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29章 如果我們有個孩子的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9章 如果我們有個孩子的話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奇怪,怎麼會沒了?

看著那裡本該還有好幾盒毓婷的抽屜,此時卻空空如也,秀眉不由得皺起。

她很確定那天看過還有在的……

「找葯?」席瑾城慵懶地倚在門框上,雙手環胸地看站跪坐在地毯上發獃的舒苒,淡然地問道。

「嗯,你看到了?」舒苒抬頭看他,難道是他放別的地方了?

「我扔了。」聳了聳肩,他不以為然地輕哼。

「為什麼?」聞言,她站起身,不解地望進他的藍眸。

他自己又不願意用套,更不可能算著她的安全期……

那麼不節制的瘋狂后,除了吃藥,還有什麼更好的方法嗎?

「不為什麼。」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為著自己這反常的舉動,席瑾城煩躁地耙了耙頭髮,轉身走了出去。

「席瑾城1可惡,什麼意思啊!

舒苒小跑著追了上去,拉住他的袖子,不滿地瞪著他,「丟哪了?」昨晚上那麼多次都還沒要夠般,一大早的又將她吃干抹凈,若不做避孕措施,不出意外才怪!

「垃圾筒了。」不耐地皺了下眉,懷上他的孩子就那麼讓她難以忍受嗎?

「你幹嘛?」她轉身就要去垃圾筒里找,卻被他拉住了手,舒苒不解地回頭看他。

「就這麼討厭懷上我的孩子?」她緊追不捨的態度讓他突然的很不爽,反扣住她纖細的手腕,將她壓制在牆上,高深莫測地看著她,像要看進她的心底,將她的靈魂都揪出來般。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1她震驚地看他,被他犀利的目光看得直心虛。

習慣性地咬著唇,別開臉躲過他探究的不悅的目光。

只是,心卻「撲通、撲通」的像要從喉嚨里跳出來般,有一個聲音在那裡大聲的吶喊:不!不是的,我想要小孩,我想要生下你的小孩!真的很想很想!

他會聽到嗎?

「你懂的。」席瑾城的手撫上了她僵直的腰,語含深機地細語。

「我沒有忘記自己的身份。」她低垂眼瞼,長長的睫毛像兩副線簾般擋去了那兩道如利箭般,能穿透人心的目光。

她害怕對上他的眼睛,心虛的怕他看透了她的心。

「苒苒。」他低下頭,雙唇貼在她的耳邊,魅惑地輕喚著她的小名,惹來她身體上一陣輕顫,他滿意地笑了,「如果……我們有個孩子的話……」他沒有說下去,這句話一出口,不僅震驚了她,也震驚了自己。

我們有個孩子的話……

他說這話,是在試探她嗎?

舒苒忘記了呼吸,腦袋裡像被雷轟炸過般,一片空白,只有他這句話在腦海里回蕩著。

他想說什麼?

他沒有說完的後半句,會是什麼?

「席瑾城,我說過,我不會對你席太太的位置有半點想法,自然也不會給你生孩子。如果你是要提醒我是個什麼身份的話,請放心,我時刻都謹記,你不用這麼試探我。」舒苒握緊了拳頭,用指甲用力掐入手心,用痛來提醒自己不要被沖昏了頭。

死了這條心吧舒苒!

像他這麼矜貴又高傲自負的男人,怎麼可能會讓她生下他的孩子?

再怎麼樣,他孩子的媽媽,都應該是一個名門閨秀,身家清白又高貴的女子,她怎麼配得上他!

「如果我非要呢?」席瑾城冷著臉,她是在嫌棄給他生孩子?

「非要什麼?非要讓我給你生一個私生子?席瑾城,我跟你沒仇吧?我不用恨我到想要用我的孩子來羞辱我,傷害我吧?」舒苒也同樣沒給他任何好臉色的冷著臉,目光清冷的看著他,一臉傲然與倔強。

「給我生孩子是羞辱你?傷害你?」席瑾城扶在她腰上的手不由地收緊,加重了手指的力道,儘管知道這樣可能會弄疼了她。

「是!我以為你自己出生在那樣的家庭,應該是最能感同身受的,畢竟,你受到過同樣的傷害。席瑾言他們母子不僅僅是對你的傷害,對你母親來說,更是一種羞辱和傷害,難道不是嗎?」舒苒昂著下巴,向天借了膽,鼓起勇氣,直面他心裡那道被他深深隱藏起來的傷疤。

「舒苒,你真是好樣的!敢把我的孩子跟席瑾言相比!你是要有多賤,才把自己跟潘鑫那種女人相提並論?」席瑾城面無表情的看著她,藍眸如結了冰的湖面,看進舒苒眼中,帶著冰渣子,直直的扎入她的心上。

舒苒忍著腰上的劇痛,他的手勁大得像是要把她的腰掐斷般,額頭上與鼻尖上,漸漸的密布上細細的汗珠。

「席先生,不然你以為,我是多高尚的女人?我跟潘……潘女士有哪裡不一樣?只不過是一個小三和一個情婦,誰也不比誰高尚,不是嗎?因為我是你的女人,所以就該覺得自己高人一等?」舒苒咬破了下唇,嫣紅的唇瓣上,迅速的滾出一顆血珠子。

她的傲慢,她的自嘲,她的冷漠一再的刺激著他,席瑾城有種想要掐死她的衝動。

「她是女支女,你是嗎?」席瑾城突然鬆開了手,看著她整個身子都因為他撤離的手而往前傾斜了一下,卻沒有出手去扶她,而是笑看著她的狼狽。

「……」舒苒咬緊了唇,偏著頭,斜睨著他,臉色蒼白的對他對視。

潘鑫……

「舒苒,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要不要給我生孩子?」席瑾城冷冷的看著她,以著睥睨天下的傲慢與高貴的眼神俯視著她,彷彿眼前的,是跪伏在他面前身份卑微的一個奴隸般。

「不要1舒苒堅決地搖頭。

「很好!從這一刻起,那你就盡好你情婦的職責吧1席瑾城冷笑了聲,撇下她,轉身離開了。

舒苒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樓梯口,她的身子才順著牆壁緩緩的滑坐在地上。

捂著胸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明明看似她贏了的一場鬥爭,為什麼胸口卻這麼疼?每呼吸一下,都生疼生疼的?

為他生孩子?

席瑾城,到底還有什麼是你說不出口的,到底還有什麼是你做不出來的?

就只因為要跟她爭一口氣,他竟然連這麼可笑的要求都提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