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33章 她至始至終要的,都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3章 她至始至終要的,都只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別擔心,女人的天性是與生俱來的,你不要不相信自己的潛質哦!再說了,他沒你想像的那麼脆弱,絕不會一碰就碎的1林美媛被她如臨大敵的樣子給逗笑了,這表情,和遠翔第一次看到孩子,第一次抱這孩子的時候所出一轍啊!

「嗯1她在林美媛的鼓勵中找到了些許的自信,小心翼翼地將孩子抱起,輕輕地依偎在自己懷裡。

那軟軟的、柔柔的觸感,幸福的感覺油然心生。

沒想到,這個看似豆丁大的娃娃,其實真的不像想像中那麼輕。

「苒苒,我總算完成了一個女人的天職1林美媛看著舒苒懷中的孩子,愉悅地感慨道。

舒苒笑著看了她一眼,沒說話,又低頭逗著半睡半醒中的寶寶。

「幸好阿凱一直在支持我,否則,我估計我真的都堅持不到生下孩子了1林美媛舒了口氣,慶幸著自己嫁了一個好丈夫。

「事情都過去了,就不要再想了!你看,這不是就給你送來一個這麼健康又可愛的寶寶嗎?」舒苒安慰著她,知道林美媛為了生下這個孩子,吃了不少苦。

年輕的時候為了事業,她人流過一次,沒想到留下後遺症,從此懷不上孩子。每次懷幾個月便小產,對她的身體造成巨大的傷害不說,也一次次的給她的精神帶來了打擊,就連兩家的家人也跟著為懷孕的事情煩惱。

「說的是!苒苒,大姐身為過來人告訴你啊!以後,千萬千萬不能小看這第一次懷孕啊!事業以後還可以努力,孩子可以順其自然,就算在不該來的時候來了,也千萬別不要他1林美媛一本正經地說道。

「謝謝大姐,我記下了1舒苒笑著點頭,如果她真的不小心懷上席瑾城的孩子,也要生下來嗎?

「大姐,寶寶叫什麼名字呀?」這麼可愛的孩子,一定有一個配得起他的名字才可以吧!

「還沒呢!要不,苒苒給取個?」徐美媛無奈地搖頭苦笑道,家人實在太溺愛這孩子了,十二個人出了十二個名字,一直統一不下來,而且誰也不肯讓步。

所以,每次提及取名字,一家人便無可避免的就是一場激烈的口水戰,直到護士小姐來阻止才罷休。

「我?我哪會呀!取名字這事,是你和姐夫的事情,再者,伯夫伯母他們也可以呀1舒苒忙搖頭,這麼神聖的任務,她怎麼擔當的起呢?

這孩子真的真的好可愛哦!

濃密烏黑的頭髮自然卷的好惹人喜歡,濃眉大眼高鼻樑,雙唇粉嫩的閃著水潤的光澤,無意識的吮吸著般。

這小傢伙長大了,一定是讓許多女孩子拜倒在他西裝褲下的大帥哥!

不知道,若是她真的能擁有和席瑾城的孩子,那個孩子會長什麼樣呢?

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呢?

會不會跟這個孩子一樣漂亮?

「他」長得更像誰些呢?是她,還是席瑾城?

席瑾城的藍色瞳眸那麼特別,那麼好看,她很希望孩子會繼承他的瞳色,遺傳他深刻立體的五官,遺傳他粟色好看的發色,遺傳他的好身材……

原來,她至始至終要的,都只是他!

連孩子,都希望是他完完全全的縮小版!

真慘,不過短短几個月,她的愛已淪陷這麼深!

「幹嘛對我還這麼謙虛!就當是提個建議也好啦1這丫頭的文采可是一等一的好,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就鋒芒畢露了,經常拿大獎呢!

「呃……」舒苒盛情難卻地低頭看著懷中已經進入甜美的夢鄉的孩子,「要不,叫譽之吧?」

「譽之……譽之……嗯,譽之……這名字好!譽之則謹之,慎之,重之!苒苒,這名字……」

「好!這名字好!方譽之,方譽之……嗯,好名字!比我們取的這十二個名字要好幾百倍了!好!好!好1一聲爽朗的笑聲帶著無比的喜悅走了進來,深厚有力的聲音毫不吝嗇對舒苒的讚賞。

「伯父,您好1舒苒僵了一下,強壓下內心那股想逃跑的衝動,轉身朝著來人禮貌地一笑,林遠翔也在!

笑容當場僵在臉上,氣氛凝結在彼此的相遇的目光中。

「苒苒,好久不見了!沒想到一見面,就送給我們這麼大的禮物!真是太感謝你了1林敬宗精明的目光沒有忽略她與林遠翔的僵硬,卻依然裝作若無其事地笑著說道。

「伯父見笑了,我這是班門弄斧了1舒苒忙收回目光,對著林敬宗不太自在地說道。

「怎麼會呢?這名字真的很好,寓意深重啊!這也是我們林方兩家人對這孩子的冀望,卻一直無法以兩個字來總結。」林敬宗看著舒苒懷中睡著的小天使,那慈愛的眼神,是舒苒從沒有想過能在他眼中看到的!

「我……孩子睡著了,我把他放床上去。」這場面太尷尬了,她也該識相的離開了!

舒苒不由的看了眼林遠翔,他正靜靜的看著她,似有千言萬語,卻化為無聲的凝視。

忙挪開視線,借著放孩子來逃避這灼熱的目光……

……

再次與他坐在這家曾經經常光顧的咖啡館,發現這裡改變了很多。

那一面的書牆,現在變成了CD架,一本本的書都被CD片取代,也變得漂亮多了,豐富了!

其實,這樣的改變,也沒什麼不好的吧!

就好像她和他……

「苒苒,最近……過得好嗎?」他的目光與她一樣,環顧了一遍咖啡館的變化后,臉上也不由得感嘆萬千。

卻不是因為這裡的變化,而是同樣的兩個人相對而坐,卻已經不再是同一條心了!

問這句話的心裡,是充滿了不甘願的。

他不願意聽到她說「過得很好」——因為有另一個男人取代他照顧了她!

同時,他更不願意聽到她說「過得不好」——因為那個男人對她不夠她,讓她受委屈了!

不管是多年前抑或是現在,她始終在他心裡占著最重要的位置,始終是他最心愛的女人,始終是他放不開也不願意放開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