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15章 別牽連到別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5章 別牽連到別人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他不說話,舒苒也不肯再開口,兩個人就這麼對視了足足幾分鐘,誰也不願意成為那個先打破僵局的人。

誰也不知道對方的心裡,此刻是什麼樣的想法與感受。

從什麼時候起,她連最基本的怒氣都沒有了?對於他的容忍度,幾乎都沒有了底限可言!

難道,就因為她喜歡他,就得這樣無限的退讓嗎?

舒苒突然覺得喜歡上他,竟然是這麼委屈的一件事情!

「只有提到林遠翔,你的情緒才會有波動。」席瑾城突然明白,這麼久以來,她身上的稜角不是被他磨平了。而是因為不在乎,所以根本不值得她動心思,連生氣都不願意。

「這關林遠翔什麼事?」舒苒氣結,他們之間,從來就沒有林遠翔什麼事好嗎?

她跟他的關係,從來就不是因為林遠翔,就算林遠翔是她曾經喜歡過的人,可是現在,她喜歡的人是他,而不是林遠翔!

就算她喜歡的人是林遠翔,可是她現在也已經躲著林遠翔,避著林遠翔,根本沒有跟林遠翔再有任何關係或是聯繫了,沒有違反合約條例吧?

「你這算是在維護他嗎?」席瑾城冷笑,雙手往口袋裡一兜,斜斜的倚在旁邊的鐵柱上。

「你這算是無理取鬧嗎?」舒苒擰著眉頭,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席瑾城看著她許久,突然勾唇一笑,眸色深深的,用著睥睨眾生般傲慢而又輕蔑的眼神:「舒苒,我倒是想看看,你們的感情,是不是真的那麼堅不可摧。」

「你想幹什麼?」舒苒心一慌,不由地擔心他會用什麼手段對付林遠翔。

「怎麼?擔心我會對他做什麼?怕林家被我玩沒了?」席瑾城微微傾身,抬手扣住她的下巴,微涼的指尖不甚溫柔。

「席瑾城,你能不能別這麼不講道理?惹你生氣的人是我,為什麼你要去整林家?」舒苒也不反抗,任他的手指捏疼了下巴,心裡的不安與擔憂,從她的雙眸中傳達。

「為什麼?因為我心情好啊1席瑾城「嘁」了聲,鬆開了手,站直身子越過她往裡面的大棚走去。

舒苒想也不想的追上,拉住了他的袖子,席瑾城卻只是看了她一眼,便甩開了。

「席瑾城,我跟林遠翔已經結束了,我們不會再重新開始的!我對他……已經沒有感情了1舒苒跑了幾步,擋在了他前面,張開雙臂攔住他前進的腳步,疾聲坦白道。

席瑾城被迫停下,面無表情的看著她,他寧願她沒說這句話。

這樣,只不過是更讓他覺得欲蓋彌彰罷了!

「我說的是真的!我可以對天發誓,我真的不喜歡林遠翔了1舒苒豎起手指,對著他起誓。

「然後呢?」席瑾城偏了下頭,目光凜冽,舒苒卻在他眼裡看不到半點所謂的信任。

常常會覺得,這個男人的湖藍色瞳色太詭異,明明那麼清澈見底,卻又比世界上最深的海更神秘、更深奧、更危險!

席瑾城不喜歡任何一個女人這樣盯著他看,卻唯獨覺得被她盯著看到發獃的感覺,挺不錯。

「嗯?」只是,他現在心情不好,沒心情逗她玩。

「我跟你之間的事,別牽連到別人。」舒苒回過神,很快的冷靜下來,理智地說道。

席瑾城聳了下肩膀,她的答案出乎了他的意料,雖然表達方式不同,但實際意義倒沒任何改變。

「我沒有告訴過你,我用過的東西,要不就毀掉,要不就還在繼續使用?」席瑾城戳了下她的額頭,繞過她,繼續往前走著,卻留下一句耐人尋味的話。

舒苒一愣,她記得。

就在那一晚,他提出讓她做他的女人,似真似假的告訴她,她是他的第一個女人。

所以,間接的暗示,如果她不做他的女人,唯一的下場,就會被他毀掉!

今天他老話重提,是否也想告訴她,除了乖乖的留在他身邊,她沒有第二條路可以選擇?

一輩子……

……

兩個人沒什麼興緻的隨意逛了一下后,便回了家。

席瑾城本想連午飯都不吃,就回市區,卻看到了林遠翔。

舒苒有種邁入地獄的錯覺,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一定是老媽通知他過來的。

想讓席瑾城勸勸她,跟林遠翔和好呢吧?

舒苒苦笑,若是老媽知道她正在把心愛的女兒往火坑裡推,會有什麼感受?

「苒苒,席先生,你們回來了。」林遠翔扶著舒母出門迎接,舒母拉過林遠翔,對席瑾城說道:「席先生,這位就是我向你說的遠翔,你看看,小夥子多好呀1

席瑾城勾唇一笑,看向林遠翔,眸光點點。

林遠翔不動聲色的看了眼舒苒后,對著席瑾城微笑:「席先生,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

「不過我想到了你會來這裡。」席瑾城雙手往口袋裡一兜,順便的把手中的車鑰匙放回了口袋中,也拒絕了跟林遠翔握手。

「是嗎?」林遠翔依然笑著,看到席瑾城的動作,便聰明的沒伸出手去。

否則,尷尬的也會是他。

「伯母看起來很喜歡你,讓我幫著勸勸舒苒。」席瑾城轉頭看著沉默不語的舒苒,她倒是聰明,還知道保持沉默,明哲保身呢!

舒苒自然也感受到他投過來的視線,此刻除了把自己變成一個透明的隱形人,遠離他們之間的戰場,她難不成還要參與進去,煽風點火嗎?

席瑾城現在正在氣頭上,她說什麼都是錯的!

「那我就先謝謝席先生了。」林遠翔暗暗的握了下拳頭,應該不止他一個人聽出來,席瑾城這句話帶著怎麼樣的嘲諷吧?

「剛才跟舒苒談了一下,她說已經不喜歡你了,跟你之間已經過去了,不會再重新開始了。嘖,林先生,你看,這怎麼破?」席瑾城似笑非笑的看著林遠翔,特別享受看到林遠翔因為聽到這句話時臉上那便秘般的表情,真他媽的痛快!

舒苒皺眉,卻依然一言不發,只是垂下頭,避開了舒母和林遠翔審視的目光。

雖然知道,她這個反應,可能會給他們一種默認的成份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