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31章 席瑾城已經成為舒苒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1章 席瑾城已經成為舒苒的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她在打掃著房間,看到席瑾城摟著一名美艷動人的女子進來,他的臉上有著異常的溫柔。

她錯愕地看著他們親密的樣子,心痛如撕裂般折磨著她。

怎麼可以這樣?

在他還沒對她厭倦時,在她還沒做好離開他的心理準備時,他怎麼可以這樣!?

「席瑾城,你……」

「舒苒,我對你已經感到很厭煩了,你馬上收拾你的東西,給我離開這裡1席瑾城臉上比他的聲音更森冷,他好像又回到了剛認識時那樣,冷得讓人不敢靠近,不敢直視。

「席瑾城……不要趕我走!我求求你,不要趕我走1她緊緊拉住他的手,淚流滿面地哀求著他,心好痛……

撕裂般的疼痛。

不是的!她怎麼能這麼卑微的求她?

舒苒,你的自尊呢?你的尊嚴呢?你偽裝的堅強呢?

「放開我!舒苒,你別忘了,你只是我的一個情婦而已,我是花了錢包養你的!我想叫你什麼時候離開,你就得什麼時候離開1他毫不留情地揮開了她的手,力道大的將她甩開好遠,跌坐在地時,他卻手環著另一個女人,看都不願意看她一眼。

「不要……席瑾城,不要離開我!我愛你……我已經愛上你了啊1她聽到心碎了一地的聲音,「乒乒乓乓」的聲音掩蓋了屁股著地的痛苦。

不知道是因為真的心太疼了,她感覺不到屁股上的痛,只有呼吸無法順暢的感覺,沉悶的快喘不過氣來。

「愛我?笑話,舒苒,你不僅僅讓我討厭你,還違反了合約1席瑾城殘忍地冷笑,俯視著她的藍眸中,充滿了不屑的鄙夷。

「城……她說她愛你耶1他懷裡的女人「咯咯」嬌笑,笑得花枝亂顫,眼裡,有著與他一樣的輕篾

她一定是在嘲笑她吧?

笑她的愚蠢,笑她的妄想,笑她的自作多情……

席瑾城這樣的男人,又怎麼可能是她這樣的女人能夠愛得起的?舒苒自卑地想著。

「這世界上愛我的女人還少嗎?差她這一個?我不想再看到她,我們走1席瑾城冷哼了一聲,摟著那名美女往外走去。

「不要!席瑾城……不要走,不要走!我愛你,我真的愛你1她爬著去拉住了他的褲管,可憐兮兮地像只被人遺棄的小狗,搖著尾巴希望主人能夠回心轉意收留她。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毫無自尊心,毫無羞恥心的這樣子趴在地上求著他,為什麼要哭的這麼軟弱!

她的自尊心,不應該會容許她做這樣的事情啊?

只是愛著他,深愛著他……

就算離不開他,就算真的真的不想被他厭惡,但她不是應該把自己好好的掩飾著,然後默默的離開嗎?

就算一個人獨自傷痛,至少也不會讓他看到這樣落魄的自己啊!

這不是她跟自己說好的嗎?

不管以後怎麼樣,她都不會給他造成困擾……

「舒苒,別讓我把對你最後一絲好感也毀掉1席瑾城一提腿,掙開了她的手,與美女揚長而去。

「不……不要!不要這樣子對我!席瑾城,我愛你……不要!不要!不要走……」她怨恨地看著那對漸行漸遠的儷影,嘶聲力竭地大吼,她從來不知道,她對他的愛,竟然深到可以化為恨……

舒苒嘶喊著從床上坐起,喘著粗氣,看著漆黑的房間,她拍了拍額頭,摸到了一手的汗。

是夢!

原來是夢!

胸口劇烈的起伏著,她躺回床上,用力閉了閉眼睛,視線漸漸的適應了暗黑的環境。

轉過頭,看著空蕩蕩的另一個枕頭,突然發現,他似乎很少讓她一個人獨自在景天。

每次噩夢驚醒,他都會在她身邊,用手臂給她當枕頭,將她擁進懷裡,輕輕的拍著她的背,安慰著她:「沒事的,做噩夢了。別怕,我在……」

伸手輕輕的**過枕頭,從什麼時候起,她已經習慣了睡醒的時候,身邊有個席瑾城,夢醒的時候有個席瑾城?

從什麼時候起,她已經依賴了有他在身邊?

睜開眼沒看到他的時候,就好像心裡某個地方被挖空了一塊,如此不適應。

原來,席瑾城已經成為舒苒的一種生活習慣了!

席瑾城,已經成為她最愛的罌粟,被她吸入肺里,與她的血液融為一體了嗎?

舒苒自嘲地笑了起來,閉上眼睛,呼吸已恢復了平緩,心跳恢復了正常規律,可是卻缺少了一塊,變得不完整了。

他是真的生氣了,因為她不給他生孩子?

還是因為……她忤逆了他的意願?

也許,他並不是真心的想讓她給他生孩子,只不過是因為她的反抗,刮到了他心裡的那道逆鱗,讓他興起了征服欲。

舒苒嘆了口氣,可是那樣的情形,她除了那樣子自我保護,她又該怎麼辦?

她能告訴他,她願意幫他生孩子?她也好想要一個像劉燦的寶寶那樣可愛的孩子?

生下孩子后呢?

她要讓她的孩子最後變成一個私生子嗎?席家會容許她這樣身份的女人生下的孩子嗎?她要讓她的孩子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笑話?

席家已經像一個複雜得大染缸,裡面各色各樣的混雜與仇恨,她並不想再在其中摻一腳。

即使她再怎麼喜歡席瑾城,也絕不允許讓她的孩子成為席家的一份子!

她絕不會讓她的孩子過得像席瑾城這樣不快樂,也不會讓她的孩子活得像席瑾言那樣虛與委蛇的過日子,那樣的榮華富貴,並不包含幸福與快樂。

假使她以後能母憑子貴的當上席太太,進入席家,可是那又怎麼樣?

那樣的生活,根本不是她想要的!

她寧願選擇從一開始就不要……不,是選擇不開始!

舒苒打開燈,拿過手機看了眼時間,已經三點多了,他應該是不回來了。

起身拿了套乾淨的睡衣往浴室走去。

一場噩夢,濕了一身的衣服。

原來,離開對她來說,已經不再是一件洒脫得可以頭也不回的事情了!

她……

開始眷戀了,開始不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