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07章 你還知道怎麼包紮傷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7章 你還知道怎麼包紮傷口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洗了澡,席瑾城對著坐在床沿上的舒苒說道:「坐著等我一下1說完,便走出了房間。

舒苒雖疑惑不解,倒也乖乖的坐著沒動的等著他。

從床頭柜上拿過那條斷了的手鏈,她試著想把它修好。

只是它們每一節銜接的地方,都是一環死扣一環,並沒有活扣之類的可以扣回去的。

估計只能拿回店裡去才能修,還不一定能修了!

「唉1舒苒嘆了口氣,直覺得可惜。

「壞了就扔了。」席瑾城回來時,看到的便是她對著一條從中間斷開的手鏈興嘆。

「……」舒苒忙收緊了手指,看到他手裡的藥箱,才知道他是去拿葯了。

席瑾城將藥箱放在一旁的床頭柜上,在她旁邊坐下后,打開藥箱,熟練的從裡面找出一些要用的東西來。

「李醫生不是說你是個醫盲嗎?你還知道怎麼包紮傷口嗎?」舒苒好奇的看著他半點不生澀的樣子,笑著問道。

等下不會把她包成個木乃伊吧?

「醫盲是針對你們女人。」席瑾城瞥了她一眼,不冷不熱地說道。

「……」舒苒消化了幾秒后,才明白過來,他指的是之前幾次,他不了解女人的生理問題。

不由地抿著唇偷笑了一下,看來,他是真的很少跟女人接觸吧!

「剛才傷口碰了水,我現在先幫你消毒一下,有點痛,你忍忍。」席瑾城握住她的手,用夾子夾著一團沾了雙氧水的棉花,輕聲對她說道。

「好。」舒苒點頭,這麼點小傷口,她還沒那麼嬌弱到大哭大喊。

席瑾城輕輕的擦了一下,抬頭看了她一眼,沒想到她竟然連眉頭都沒皺一下,不由地勾起一抹讚賞的淺笑。

這個女人,真的是不懂得示弱。這種時候,若換成其他女孩子,不是該無病呻吟,喊得死去活來,惹人心疼才是嗎?

她倒好,十足十的女漢子一個。

可是她越這樣,他卻越覺得這種不管是真的堅強還是假裝堅強的她,更能令人心疼!

看著冒著細小的泡泡的傷口處,他彎下腰,一邊清洗著傷口,一邊輕輕對著傷口吹氣。

舒苒的臉頓時就紅成了蕃茄,心裡泛著粉色的愛心泡泡。

他好溫柔啊!

就好像用力一點,粗魯一點,她都會被碰壞掉一樣。

「席瑾城。」舒苒的聲音不知不覺中柔和,隱含著絲絲縷縷的嬌羞。

「嗯?」席瑾城低頭專註的處理著傷口,隨口的應了聲。

「為什麼你聽到柳盛威和陸雙雙一起聯手綁架我時,好像一點都不奇怪?難道你一開始就知道他們的關係了?」她至今都對這件事情想不通,她是真的無法理解,陸雙雙怎麼會反過來幫助柳盛威幹壞事。

「不知道。」席瑾城淡然回道,頓了一下后,又繼續說道:「我在門衛那裡看到陸雙雙開車進去的,保安告訴我,當時柳盛威是坐在車後座。那時我就讓人去查他們之間的事情,才知道他們自從在君輝的事情后,一直保持男女關係。」

「他們在交往?」舒苒也不覺得奇怪,陸雙雙說過她懷孕,快兩個月了,所以這段時間他們如果一直在一起,也是可能的。

「柳盛威在利用她。」席瑾城替她上了葯,開始纏紗布。

「柳盛威的心態是扭曲的,很變態!他竟然當時以為我懷孕了時,竟然有想要解剖我的那種意思,太噁心了!而且知道陸雙雙流產時,他竟然說太可惜了,還說想看看孩子在子宮裡的樣子……席瑾城,他好好一個市長家的公子,怎麼會有這麼扭曲的心理?」舒苒實在想不通,這種人家的孩子,頂多也就紈了些,可能平時頂多就生活不儉點吧!

怎麼會養育出這麼一個變態來?

「他小時候被人綁架過,關了整整一個月,誰也不知道那一個月里,他經歷過什麼。」席瑾城看了她一眼,最後垂下眼瞼的時候,目光從她小腹掃過,眸中閃過一絲異樣。

「怪不得!那他一定受過很變態的對待吧1舒苒並沒有察覺到他的異態,徑自的想著柳盛威的事情。

席瑾城抿著唇沒說話,每個人看到豪門裡成長的孩子,只道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頂著一生榮華富貴的至高榮耀。無一不是羨慕與嫉妒,卻從來看不到,他們背後所需要背負的危險與包袱。

綁架、被迫承受的壓力、不能自主的生活、限制的朋友、被利益捆綁的婚姻……

這些,都是他們這些所謂的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人所需要付出的。

老天爺對萬物眾生,都是公平的。

從來不會偏愛了誰!

「陸雙雙為什麼會跟柳盛威在一起?她之前不是因為那件事情后,對他恨之入骨嗎?」舒苒看著他半蹲在地上,拖起她的腳放在他的腿上,正在細心的替她上藥。

「他手裡有陸雙雙的果照。」席瑾城幾乎是有問必答,毫無隱瞞。

舒苒「嘖」了一聲,又開始慶幸自己沒被柳盛威欺負了,否則,那時候她估計也會跟陸雙雙一樣的下常被他拿著果照,受制於他,幫他做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

「陸雙雙也真可憐,愛上的人,都……」舒苒猛的咬住嘴唇,沒把話說完,她差點忘記了,陸雙雙之前往死里愛的人,可是眼前這個男人。

席瑾城自然也理解到了她未說完的話里的另一層意思,不由地冷哼了聲,手上的棉簽用力戳了一下她的傷口。

「嘶嘶……」舒苒痛得直倒抽冷氣,哀怨地瞪著席瑾城:「你要不要這麼小氣啊?我不沒說你嗎?」

席瑾城沒有搭理她,只是加快了包紮速度,一副耐心盡失的不耐。

舒苒吐了吐舌頭,看上去真夠專業的!

看起來就像是受過專業的訓練一樣,非但沒把她包起木乃伊,反而像從醫院裡包紮出來的一樣。

不過他的臉色就算了吧!

雖然手上的動作還是溫柔的,但這臉色卻完全變了天,看著就讓人心驚膽顫。

為了活命,她決定明智的不去招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