席瑾城敢做,他還不敢說?

「你確定是我?」席瑾城往沙發上一靠,斜斜的扯唇一笑,斜睨著柳盛威。

「別當我是傻子,整個皇城,除了你,誰能動我爸?就算是陳青山,都不敢動我爸!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上頭有關係1柳盛威大聲地咆哮道,拿著槍的手也上下的揮舞了一下。

舒苒緊張地牙齒都在打架,尼瑪,會不會走火啊?萬一柳盛威太激動了,一不小心扣下扳機,那就死定了!

「席瑾城,不要激他啊1舒苒暗暗的拉了拉席瑾城身後的衣服,小心地提醒了聲。

「不是我激怒他,他本來就是易怒體質,我有什麼辦法?」席瑾城一臉無辜地看著舒苒,他說了哪句話激他了?沒聽他一直在打太極嗎?

「……」舒苒無語凝噎。

「那你說說,你今天有什麼打算?一個晚上沒睡,我挺困的。」席瑾城抽了口煙,轉向柳盛威,猶如讓他退讓了幾萬步般不耐又委屈。

「你想辦法撤了對我爸的審查,讓我爸官復原職……」

「停1席瑾城抬手,打斷了柳盛威的話,偏著腦袋斜睨著他:「柳少爺,我就是一百姓,卯足勁兒也不過就是個商人。你讓我還你爸一個市長的位置,你當我是什麼人?這是一個法制社會,不是封建社會裡,我不是主席不是皇帝,我沒那個權利。」

舒苒聽著他那句「這是一個法制社會」時,沒忍住的扭曲了唇線,特別想吐槽的衝動。

這是一個法制社會是沒錯,可是對他席瑾城來說,法制兩個字,明明顯得那麼微不足道!他卻能說得那麼一本正經!

「席瑾城,你他媽的裝什麼?你有本事拉一個市長下台,沒本事拉一個市長上台?」柳盛威顯然也沒那麼容易相信席瑾城的話,手中的槍又是一陣亂指。

舒苒嚇得脖子都縮進了毛衣里,席瑾城卻笑了出來。長臂一撈,將她擁入了懷中,按著她的後腦勺,讓她的臉貼著他的胸膛。

「怕就別看,放心,我不會讓你受傷的。」舒苒掙扎了一下,席瑾城更用力的按著她,不讓她掙脫。

舒苒便沒再動了,臉上如火在燒,甜的像吞了整罐蜜般。

柳盛威看著不爽,眉頭堆成小山,席瑾城是算準他不敢開槍嗎?竟然敢這麼無視他手裡的槍,還有心情和女人打情罵俏!

「席瑾城,你不會以為,我手裡拿的是玩具槍,嚇唬你的吧?」柳盛威說著,端起槍,微偏著頭,瞄準了席瑾城的心臟位置。

「我知道是真的。你有想過,為什麼外面的警察明明來了,又為什麼這麼久都沒進來嗎?」席瑾城摁滅了煙頭,藍眸微垂之際,在舒苒耳邊快速的低語了聲:「我起身時,你趴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