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03章 那就一起下地獄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3章 那就一起下地獄吧!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我們之間的賬,從後面往前面算,不急。」席瑾城「叮」的一聲關上打火機,耐心十足地說道。

「洗耳恭聽。」柳盛威也不拿槍指著他們了,直接走到席瑾城對面的沙發上坐下,雙手懷胸的看著他笑。

三個人坐著的距離,隔了一張茶几,卻也足足有兩米左右的距離。

他不怕席瑾城身手好,再好的身手,還能飛不成?就算能飛,還能快過他手裡的槍?

只要盯緊席瑾城,不讓他向外面發送信號,那麼,就算他們在裡面打得半死,外面那群傻瓜警察也不敢闖進來。

他不急,反正既然被抓,他就沒打算逃,逃也逃不出去!

但是這屋裡的人,他也是一個都沒打算放過!

要死,就大家一起唄,誰怕誰?

「你怎麼綁架舒苒的?」相比起柳盛威像要進入正式「算賬」氣氛來說,席瑾城更像是「茶話會」的放鬆。

「這很難嗎?用藥迷暈了,直接扔進後備箱唄1柳盛威撇了撇唇,就連隱瞞都懶得,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洒脫。

噗!

舒苒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她竟然是被扔在後備箱里運出來的!還好她是被迷暈了才放進後備箱的,否則,那種感覺,想想都覺得難受!

那她胸口的痛必定也是因為藥效沒揮發盡導致的哦?

一想到這,她提了口氣,發現胸口的痛確實沒剛才那麼厲害了。

「很好。」席瑾城點頭,接收到舒苒不悅地怒瞪,他颳了下她的鼻子,又繼續問柳盛威:「碰過她哪裡?」

「全身都碰過啊1柳盛威陰惻惻的看著舒苒笑了起來,似真似假地說道。

「胡說,明明就碰了我的臉和腿1舒苒激動地反駁了回去,隨後又想到什麼般,忙又補充著解釋了句:「我穿著衣服的!手腳都被綁住,你看,這是留下來的勒痕。」她忙把手上青青紫紫又紅腫的雙手放到席瑾城面前,順便翹了下腳。

柳盛威只是「嘿嘿」笑了兩聲,沒有跟舒苒唱反調。

這就不是舉證據的時候,而是要看席瑾城願不願意相信她了!

「痛嗎?」席瑾城握住她的手,將她的袖子往上一捋,上面除了勒痕和磨破皮的地方,還有密密麻麻的被什麼利器一樣的東西給劃破的傷口,密布著細細的顆粒狀的血珠子。

仔細一下,手掌和手指處,也有多處划傷,深的地方,都皮膚外翻了。

「這些是怎麼弄的?也是柳盛威傷的?」席瑾城看著不禁眸色都深了好幾個色,臉色陰沉沉的冷。

「這倒不是。這是我逃跑的時候,打破鏡子,用破鏡片割繩子的時候,自己弄傷的。」舒苒搖頭,看向柳盛威時,惡狠狠地說道:「他本來是想對我圖謀不軌的,不過剛好陸雙雙回來,他就又出去了。然後我就想辦法逃跑,後來就你看到的這樣了1

舒苒感覺自己這時候就像個打小報告的小學生一樣。

對著席瑾城那要殺人般的眼神與表情,她只求一吐為快,彷彿只有說得多了,才能讓他相信她是無辜的一樣。

「除此之外,他還對你做過什麼?」席瑾城擺明了是相信她的,這句話,他問的不是柳盛威,而是舒苒。

柳盛威嘲弄地笑,嘖嘖了兩聲,嘆道:「席瑾城,你可真是變了很多啊!生性多疑又不信任人的你,竟然選擇相信她的話?就算我真把她上了,她會老實告訴你實情嗎?」

「我不相信她,難道要相信你的話?」席瑾城斜睨了他一眼,笑著反問。

該知道的知道得差不多了,那就沒必要再浪費時間了。

又打了個呵欠,他拍了下舒苒的肩膀:「走了,該回家睡覺去了1

聽他這麼一說,柳盛威比舒苒反應更快的站了起來,馬上又舉起槍,對著席瑾城:「我說過,今天晚上,我離不開,你們誰也休想離開1

舒苒又開始緊張了起來,突然覺得,剛才這樣的「座談會」好像還可以再繼續一下!

席瑾城放下交疊的腿,拍了拍微皺的褲子,站起了身子。

舒苒驚得忙拽住他後面的衣服,朝他暗示地搖了搖頭。

席瑾城反握住她的手,從口袋裡掏出一包濕巾塞進她手裡:「把臉擦乾淨1

舒苒黑了一臉,奪過濕巾,哼了一聲,認真的擦起了臉來。

「席瑾城,真的不答應扶我父親回原位?」柳盛威又問了一遍,隨後暗示地笑了下:「多條路,多座橋,人生在世,還能嫌棄多有輔助嗎?」

席瑾城沒答應,也沒駁回,只是又點了根煙,打火機的聲音再次在安靜的空間里「叮叮」的響著。

這會兒,估計誰都在揣測著席瑾城這沉默背後的想法。

陸雙雙已經昏過去,蜷縮著在那裡,一動不動的雙眼緊閉。

舒苒看著她,心裡泛起一種對生命的憐惜,可是當著柳盛威手中那把黑的槍口,她腿軟,根本挪不開腳步去照顧陸雙雙。

這是她第一次被綁架,第一次見到真的槍……

這種感覺,簡直能回味一輩子!一輩子的噩夢!

「這個聽起來確實挺誘人的,不過……」席瑾城吐出白色煙霧,唇角勾起一抹撩人的弧度:「不過,我怕路上走得太平坦,沒意思1

他充滿挑釁的話語,伴隨著「叮叮」的聲音,無端端的讓人產生一種焦躁的感覺。

柳盛威眯了眯雙眼,失望地搖頭嘆了口氣:「看來,我們是沒辦法合作了,是嗎?」

「怎麼合作呢?你家還是市長的時候,我都不需要你們,更何況現在。」席瑾城搖頭,帶著嘲諷的口吻,就像惹不怒他般的,拚命激他。

舒苒在他身後嚇得直抽冷氣,她被席瑾城高大的身子完全的擋在了後面,看不到柳盛威的表情與反應,可是卻能聽到柳盛威瘋了般的狂笑聲。

「席瑾城,你瘋了!萬一他失去理智的開槍怎麼辦?」舒苒又拉了拉他身後的衣服,擔心地小聲抱怨。

「席瑾城,死到臨頭,還敢這麼狂妄自大!那就一起下地獄吧1柳盛威說完,拿槍對準席瑾城,扣下了扳機。

「砰」一聲槍響,伴隨著一道銀光閃過,有重物落地的聲音在這聲巨響后,竟顯得並不那麼響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