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06章 這個死傲嬌的男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6章 這個死傲嬌的男人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席瑾城並沒有下車,而是啟動車子,倒退掉頭。

舒苒也不再奢望他會真的放下矜貴的姿態幫她找他自己扔掉的東西,對他來說,髒了,就是髒了!就算找回來,洗了,還是髒了!

倔強的心態讓她用力抹了把淚,回過頭,不再看他的自顧自尋找手鏈。

車大燈照得她睜不開眼的眯起,她背對著他的車,躲開那刺眼的燈光,發現被燈光一照,地面上亮如白天。

心裡暗嘆了聲,就算他不來幫她找,如果能這樣幫她照著也好啊!

幾分鐘后,她聽到車門開了又關上的聲音,禁不住的用手擋在眼前,回頭看過去。

席瑾城高大的身影擋在了燈光前,讓她的眼睛不那麼難受,擋在眼前的手被他握住,身子也被拽了起來。

「席瑾城,你要走就自己走!我要找……」

「鑽石在光里會反射出亮光。」席瑾城抿著唇,冷硬地打斷了她的話,拖著她走到一邊。

舒苒眨了眨眼,恍然大悟地「哦」了聲,被自己蠢哭的同時,也為他會真的下車幫她找手鏈而暗自欣喜萬分。

所以,他剛才倒車掉頭,不是要把她一個人丟下,獨自離開哦?

他是為了讓手鏈自己顯形喏!

席瑾城指著不遠處那個會煥發出幾道如星星般泛著光芒的地方,冷冷地說道:「去撿回來吧1

舒苒順著他所指的地方看過去,果然有反光!

而且還是隱隱的五彩的光芒!

舒苒開心地咧嘴笑了,隨即略帶不悅地嘀咕了聲:「又把我當狗使。」這種感覺,就好像他在訓狗般,故意扔掉一個東西,然後讓狗去叼回來,感覺如此驚人的相似!

席瑾城的嘴角抽搐了幾下,低頭看了她一眼,沒說什麼的轉身往車子方向走去。

舒苒也不惱,對著他的後背吐舌頭扮了個鬼臉,朝手鏈跑過去。

撿回手鏈,她仔細的照著燈光檢查了一下手鏈,一顆顆的檢查過上面的鑽石有沒有被他摔掉,所幸每一顆鑽石都牢牢的貼在上面。雖然鑽石沒掉,可是,鏈子卻斷成了兩截。

嘆了口氣,早知道,她就不說那些話了。

「再不上車,我走了1席瑾城上車前,威脅地喊了聲。

「來了1舒苒小心翼翼地將手鏈握在手心裡,快步的跑回來,上了車。

席瑾城一言不發的掉轉車頭,一路上,擰著眉頭,緊抿著薄唇,臉上覆著一層薄冰。

舒苒不懂他的壞心情從何而來,難道就因為她剛才拒絕了收他送的禮物嗎?

「席瑾城,今天,謝謝你1舒苒試著打破這份沉寂壓抑的氣氛,她還沒謝他的救命之恩呢!

如果不是他趕來及時,就算她從樓上偷跑成功了,可是估計也不一定能逃出柳盛威的魔爪。

席瑾城淡淡的「嗯」了聲,算是回應她的感謝。

舒苒雙唇蠕動了幾下,真心覺得,他就是話題終結者!明明好好打開的話題,結果被他一個「嗯」弄得她想說的話都說不下去了。

回她一個「不客氣」會死嗎?

這個死傲嬌的男人,真是沒趣到極點了!

虧她還每次都被他感動,明明說好要管理住自己心跳的頻率,現在卻被他一次一次的打動,一次一次的陷得更深了……

唉,早知道這樣的感情就像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她卻還傻傻的一味投入了,無法自拔。

舒苒有些難受地低下頭,攤開手,看著靜靜躺在手心裡的手鏈,斷了的手鏈,還能修回來嗎?

付出的感情,還能收回來嗎?

「舒苒,有些時候,別對我耍你們女孩子的心思,我不懂。要就要,不要就不要,我不懂,也不會去猜你內心裡真正的想法是什麼。」席瑾城突然開口,涼薄的語氣,明明是在解釋他扔掉手鏈的原因,卻傲嬌得激得人有種下不了台的難堪。

舒苒不知道自己該理解成他是在解釋,還是該理解他在怪不該她耍脾氣或是對他使心計。

她當時只不過就是想告訴他,她不願意收他這種貴重的禮物罷了!

少收點他的東西,或是不收他的東西,她的內心能自在些。

因為喜歡,她偶爾的還能自欺欺人一下。

「以後不要送我禮物。」他的語氣不善,舒苒的聲音也同樣顯得不友好了起來。

明明發自內心的要求,卻被他看成是她矯情的做作!

而舒苒不會知道,他只是對於自己脫韁的感情無所適從……

也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

席瑾城沒開回景天,而是停在了名爵。

昨晚上發生這樣的事情,他思忖著她心裡應該會對景天有些陰影。

「為什麼來這裡?」舒苒不解地問。

「想來就來了。」席瑾城下了車,口是心非地回道。

舒苒努了努嘴,好一個「想來就來了」,對,人家是老大,他想來就來了,她只要乖乖跟上就行了!廢那麼多話幹嘛?

看著他連招呼都不打一聲的就丟下她走了,舒苒冷著臉,只得自己訕訕的下車,快步的小跑著跟上,保持著跟他距離五步。

這裡她來過一次,那一次是他從嚴明州手裡救下她后,第二天帶她回來的。

他的家就跟他的人一樣冰冷,也許是許久沒入住了,雖然有人定期打掃,但還是連角落都透著寒氣。

如此一對比,倒不如景天給她的感覺溫暖了。

席瑾城徑自的往樓上走去,舒苒站在樓下,左右尋思著要不要跟上。

「不困?」席瑾城在邁完最後一個台階時,才回過頭看著樓下的舒苒,漠然地問。

「……」舒苒揉了揉鼻子,這才上樓。

等她上樓時,他早已不在樓梯口了,她嘆了口氣,認命的朝著他的室走去。

席瑾城打開了空調,正在調節溫度,舒苒走進去后,突然覺得有些尷尬得手腳都不知道放哪裡。

「先在這裡住一晚,明天再回景天。」席瑾城也看出了她的不自在,放下遙控器時,淡淡地說道。

舒苒「哦」了一聲,沒再說什麼。

「洗澡。」席瑾城說話間,已經脫下外套了,舒苒錯愕地眨了眨眼:「一起?」

「如果你想一起,我沒意見。」席瑾城解鈕扣的手頓了一下,隨即別有深意的看向舒苒,語帶色彩。

「……」舒苒忙搖頭,恨不得抽自己的嘴巴一鞭子。

犯混呢!

「也是,你是該好好洗洗1席瑾城去浴室時,順便一把抓住她,拖著奮力反抗的舒苒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