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19章 用心感受這一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9章 用心感受這一刻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送席瑾城他們上車后,舒母無限感慨的對身旁的舒沐然說道:「席先生真的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老闆啊!公司這麼大,人卻一點架子都沒有,說話這麼溫和,禮貌好,家教好,臉人總是帶著微笑,真好1

正要上車的劉燦聽完舒母這一番評價,一個腳步沒踩穩,差點跪在地上。

「唉呀,劉大哥,你沒事吧?」舒沐然眼明手快的上去扶了一把,關心地問。

「沒事沒事1劉燦「呵呵」笑了兩聲,扶著車門回頭對舒母說道:「伯母眼光很『獨到』,厲害1

這評價要讓祖少他們聽到,估計反應比他還強烈吧?

他很懷疑舒母口中所說之人,真的是席瑾城本尊嗎?

……

看著倒車鏡里漸行漸遠的家,心情有些複雜的沉悶。

當初不顧一切拚命挽留住的家,有一半應該算是席瑾城的功勞吧?如果沒有他,估計這會兒她還在想盡辦法尋找聯繫買了她家的那位戶主。

如果不是他的錢幫她度過難關,老媽病發那會,都沒有手術費救急。

沒有了爸爸,沒有了媽媽,那麼,這個家留下的就只有悲傷和遺憾了!

在感恩有他的同時,她卻因為沒控制好自己的感情而讓一切變得亂糟糟。

她對席瑾城,終究無法做到心如止水。

「你的家人很有意思。」席瑾城淡淡的開口,漩渦般美麗而註定不平靜的藍眸中,透著隱隱的羨慕。

舒苒看了他一眼,抿著嘴唇訕訕的道歉:「對不起。」

她知道,今天他已經給足她面子了,不管是她老媽也好,沐然也好,真空也罷。就連林遠翔,即使是算計,但他也算是給了台階……

他都給予了足夠的耐心和寬容,沒有給她的家人半點不自在,沒讓他們下不了台。

「為什麼道歉?」席瑾城點了根煙,忍了一上午,終於能抽了!

「我家人給你帶了挺多麻煩,不好意思,我替他們向你道歉!他們不知道你的……」

「舒苒,你不需要替他們道歉,他們沒做錯什麼。如果你自己想向我道歉,我接受。」席瑾城打開了車窗,寒風呼嘯著湧入,颳起了一片雞皮疙瘩。

舒苒擰著眉頭,她知道他指的是什麼事,他還在為觀光園裡的不愉快生氣。

可是她沒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

就算喜歡他,她也沒想過要讓自己坐上席太太這個位置,那樣的高度,她適應不了!

而且,她也不覺得席瑾城會希望看到她野心勃勃的想要設計他,千方百計爬上席太太這個位置。他們會在一起,完全是因為他還沒膩了她,她還有存在的價值,所以必須得為她所得到的東西付出代價。

這也是他們之間的契約。

「我沒什麼需要道歉的。」舒苒搖頭,倔強的回道:「我從來沒想過當你的席太太,是因為我有自知之明。我不會跟林遠翔再重新開始,是因為我知道我們之間已經過去了。席先生如果能大人大量,就不要再在我跟他的過去上做文章,那真的沒意思。」

「我看到的倒不是你們的過去,而是未來。」席瑾城冷笑,林遠翔的主動加上舒母的說服,總有一天,舒苒會被洗腦。

看得出來,林遠翔在舒家人眼裡,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不管是舒母還是舒沐然,他們似乎都認定了林遠翔跟舒苒的關係。

「我說過不可能,就是不可能!再說,我屬於你的只是現在,未來我要跟誰,似乎並不在你的管轄範圍內了吧?」舒苒不悅的冷著臉,目光清冷的看著席瑾城,他這是要逼著她剮心給他看嗎?

「明天晚上我幫你在五味臻訂位,你約他談。」席瑾城的指尖在方向盤上隨著車內的音樂有節奏的輕叩著。

舒苒恨死了這男人總是不管不顧她的感受,只按著他的思路走,她就沒有自己的思想嗎?就算她原本就打算要找林遠翔談談,可是在他的安排下,聽著他命令的口吻,她只感覺到受辱了!

她不是他被捉姦在床的妻子,憑什麼要被他這麼踩著自尊安排?

「不勞你費心,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會處理。」舒苒別過頭去,語氣不善地拒絕了。

「所以,你這是在拒絕了?」席瑾城也不氣不惱,只是心平氣和的笑了笑,寓意不明。

舒苒看著窗外,啃咬著手指,像是沒聽到他的話般。

車廂里流淌著抒情的旋律,優美而略帶著淡淡的憂傷,低沉的嗓音訴說著一件件或是深刻,或是即逝而過的往事……

舒苒想著,應該每段感情的開始、過程、結果,都是那麼的神似。

也許感動了自己,卻不一定能感動得了別人。只因為那是發生在自己身上,而不是發生在他人身上的事,痛的不是他人,快樂的也不是他人,他們感覺不到你那段刻骨銘心裡的酸甜苦辣。

車子停在景天門口,舒苒一聲不吭的下車,看著走廊的燈感應到聲音而亮起,她皺了下眉。

不由得想起那天被柳盛威綁架時的事而停下了腳步,本能的回過身,一隻大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身子被帶進熟悉的懷抱里,被他握住肩頭轉過身背對著他:「事情已經過去了,以後,不會再有人會在這裡傷害到你。你閉上眼睛,用聽的,聞的,用心感受這一刻,並牢牢記祝」

他溫熱的氣息輕輕從她耳蝸穿透,舒苒不知道他想幹什麼,而這一刻她聽到的是他的聲音,聞到的是他身上的味道,心裡感受到的也全都是他……

「記住了嗎?」他的臉貼著她的臉,聲音貼著她的心擦過般柔和。

「記住了。」舒苒點頭。

不管是他的聲音,他的味道,或是他的一切,早已被她深深的刻進心裡去了。

「還害怕嗎?」席瑾城鬆了手,將她轉了一圈,緊緊抱在懷裡。

舒苒搖頭,原來,他看出她剛才那瞬間的恐懼了?他這是在……幫她驅逐她心裡那一次留下的陰影嗎?

「進去吧。」席瑾城按了下她的後腦勺,才放開了她。

舒苒抬頭看他,他的臉上,沒有任何剛剛的溫情……

就好像剛剛的一切都只是她的幻想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