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04章 有種就一槍斃了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4章 有種就一槍斃了我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子彈擦著席瑾城手臂上的衣服飛了過去,大門被從外撞開,窗戶上的玻璃碎成了渣,掉落一地。

柳盛威仰躺在地,甚至還沒反應過來,剛才發生過什麼事,整個人都被衝進屋裡的刑警抓祝

舒苒圓瞪著眼睛,幾十秒的時間裡,她連呼吸都忘記了,就這麼傻了般的盯著席瑾城的後背,明顯的感覺到他的身子往旁邊挪開了幾公分。

「席先生!你沒事吧?有沒有傷到?」劉燦緊隨刑警衝進來,第一反應就是跑到席瑾城面前,擔心的看著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遍,最後目光落在他手臂外側那處被燒焦的衣服處。

「沒事。醫生呢?快點,陸雙雙快不行了1席瑾城不在意的看了眼手臂上衣服的**,長久沒訓練過了,身手都變得不靈活了!

「好1劉燦見他確實沒受傷,這才鬆了口氣,忙轉身朝後面進來的醫護人員去救奄奄一息的陸雙雙。

「嚇到了?」席瑾城蹲下身子,笑著輕拍了下舒苒的臉,問道。

「席……席瑾城……」舒苒一開口,這才發現,自己竟然結巴了,連句話都連貫不起了。

而更要命的時,她突然覺得肺部的空氣好像都被抽空了,急需氧氣的大口大口呼吸了起來。

「傻瓜!這麼不相信我?怕我保護不了你?」席瑾城不知不覺中,連聲音都溫柔了起來,看著她急促的喘氣的樣子,暖了他的眸光。

「席瑾城,你是不是中槍了,你……」舒苒好不容易緩過點氣,一雙手便不停的在他身上摸索著,尋找著他受傷的地方。

席瑾城一把捉住她的手,眸色深深的看著她,傾身在她耳邊調侃:「別亂摸,這樣很容易讓人想入非非1

若換成平時,舒苒一定回他一句「不要臉」,順便再給他一個大白眼。

可是這會兒,一種死裡逃生的重生感,讓她「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雙手抱住他,緊緊的、緊緊的……

彷彿只要一鬆手,他就會從空氣中蒸發了般。

毫無形象可言的嚎啕大哭,讓整個屋子裡的人都朝這邊投來好奇的目光。

一個個睜大眼睛的看著這邊,除了醫護人員正忙著把陸雙雙放到擔架上,幾個人一起扛著出去。

「舒苒。」席瑾城被她這麼抱著,哭得讓他的心都跟著提了起來,皺了皺眉,被心裡那種陌生的悸動擾亂了心神。

試著拉開了她幾次都沒成功,他隱忍著內心莫名的煩躁,只得任著她抱著,等著她哭夠了自己放開。

「汪局,這……」幾名武警架著柳盛威走到汪局身旁,不知該怎麼處理。

「噓!等著1汪局作了個噤聲的指示后,便領著下屬走到遠處的窗口旁,等著席瑾城的指示。

柳盛威被塞住了嘴,不停的發出「唔唔」聲,用力掙扎著。

幾名武警互看了一眼,默契地點頭,其中一個抬手朝柳盛威後頸劈了一記手刀,柳盛威便失去了掙扎的陷入昏迷。

整個別墅里,只有舒苒一個人在哭泣的聲音。

而一眾熊背虎腰的強壯大男人,就這麼的看著她哭,等著她哭得夠了,他們才好進行下一步。

「好了,女人1席瑾城等了一會,聽著她的哭聲靳停歇的趨勢,這才拍了拍她的後背,生硬著聲音哄了聲。

「我差點死了,知不知道啊?讓我哭一會不該嗎?」舒苒不服氣地吼了一聲,自從遇到他開始,她的日子就失去了平靜!要不就被下藥,要不就被恐嚇,要不就被脅迫……

如今竟然還被綁架和差點就撕票!

她的一顆玻璃心礙…

席瑾城還沒從被人這麼吼過,更別提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吼。

他愣了一下,眸色微沉的皺眉,握著她的肩膀,用力將她推開了一臂之遙。

冷冷的看著她一對剪水秋瞳此時泛著紅的被淚水彌蒙,臉上淚痕縱橫交錯,眼神哀怨地看著他,鼻尖紅紅,小嘴微撅……

突然間,胸腔里的那把無名火竟就這麼的被澆滅了,化為一股無力地無奈。

鬼使神差的伸出手,用掌心在她臉胡亂的抹了一把,語氣生硬地說道:「好了,別哭了!這不是沒事嗎?如果讓你死,我就不會犧牲睡眠時間來救你了1

舒苒吸了吸鼻子,咬著唇,還是滿心的委屈與后悸。

「席瑾城,我們結束了吧!我真怕下一次,我就沒這麼好運了……」

「閉嘴1席瑾城不悅地低喝了聲,站起身,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冷靜下來后,再跟我說話1說完,便不再看她的朝汪局那邊點了下頭。

汪局忙指令手下押著昏迷的柳盛威走過來,看了眼舒苒后,這才正經的說道:「席先生,你準備怎麼處置?」

「弄醒他1席瑾城看著被武警扔地上也沒動一下的柳盛威,冷聲道。

舒苒坐在沙發上,一下子有些停不下的抽嗒著,肩膀一抖一抖的,鼻子不時的吸一下。

暗忖著自己剛才是失心瘋了嗎?竟然跟他提結束?

她是哪裡來的勇氣啊?還是被嚇破了膽,膽汁流了一身是吧?

扶著額頭,一陣抽搐的腦殼疼。

一名警察端來一盆冷水,「嘩啦」一聲倒在了柳盛威身上。

柳盛威「哇」的醒來,一時有些反應不過的四處張望了一下,剛爬起身,就被兩名武警給按著跪在地上。

「舒苒是被你用迷藥迷暈了,然後扔後備箱運到這裡,然後用繩子綁住,碰了一下她的臉……和腿,是吧?」席瑾城倒背如流的描述了一遍。

柳盛威不明他想幹什麼,不敢輕易回答。

「汪局,用手銬拷起來。」席瑾城拿了根煙,卻摸遍了口袋沒找到打火機,回憶了一下,這才想起,打火機剛才被他當成武器去攻擊柳盛威了!

便叼著煙,也不去找打火機點煙,汪局湊火上來的時候,他抬手拒絕了。

「往後面拷1席瑾城對正在拷手銬的一名警察說道。

「好的1那名警察忙朝旁邊兩名同事使了個眼色,等他們把柳盛威的手扭到後面時,他才「嚓」一聲給拷上手銬。

「席瑾城!你到底想怎麼樣?有種就一槍斃了我1柳盛威的額頭正中,正不停的往外冒血,這是剛才被席瑾城的打火機砸出來的大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