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09章 她是手殘了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9章 她是手殘了嗎?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三個人回到家時,李醫生正坐在餐廳里,一個人享受著三魚一湯的大餐。

看到他們回來,只是抬了下眼角,連聲招呼都懶得跟他們打。

「李醫生,那個,剩下的鯽魚能給我嗎?」舒苒走到廚房看了一眼養在水槽里的五條魚,微笑著問李醫生。

「可以啊1李醫生點頭道。

「那……那我煮鯽魚面,你要不要來點?」舒苒依然笑著,實在有些不好意思,這樣多拂了人家一片好心啊?

老人家不顧春節跟家人團圓探親的日子,冒著寒風來給她做飯吃,她卻要另起爐灶……

「不要了!我這個挺好的1李醫生哼了聲,心情不好地回道。

「……」舒苒抓了抓頭,有些抱怨的看了眼席瑾城,猶豫了:「席瑾城,要不,我們就吃……」

「煮麵1席瑾城抬了抬下巴,沒有任何商量餘地的命令道。

「……」舒苒再次無語的翻白眼,只得硬著頭皮,捋起袖子準備殺魚。

「你幹嘛?」席瑾城皺著眉頭問:「這是要打架?」

「……」舒苒哭笑不得,指了指水槽里的魚:「殺魚好么!你不會以為,魚不會殺,不用刮鱗不用去腸就可以吃了吧?」

「這事用得著你動手嗎?」席瑾城一把將她扯回身邊,轉頭對著席瑾言說道:「去,把魚殺了1

「啊?我去殺魚?」席瑾言錯愕地指著自己的鼻尖,不敢置信地問。

「你沒看到舒苒的手受傷了嗎?難道要讓我去?」席瑾城冷哼了聲,拉著舒苒便離開了廚房。

席瑾言欲哭無淚的看著水槽里的魚,上帝啊!他這輩子只吃過魚,沒殺過魚啊!

李醫生嗤笑了聲,看好戲的看著席瑾言那看著魚一臉驚恐的表情。

「席瑾城,你讓席二少爺殺魚?別到時候被魚殺了才好啊1舒苒甩了幾下他的手,卻沒甩掉,不由地嘆了口氣,她是真的沒指望席瑾言幫她殺魚啊!

席瑾城瞥了她一眼,給了她一個「多管閑事」的眼神。

「我很餓1舒苒不爽地摸了摸肚子,她一向規律的生活習慣,怎麼受得了連餓兩餐啊!

「席瑾言,給你兩分鐘!兩分鐘后沒殺好魚,滾出我家1席瑾城朝著廚房大喊了聲,很「不要臉」的威脅道。

舒苒聽到席瑾言哀嚎的聲音直揭屋頂。

二十分鐘后,四條魚終於乖乖的躺在砧板上,還不時的掙扎兩下。

席瑾言身上脫得只剩下一件打底的T恤了,一頭的汗水,揮舞著菜刀:「苒苒,我殺好了1

舒苒和席瑾城看到他的樣子時,兩個人的額頭同時垂下一排黑線來。

「你在它們腮下位置的背部和尾部各劃一刀,然後把皮下的腥線抽了。」舒苒對席瑾言指示道。

李醫生在聽到她的話時,夾魚肉的手頓了一下,這鯽魚還要抽了腥線?

「這樣嗎?」席瑾言認真的按著她所指的位置,比了下刀,見舒苒點頭,他才劃下,又劃了尾部。

「小心不要抽斷了哦。」舒苒在他抽腥線時,及時的提醒了聲。

「好的。」席瑾言從來沒有做過廚房裡的事,第一次接觸,感覺還挺好玩的,做起做來也格外認真。

所有的食材都按著舒苒說的洗好,切好后,才輪到舒苒上陣。

「小心點,別碰到傷口啊1席瑾城叮囑了句。

「知道了。」舒苒不耐地回道,她都快餓昏了!

半小時后,舒苒的煮的鯽魚面這才出爐,席瑾城全程陪護在她旁邊,舒苒看他時,他便低頭看著手機,要不就扭頭看向別處。

舒苒拿碗盛面,馬上被他擠到一邊:「手不要用力。」

舒苒:「……」她是手殘了嗎?

她只是受了點皮外傷,也就被碎鏡皮劃了幾道淺淺的傷口,又不是斷了筋,他有必要麼?

不過,看著他這麼護著她,親自取代了她,盛著面的樣子,她忍不住的俏臉紅紅。

「我煮了李醫生的份,你盛四碗1舒苒在他旁邊看著,指著旁邊一口碗說道。

「他們自己要吃就自己盛。」席瑾城撇了撇唇,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那我來……」

「去那邊坐著1席瑾城瞪了她一眼,見她紋絲不動,只得不情不願地哼了聲:「叫他們過來幫忙。」

舒苒這才眉開眼笑的點頭,轉身離開了廚房:「席二少爺,李醫生,快過來坐吧!可以吃面了1

席瑾城:「……」

他說的好像是讓他們過來幫忙吧?

吃完舒苒煮的鯽魚面,李醫生和席瑾言又留下來聊了會兒天。

李醫生幫舒苒檢查了一遍傷口,又重新包紮。

「其實沒什麼的,還要勞煩您跑這麼遠一趟,真的不好意思。」舒苒尷尬地笑著說道,有時候發現,席瑾城這個人,真的挺大驚小怪的!

「傻丫頭,我認識這小子三十歲,他會這麼關心的人,可是一隻手都能數得過來。你呀,該明白,你對他來說,不一樣1李醫生搖頭,席瑾城難道還能不知道這傷口嚴不嚴重嗎?

只是因為在乎,就算只是這樣微不足道的傷口,在他眼裡,都會被無限放大。

只是這兩個當事人,似乎一個比一個遲鈍。

不過,到底是真的不懂,還是裝作不懂,這個,他就不知道了,得問問當事人自己了。

舒苒笑了笑,沒說什麼。

他關心的人一隻手都能數得過來,而把其他人的份都加起來,應該也抵不過一個席曉欣吧!

她知道自己沒資格吃醋,或是去多管什麼,多問什麼,知道得越多,也不過就是給自己找不痛快罷了!

離開前,李醫生直呼舒苒的廚藝真好,是個特別適合過日子的好女孩。

舒苒被誇得一臉燥紅。

李醫生離開后,席瑾城把席瑾言也趕走了,整座房子里,又剩下了他和舒苒兩個人。

舒苒一時間不知道該幹什麼了,她就不明白了,好端端的,趕走席瑾言幹什麼呢?

「你不去睡覺?」席瑾城對著站在那裡手足無措的舒苒問。

他可是好心幫她把煩人的席瑾言趕跑了,不就是給她時間睡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