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21章 這小子不要命了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1章 這小子不要命了嗎?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在劉燦的幫助下,舒苒順利的幫席瑾城脫掉了外套,給他用溫水擦了身子后,才拿來睡衣幫他換上。

「他雞蛋過敏,是致命的那種。這是機密,為了防止有人會在食物下毒,所以除了貼身的人,沒有人知道席先生雞蛋過敏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席先生不常在外面吃飯,吃東西都得有專門的人負責的原因。」劉燦對舒苒解釋道。

舒苒擰毛巾的手頓了一下,默默的點頭。

「這是席家人的遺傳,席家的男人,都不能吃雞蛋。席先生知道自己的這個致命點,所以從來不碰任何有雞蛋的東西,只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怎麼會……」劉燦百思不得其解,中午的兩個菜里有雞蛋,方廚師還特意讓他出來告訴席瑾城,讓他避開那兩道菜的。

怎麼就到最後,還是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舒苒沒有回答,中午吃飯的時候,林遠翔一直在給她夾菜,席瑾城便一直在那裡挑三揀四。那兩道有雞蛋的菜,他吃了,就只嘗了那麼一小口,其中一道他還嫌棄說「難吃」,又吐掉了……

沒想到,連這樣都不行!

他是傻子嗎?

明知道自己不能吃雞蛋,還傻傻的往嘴裡送,自己什麼情況自己不知道嗎?

別說劉燦想不明白,她是更不明白,他到底為什麼得這樣拿他自己的身家性命來開玩笑!

李醫生很快便來了,劉燦下樓給李醫生開門。

舒苒輕輕覆手在他額頭上,還是那麼燙,這樣的物理降溫,對他來說,根本沒什麼效果。

席瑾城突然用手抓住了她的,唇角勾起彎彎的弧度,溫柔而縱容的笑道:「曉欣,別鬧了,我很難受。」

舒苒坐著沒動的任他把她當成了他的心上人,只因為他說,他很難受。

「明知道自己不能吃雞蛋,還白痴一樣的吃,活該你難受。」舒苒口是心非的嗔怪,原來他對席曉欣,是這樣的溫柔,寵溺,比Angel還有過之!

突然好羨慕那個素未謀面的女孩,甚至是嫉妒她!

席瑾城再怎麼寵她,卻不會對她這麼溫柔相待,他最對她與對其他人最大的區別便是,他會對她笑,會偶爾的順從她,偶爾的任著她,偶爾的寬容她,偶爾的……給她那麼一丁點溫柔的目光。

她以為,這就是他的寵了!至少對比起別人,她擁有了許許多多別人所看不到的席瑾城的另一面。

直到這一刻,她才發現,即使把席瑾城對她的好全部加起來,都不及他對席曉欣的冰山一角!

「還是一樣沒變,還這麼愛教訓人。」席瑾城輕輕的笑了起來,就連這笑聲,都無比的輕柔與溺愛。

「他醒了?」李醫生進來時,便聽到席瑾城的聲音,不僅喜出望外。

「應該沒有。」舒苒抽回了手,站起身給李醫生讓出位置時,自嘲地笑道。

如果他真的醒了,又怎麼會對著她喊別的女人的名字?

李醫生看了她一眼,也顧不上許多,忙拿出醫療器具,幫席瑾城檢查身體。

「吃了多少雞蛋?」李醫生一邊翻看著席瑾城的眼白,用一支小小的手電筒照著他的瞳孔,一邊問道。

「一小口網餅卷,第二口吐掉了。」舒苒如實回道。

「嘖,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這小子不要命了嗎?」李醫生不悅地嘀咕了句,檢查完后,又從醫療箱里拿出針筒和藥水,開始兌葯:「現在情況不是特別嚴重,先給他打一針看看,如果不行的話,就得送醫院了1

舒苒和劉燦對看了一眼,兩個人都只是點頭,沒吭聲。

……

他是身置在*****中嗎?

一會兒熱得讓他彷彿在火中燃燒般,一會冷得彷彿掉入冰窖中,頭痛得好像隨時都會爆炸般,生病了嗎?

誰的手在他額頭上那麼輕柔的**著,軟軟的,好舒服,還能幫他緩解頭痛。

當他熱的時候,這雙手會為他貼上涼涼的冰片,當他冷的時候,這雙手會用溫毛巾幫他擦臉……

這種感覺在隱隱約約的記憶中,彷彿曾在哪裡發生過,他好像看到了這雙手的主人:曉欣!

這個已經遠離他十多年的名字,已經陌生的讓他快要遺忘了她的臉龐。

唯一能感覺到的,但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溫暖,柔柔的吹撫過他的心間。

溫暖的陽光普照在白茫茫的雪地上,一個穿著黑色羽絨服,圍著紅色圍巾的小男孩籠罩在金色的陽光下,全身披著一道金光般,像個下凡的天使。

如陶瓷般白皙而又精緻如雕的小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他閉著眼睛,濃密而卷翹的長睫毛投下了兩道陰影,粉嫩的雙唇月牙兒般往上翹起。

「媽咪,好了嗎?」稚嫩的聲音從粉嫩的雙唇中飄逸而出,流利的英文在白雪覆蓋的廣場上猶為悅耳,讓每個經過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朝他投去愛憐的目光,所有人都被他精緻的外貌及精靈般的氣質給吸引。

當他數到一百后,他緩緩地睜開了雙眼,大家再一次震驚,他有一雙漂亮的湖藍色瞳眸,像兩汪碧波蕩漾的池水般,清澈見底。

那雙漂亮的藍眸中,卻有著不屬於這個年齡的成熟與冷淡。

陽光刺得他用手擋在眉前,微眯起雙眼適應了光線后,他環顧著四周,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的搜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

可是,他沒找到他要找的人,失望的神色漸漸在他眼底浮現,小臉上的幸福也漸漸如被融化的雪般,逐漸被冰冷取代。

「少爺……」總管帶著幾個保鏢出現在他的視線中,恭敬地對他彎腰施禮后,朝他伸出了大手,「我們回去吧1

「大叔,媽咪再也不會讓我找到了,對嗎?」無意中聽到書房中的談話后,他央求過,哭鬧過,最後還是無法挽回任何的改變,他的心從那一刻起被冰封。

「少爺,我們回去吧1總管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嚴肅的臉上一閃而過的憐惜還是沒有逃過那雙藍色的眼眸。

「嗯。」他將手放入總管的大掌中,緊緊的抿起了雙唇,那精緻的臉上,再也看不到剛開始的幸福或是任何錶情。

那一年,他才五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