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28章 我總覺得,他是個沒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8章 我總覺得,他是個沒有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舒小姐,有沒有覺得,席先生的變化越來越大?」劉燦走到她身旁,壓低聲音,不像是隨口提起的。

舒苒看了他一眼,沒有回答,只是輕輕**著小寶寶烏黑微卷的胎毛,等著他的下文。

他特意提起席瑾城的變化,應該是想說什麼吧?

「我跟在他身邊近十年,我總覺得,他就是個沒有心的人,就算有,也是冰的。」劉燦也看著寶寶,陷入了回憶里,深深地嘆了口氣。

舒苒笑了下,他的心,難道不是冰的嗎?

「你知道嗎?這十年裡,不管是送誰的禮物,男的也好,女的也好,就算是祖少他們的生日禮物,都是我挑的,我買的,我送的。去年聖誕節前在巴黎出差,他竟然問我,女孩子會喜歡什麼禮物。舒小姐,這是距離十年以來,我第一次聽到他主動要求自己買禮物。除夕前夜,他因為柳江的事情,親自接待省里來的領導。喝多了,我去接他,發現他車上有一條女孩子的手鏈……我說這些,你能明白嗎?」

劉燦說完,轉頭看向舒苒,不意外的看到她臉上驚詫與不敢相信的表情。

「你是說,那個手錶,也是他自己買的?」舒苒舔了舔突然覺得乾燥異常的嘴唇,手鏈他說過是他自己買的,可是那塊手錶……

他明明告訴她說,那是劉燦讓他買的!

他騙了她?

「對,那天晚上難得心血來潮吃完飯後逛回酒店,看到大街小巷的都擺著聖誕樹,播放著聖誕歌曲,他問我是不是快聖誕節了。你知道嗎?他從來不過節,不管是中國的還是西方的,對他來說,三百六十五天,他基本上都在公司過。他是個典型的工作狂,你說,他為什麼突然能放下公司一個多月?真的只是為了氣席董事長嗎?」

劉燦笑著問道,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舒苒震撼了,如果劉燦說的都是真的,那說明什麼?

席瑾城都是為了她?

回憶跟他認識到現在,除了第一次他無法挽回的傷害過她一次,而這麼久以來,他所做的,似乎都在幫她。

幫她解決那些想找她麻煩的人,出錢讓她媽媽能動手術,幫她爸爸找出兇手,幫她買回房子,找羅晉幫她輔導,讓她進天慕,為了她跟席利重幾次對峙,從柳盛威那裡救了她……

她所知道的,他就做了許多許多她兩隻手都數不過來的幫助。

雖然有時候真的很過分,霸道、不講理、專制又冷血得令人討厭,可是不得不承認,從頭到尾,他真的幫了她許多許多!

……

從病房出來,劉燦說他可能在吸煙室,他每次遇到心情不好的時候,煙癮會特別重。

舒苒不明白,他這會煙癮突然犯起,是因為她剛才在商場里對他所說的話,還是別的什麼。

她找到吸煙室,在瀰漫著濃濃的表白色煙霧中找到了他。

與他的目光不期而遇,卻無法從他淡然的眼神中讀出什麼。

她澀澀地笑了笑,他的心她讀不懂,她的奢望也不可以讓他知道。

席瑾城坐在長椅上,默默的看著她進來,指間夾著煙遞至唇間,重重的吸了口。

她一定很喜歡小孩,剛才看到劉燦的寶寶時,她的目光溫柔似水,好似把那個孩子當成自己的了。

可是,這樣的笑容,卻讓他覺得分外刺眼,總讓他想到了什麼,直覺的厭惡去回憶過去的某個片段!

他逃了,直到進了吸煙室,他用繚繞的煙霧將自己包圍起來。

當腳邊的煙頭越積越多時,心裡的酸澀才被掩蓋,他將過去的所有回憶重新鎖進了心底的某個角落。

那個角落就像藍鬍子的那個房間,從來沒有人可以進去,更不容許有人去侵犯。

「席瑾城……」她走到他旁邊的位置上坐下,嗆口的煙霧讓她很不舒服地皺起眉,用手揮了幾下。

「嗯,要回去了嗎?」他低垂著眼瞼,沒有看她,看著指間忽明忽暗的煙火,淡淡地問道。

「嗯。」若是再不回去,她怕他還沒痊癒的衡樣被毀得變成啞巴了!

舒苒無奈地嘆了口氣,心疼地看著他有些情緒低落的側臉,他怎麼了?

「走吧。」席瑾城抿滅了煙頭,將口中的煙吐出一個煙圈,隨即朝她扯出一抹燦爛的笑容,當場將她電得呆若木雞。

「席瑾城……」她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有這麼大的轉變,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嘖了嘖舌,這傢伙翻臉的速度堪比閃電啊!

前一秒明明烏雲密布,下一秒卻突然春光明媚,耀眼得讓人都快睜不開眼睛了!

不過,她可以指控他誘惑她嗎?

「舒苒,你在誘惑我哦1他邪邪的笑著向她壓低了身子,魅惑的聲音像一根羽毛從她臉上輕撫而過,惹來她渾身不自主的輕顫,她的反應讓他唇邊的笑意更深。

「哪有1這話明明是她該說的話啊!他這個罪魁禍首居然還敢惡人先告狀的搶她台詞!

哪有人這樣的,前一秒跟后一秒完全變了個人!

「哪裡都有。」他出其不意地含住了她的耳垂,輕輕的啃噬著……

他的手握著她的腰,不著痕的帶進懷裡,緊貼在他的胸膛上。

「席……席瑾城……」唔……這裡是公眾場所啊!

他……他怎麼可以這樣!

剛才不是還在生氣嗎?

「小妖精,如果不是在醫院裡,我一定……」接下來的話隱入他滑動的喉結中,閉上眼享受著被他挑起的火苗所帶來的刺激。

懷裡的人早已化作一灘春水,全身虛軟的依偎在他懷裡,只有喘氣餘力。

「哇1有人推門進來,對著這個香艷養眼的一幕痞痞地吹了個口哨,並嘖嘖有聲。

「呃,我先出去1這個突如其來的聲音像一盆冷水從頭上澆下,將她迷離的神智一下子拉了回來。

用力地推開他后,舒苒掩著臉像只落水狗般狼狽的落荒而逃。

如果可以,她真恨不得挖個洞把自己活埋了!

唔!太丟臉了!竟然在大廳廣眾之下,做出這麼丟人的事情,都怪席瑾城了啦,把她都帶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