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40章 不識抬舉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0章 不識抬舉的女人!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舒苒故作猶豫了一下后,這才點頭,微微一笑:「席老先生可以先說說看,如果我能幫得上的,自然竭盡全力。」

「你一定覺得我是讓你離開瑾城吧?」席利重呵呵一笑,看穿了舒苒的內心世界般,準確無誤的說出了她所想的。

「席老先生多慮了!我怎麼可能會這樣覺得?我離不離開席瑾城,決定權不在我手裡,只要席瑾城一天不自願放了我,就算我逃到天涯海角,一樣還是會被抓回來。而助我逃跑的人,也一樣不會有好下場,我怎麼可能會傻得以為席老先生連這點都看不清?」

舒苒也跟著一笑,他跟她打太極,她也不會傻傻的把自己送他招式里去。

既然他現在想換手段趕她,那她又怎麼好意思不順著他?

「那倒也是,瑾城這孩子就是這樣霸道,他想要的,要不就得到,要不就毀掉。否則,這曉欣又怎麼會躺在這裡?」席利重說著,別有深意的看了眼舒苒,舒苒木然的看著他,不為所動。

席瑾城是個什麼樣的人,她何須別人來告訴她?他又何時偽裝過自己?哪次不是那麼坦誠的告訴她,讓她別想離開……

否則……

只不過,席利重是想告訴她,席曉欣就是因為席瑾城得不到,所以才躺在這裡的?

所以呢?

他想要說什麼?

他是想暗示,是席瑾城害死席曉欣的嗎?

席利重又嘆了口氣,舒苒卻皺了眉。

她不相信!

她不相信席曉欣是席瑾城害死的!

「曉欣喜歡的人是郁言,到死都在替郁言求情。唉,曉欣是個好孩子,性格溫和善良,對誰都好。就連到我家了,她也不忘孤兒院里的人,常常還回去看看孤兒院,幫助他們,提供資助。如果不是她喜歡郁言,我也希望她能和瑾城一起……」

席利重長嘆了一聲,眼眶紅紅的,看著席曉欣的墓碑,有種說不出的傷感。

舒苒覺得自己一下子接收到太多的信息,有些消化不良。

席曉欣是席瑾城的姐姐,席瑾城喜歡席曉欣,席曉欣又喜歡施郁言……

他們這一場三角戀,才導致了席曉欣的死……

舒苒唯一能理清的一點是,她終於明白席瑾城為什麼對施郁言有種說不上來的防範與疏離。

他討厭她和施郁言接觸,哪怕只是多說一句話,他都會斤斤計較。原來,這一切並不是沒有原因的,他不想再跟施郁言又在同一個女人的問題上糾結。

「後來呢?」舒苒情不自禁地問,雖然一再的告訴自己不要給席利重增加他威脅她的把柄,不要在他面前露出更多弱點。

可是卻忍不住,幾乎是完全無法思考的,未經大腦的就這麼問出口了。

她想知道,知道有關於席瑾城一切——哪怕是他和其他女人的過去,她也想知道。

「後來,後來這一對從小到大的好兄弟,為了一個女人而反目成仇了。」

「席曉欣是怎麼去世的?」舒苒覺得自己快陷入席利重布下的陷阱里了,明知他是在試探她的反應,卻還是控制不祝

「出車禍。去找郁言,被車撞了,因為瑾城和郁言大吵了一架。連醫院都沒送,就死在瑾城懷裡,瑾城眼睜睜看著她死去。」

「席瑾城為什麼不送她去醫院?」舒苒的手腳都在發涼。

「他看中的,要不就是他的,要不就毀掉,從來沒有第三個選擇。」席利重說到這,無奈的笑了下。

舒苒抿緊了唇,看向席曉欣時,目光變得複雜而深沉。

她知道席利重的話不可全信,但也知道,至少他並不是全部都在說謊。

至少席瑾城愛席曉欣是真的,席瑾城和施郁言因為席曉欣的矛盾也有很大部分是真的,席曉欣死於車禍也是真的……

而其他的,她只能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態面對了。

「舒小姐,我現在的意思是,既然你不能離開,那就留在他身邊。」席利重的話讓舒苒狠狠的震驚了,看著他,突然發現這隻老狐狸藏的太深,她猜不透他現在這是什麼套路。

「席老先生,明人不說暗話,您有話不妨直說。」舒苒力求做到平靜,緊蹙的眉心卻半點都不平靜。

「生一個孩子。」席利重微微一笑,而他的話,更是出乎舒苒的意料,也打破了她努力偽裝的平靜表面。

她裝不了冷靜了!

「席老先生,為了控制他,你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就連親生兒子的骨肉都能拿來利用!席瑾城他是你兒子,不是你的仇人,你能不能對他好一點?」

舒苒捏著拳頭,朝著席利重大聲的吼完后,便轉身下山了。

跟這個自以為是,自私自利到冷血沒有人性的老頭子,她是真的沒有什麼話可以跟他談的!

「舒小姐,你要想清楚了,只要你想辦法生下他的孩子,以後我可以讓你有一個享盡榮華富貴的人生!你可以跟你母親和你弟弟都能過上好生活……」

「不必再說了!話不投機半句多,我跟您沒有什麼可以說的!席老先生這麼忙的人,以後就不要找我浪費時間了1舒苒頭也不回的回道,並加快了步伐。

席利重看著她的背影,臉色沉沉的看不到底。

這個女人,還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她還真的以為有席瑾城靠山,他就真的不能把她怎麼樣了?

笑話!

對付席瑾城他沒辦法,對付她,他多的是辦法!

席利重一聲冷哼,看了眼席曉欣的照片,袖子一甩,跟著下山了。

舒苒並沒有上席利重的車子,直接越過車子,昂首挺胸的離開了。

「席先生,這……」司機不知道該不該請舒苒上車。

「不管她!開車1席利重哼了聲,低頭上了車。

司機有些不忍地看了看舒苒,關上車門后迅速地坐上駕駛座:「席先生,這裡十幾公里都打不到車的,舒小姐這麼走……」

「讓她走去!不識抬舉的女人,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還敢跟我大呼小叫!開車1席利重說完,閉上眼睛,不再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