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39章 想請你幫個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9章 想請你幫個忙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舒苒把自己隆重的打扮了一下,一身香奈兒最新款黑白經典春裝新款,同系的手包,長發攏到一側垂於胸前,配上濃淡適宜的妝容。

舒苒自嘲地笑,這樣應該能配得起「席瑾城包養的女人」這個頭銜吧?

抬手看了眼手腕上那支鑲滿鑽石的手錶,四十分鐘過了,席利重還沒派人過來?

才剛想著,手機便響了起來。

「席老先生。」舒苒心想著,還真是想什麼來什麼。

「我到了,就在大門口等你。」席利重說完,便掛了電話。

舒苒撇了撇嘴,一個沒禮貌的老頭!

「席先生,為什麼不告訴她,我們都等了她四十分鐘了?」司機不解地問。

「你懂什麼?」席利重白了他一眼,冷哼了聲。

司機被斥了聲,雖然心裡依然疑惑,卻也不再開口多問了。

舒苒很快便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中,款款而來的她,不管是氣質還是其他,完全不輸於任何一個千金小姐的氣勢。

有過之而無不及。

「果然是人靠衣裝。」席利重一邊降下車窗,伸手朝她示意,一邊嘲諷的對司機說道。

司機看著朝這邊走來的舒苒,不是很苟同他的話,也沒敢反駁。

舒苒之前兩次看到時,不穿名牌也很有她的風格,就算沒有名牌加持,也很好!

只是笑著點了點頭,下車去為舒苒打開了後座的車門。

舒苒說了聲「謝謝」后,上了車。

「舒小姐,好久不見。」席利重坐在裡面,連頭都沒側一下,說話的語氣都是說不出的高傲。

「好久不見,席老先生。」舒苒不卑不亢的回了聲,對於席利重,她沒有半點好感,也給不了好臉色。

「開車。」席利重對司機吩咐道。

舒苒並不吭聲,反正到哪都無所謂,席利重不敢對她怎麼樣。

車子在馬路上時停時行,舒苒轉頭看著窗外,思緒萬千。

席利重要跟她談的事,無非就是讓她離開席瑾城。要不就是拿錢讓她滾,要不就是用她媽媽或是林遠翔威脅她。

而他在席瑾城那裡,根本沒有任何發言權,連唯一能讓他挾持席瑾城的後院,都被席瑾城一把火給燒了!

他也是深知這一點,所以他現在想著從她這裡下手。

只是,他就算趕走了她,難道就能掌握席瑾城了?他就能安排一個女人給席瑾城了?

想當初暗中給席瑾城下藥,席瑾城都沒按他的安排跟林馨怡發生關係。更何況現在,席瑾城根本不會再信任他了!

就連天慕,席瑾城借著柳江的事,狠狠的整了一把,把席利重氣的病了好幾天。

「舒小姐,下車吧1席利重說完,已經下車了。

舒苒這才回過神,抬頭看了一眼車外的風景,不禁眉頭一蹙:鶴西山!

這是墓園!

席利重為什麼帶她來這裡?是要看什麼人?

「席老先生,為什麼帶我來這裡?」舒苒帶著重重疑雲下車,不解地問。

「到了就知道了。」席利重神秘的笑了下,率先往山上走去。

舒苒有些不想去,她討厭這種地方,看到這種地方,她就莫名的鼻酸,想哭。

「你不想知道瑾城心裡那個女孩子是誰嗎?」席利重見她沒跟上,回過頭看著她,神秘的笑著問。

「並不想。」舒苒心裡一驚,什麼意思?席瑾城心裡那道白月光,為什麼會在這裡?

難道……

「既然來了,就看看吧!也沒什麼損失,對吧?」席利重發現自己真的有些看不懂這個女孩子。

她真的就不喜歡席瑾城?跟他真的只是為了錢才在一起?

怎麼可能?怎麼會還有不喜歡席瑾城的女孩子?

舒苒表現的一臉不情願的跟著席利重上山,在一處獨立的院式墓前停下。

舒苒震驚的看到墓碑上赫然刻著愛女席曉欣之墓,上面一張橢圓形的照片上,一個不算很漂亮,卻非常溫柔的女孩子,正對著她笑容嫣然。

舒苒的腦海里浮現出一張臉來,是魏莉莉的,她們兩個人好像!

「她是席瑾城的姐姐?」舒苒看到下面刻著「弟:席瑾城」幾個字時,不能不說被嚇到,也有太多疑惑之處。

席曉欣是席瑾城的姐姐?席瑾城愛上自己的親姐姐?為什麼席曉欣和魏莉莉這麼像?這就是為什麼席瑾城看到魏莉莉時,會有不一樣的反應的原因?

「曉欣不是我親生女兒,她是我在孤兒院里領養的孩子。她比瑾城大了兩歲,是姐姐。」席利重點頭,第一次這麼平和的跟她說話。

「所以呢?」舒苒突然發現,自己吃了這個女孩這麼久的醋。

或許,席瑾城對席曉欣根本就不是男女之間的感情,而是單純的思念了已故的姐姐!

即使他的打火機或是煙盒上的那個「X」也不過就是他對親人的一種懷念方式罷了呢?

他跟席曉欣的關係很好……

「瑾城愛上她了1席利重笑著看了她一眼,終於在她臉上看到了他想看的。

「是嗎?」舒苒的神色很快恢復了平靜,走過去,輕輕的擦了下墓碑上的照片,果然和意料中的一樣,纖塵不染。

她已經明白席利重今天帶她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了,也已經知道,他所說的席瑾城這幾天都去哪裡了,他無非就是想告訴她,席瑾城這幾天都來這裡了。

他是想以此來讓她知難而退,離開席瑾城。

「難道你不想知道,曉欣為什麼會躺在這裡嗎?」席利重專挑舒苒心裡急於想知道又苦苦壓抑著的問題問。

「不是特別好奇。」舒苒笑笑,搖了搖頭:「只不過,席小姐看起來這麼年輕,確實覺得特別遺憾。」她客觀的說道。

「她在這裡躺了十一年……哦不,準確來說,是十一年又兩個月了。」席利重一臉惋惜的嘆了口氣,看似不舍地嘆息。

舒苒沒接話的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舒小姐,我告訴你之前,想請你幫個忙。」席利重卻賣起了關子。

舒苒笑著搖了搖頭,果然,接下來才是他真正要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