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30章 我是真的非她不可了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0章 我是真的非她不可了嗎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流金歲月的包廂里,祖勤遙幾個犯懵的看著把紅酒當成王老吉喝的男人,伸出的手幾次想阻止,卻又怯怯地縮回。

厲輝煌用手肘撞了撞祖勤遙,朝席瑾城抬了抬下巴,示意他想想辦法。

從剛才進來開始,一張冰山般的臉上,寫滿了「誰都不要惹我」的大字,一直悶不吭聲的喝酒,什麼話都不說。

縱使他們有千萬個疑問,也不敢開口啊!

祖勤遙搖頭,搖得跟個撥浪鼓似的,轉頭看向施郁言。

施郁言卻一副事不關己,己不操心的安淡,端著一杯紅酒,輕輕的晃蕩著,根本沒有要去開口的意思。

「唉呀,不管了不管了!喝酒就是了1祖勤遙煩躁的揮了揮手,給自己和厲輝煌滿上了一杯。

厲輝煌無奈地嘆了口氣,只好端起酒杯,跟祖勤遙碰了下。

「這大白天的把人叫過來,只是看你喝酒?」施郁言放下手中的酒杯,抬眸看著席瑾城,淡淡地問。

祖勤遙和厲輝煌見他開口,馬上都放下了酒杯,轉頭看著席瑾城,等著他的解釋。

「不想看就滾。」席瑾城瞥了他一眼,不帶一絲感情地說道。

祖勤遙和厲輝煌面面相覷,同時看向施郁言,朝他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理會席瑾城。

施郁言冷笑了聲,聳了下肩膀,便站起身往門口走去。

「言1祖勤遙喚了聲,有些頭疼地看著席瑾城:「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嘛?」

「給我叫個女人。」席瑾城仰頭喝完了滿滿一杯的酒,對著祖勤遙說道。

「噗1厲輝煌嘴裡一口酒還沒咽下,直接噴了出來,就連走到門口的施郁言,都停下腳步,回頭不敢置信的看著席瑾城。

「城,你別玩我啊1祖勤遙見鬼般的瞪著席瑾城,剛才這句話,真的是從席瑾城嘴裡說出來的?

席瑾城點了根煙,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眸色淡淡的掃了祖勤遙一眼,用力吸了口煙:「你讓我玩,我也不要。」

厲輝煌聞言,沒忍住的樂呵出聲,同情的拍了拍祖勤遙的肩膀。

祖勤遙咬了咬牙,沒好氣地冷哼了聲,拿出手機:「你等著1

施郁言噙著一抹好整以遐的淺笑折了回來,坐進了最裡面的角落,雙手環胸的等著看好戲。

沒一會兒,便有人敲門。

「進來1祖勤遙大聲應了聲,起身,把席瑾城旁邊的位置讓了出來。

門被推進來,媽咪領著十個精挑細選的美女進來,環肥燕瘦,清純、妖艷、高的、矮的全了!

「祖少,席先生,厲少,你們看看這一批可以嗎?」媽咪指著站成一排的美女,露出討好的笑容看著前面三位爺,沒注意到角落裡還有一個。

祖勤遙和厲輝煌未置可否,目光一致的看向席瑾城。

「席大老闆,來來,挑吧1祖勤遙兩手一攤,一副「你倒是來呀」的挑釁。

席瑾城靠在沙發上,吞雲吐霧中,透著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場,生人勿近的冷冽。

半眯著雙眸,快速的掃過那一排女人,最後指著其中一個穿著黑色連衣裙的性感女人:「就她1

祖勤遙「呵」了聲,也不知道是沖著什麼而笑的,看著席瑾城指定的那個女人朝席瑾城走過去時,他向厲輝煌伸出五指。

厲輝煌翻了個白眼,也跟著伸出一隻手,前後翻了一遍。

祖勤遙露出一抹算計的笑容,做了個「OK」的手勢。

「行了,你們都出去1祖勤遙對著剩下的揮了揮手。

「席先生,我叫娜娜。」女人緊挨著席瑾城而坐,帶著一陣香風,雙臂抱緊了席瑾城的胳膊。

席瑾城不著痕的皺了下眉,將指間的煙摁滅在煙灰缸后,便按著女人的肩膀,將她按進了沙發上。

祖勤遙他們看得「哇」了聲,幾雙眼睛瞪得銅鈴般大。

這是什麼情況?

席大BOSS這是有多饑渴啊?

舒苒呢?難道沒喂他?

該不會又被下藥了吧?

女人「氨了一聲,隨即很配合的雙臂環上席瑾城的脖子,主動的撅著嘴唇往上迎。

席瑾城卻在兩個人的嘴唇相距那麼幾公分時,一把推開了她。

「滾1他坐正了身子,幾乎是等不及般的從口袋裡掏出濕巾,用力擦著手和脖子。

「噗1厲輝煌一口老血噴在祖勤遙臉上,這樣就結束了?

祖勤遙得意地晃了晃腦袋,向他伸出手:「來來,願賭服輸1

「席先生,我是不是哪裡做得不好?席先生……」

「娜娜,你先出去,不是你的問題!可能是你不對席先生的胃口1祖勤遙一邊數著錢,一邊對著正在乞憐中的女人說道。

女人委屈地扁了扁嘴,滿是不舍地看了席瑾城一眼,起身不情不願地離開了包廂。

席瑾城直接拿起酒瓶對著嘴喝,微仰著頭,喉結隨著吞咽而上下滾動著。

「行了1祖勤遙看不過去的奪走了他手裡的酒瓶,皺著眉頭,嚴肅的看著他:「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有沒有處的?」席瑾城被奪走酒瓶也不怒,又點了根煙,涼涼地看著祖勤遙問。

「你想幹什麼啊?」祖勤遙是真的懵了,幾十年的交情了,他可從來沒有看過席瑾城這麼急著想「吃肉」的!

娜娜那樣的貨色,他早就知道席瑾城是下不了口的!

「我就是想知道,我是真的非她不可了嗎?」席瑾城吐出一口煙霧,自嘲地笑了下。

憑什麼當初他也根本不知道她是處的時候就能對她下手,現在卻不能對別的女人做這事?

她到底哪裡跟別的女人不一樣了?

除了那一身該死的傲骨和該死的不識相,她有什麼這麼了不起,可以讓他這麼為她磕死在一個巢里?

「她……是指舒苒?」祖勤遙腦子轉了一下,試探地問。

席瑾城冷毅的臉上,眸色森冷的瞟了他一眼,祖勤遙識相地閉緊了嘴。

施郁言笑著搖了搖頭,把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送到席瑾城面前,他也一樣下不了口!

拍了拍褲管,站起身走向門口時,淡淡的扔下一句:「席瑾城,你真是一點都不了解你自己。」

席瑾城連眼皮都懶得抬一下,嗤了聲,沒給反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