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41章 親愛的,需要情人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1章 親愛的,需要情人嗎?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舒苒看著席利重的車子從身邊呼嘯而過,揚起一片灰塵,她用手揮了揮,同捂住了口鼻。

直到這一刻,她才驚覺自己的打扮並不合適出現在這樣的地方。

八公分的高跟鞋,不管多高級,終究不是適合拿來走遠路的。

從這裡到市區,起碼有十公里以上的路程,而且這邊是郊區的墓園,平時也不會有計程車出入。

交通基本靠走的。

走走停停了三十幾分鐘,連一輛車都沒看到,她找了個綠化帶的邊緣坐下。脫下鞋子檢查了一下腳後跟和腳趾頭,還好沒有磨出水泡來。

「叭叭」兩聲喇叭響,舒苒抬頭看了眼,不禁意外地睜大了眼睛。

「施先生?1舒苒驚呼出聲。

「你怎麼在這?」施郁言看了眼她抬起的一隻放在另一條腿上的腳,鞋子正被她拿在手裡。

「我……」舒苒正要說剛去看席曉欣回來,被席利重扔在這裡了。而轉念一想,這件事情,還是不要告訴別人為好。

一邊把鞋子套回腳上,一邊笑著回道:「我過來看望一個已故的朋友。」

「上車嗎?」施郁言沒再多問什麼,她穿著一雙高跟鞋,穿著打扮都與平時大相徑庭,會來這裡看什麼樣的朋友,需要她這麼隆重的打扮?

「會打擾你嗎?」舒苒也不打算拒絕,她是真的走不動了,走了三十幾分鐘才走了三分之一不到的路,剩下還有那麼多路,穿著高跟鞋,真的是一項太大的挑戰!如果靠這雙鞋子帶她回家的話,估計她的兩腿條直接報廢了!

「沒事。」施郁言淡淡的說著,朝她抬了抬下巴,示意她上車。

「謝謝你呀,施先生。」舒苒忙拉開車門,沒再客氣的坐上了車。

車內有很濃郁的百合花香,舒苒回頭便看到後座上放著的一束白百合。

她想起席曉欣的墓前,也有一束這樣的白百合。

白百合應該是席曉欣喜歡的花吧,那束白百合如果她沒猜錯,應該是席瑾城送的。

施郁言沒再說什麼的開車,舒苒看了看他,這個方向去的是鶴西園,他應該也是去看席曉欣的吧?

「可能得等我一下,可以嗎?」施郁言沒看她,只是語氣平平的問道。

「你要去墓園嗎?」舒苒不露痕地問。

「嗯。」施郁言總算轉了下頭,目光從她臉上快速的掃了一下,便又看向了前方。

「哦。」舒苒心裡更確定了,沒敢再多說話。

兩個人的車廂很安靜,安靜得有些尷尬。

施郁言打開了聲音,總算有點音樂可以緩解一下這太過於安靜的氣氛。

到達鶴西園時,施郁言一邊解著安全帶,一邊轉頭問舒苒:「你坐車裡等我嗎?」

舒苒想了想后,點頭:「我就在車裡等你就好!沒事,你隨意1她笑著說道。

「嗯。」施郁言應了聲,從後座拿了那把白百合,沒再跟舒苒說什麼的下車了。

舒苒看著他的背影,腦海里再次迴響起席利重所說的話。

他和席瑾城同時喜歡上席曉欣,最後席曉欣卻死在席瑾城懷裡,她特別想知道,這個沉默寡言的男人心裡,到底是怎麼樣一種感覺?

席瑾城和他之間的感情很奇怪,既像朋友,又像敵人。

她想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沒有分裂,而是用這樣一種奇怪的方式相處著。

施郁言回來的時候,舒苒在車子上睡著了。

他輕輕的關上門,沒有上車,只是倚著車門,面朝著鶴西園的方向,靜靜看著,陷入了沉思中。

有人去過曉欣的墓,墓碑上擦得乾乾淨淨,從墓前的百合花的新鮮度來看,應該就在這兩天。

應該是席瑾城吧?

除了他,他實在想不出還會有誰會來看曉欣。

可是舒苒呢?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一個已故的朋友?在這鶴西園嗎?

施郁言不覺得舒苒來看望的人是席曉欣,席曉欣在世時,所能接觸的生活圈子很校基本上除了他們這幾個,便是孤兒院了,根本不可能認識舒苒。

舒苒被電話鈴聲吵醒,頭一偏,撞在了車窗玻璃上,痛得她呲了呲嘴。

轉頭看了一眼鶴西園的方向,沒料到施郁言就站在車外,背對著她,不知為什麼卻沒有上車。

手機鈴聲還在響,她沒再顧及施郁言為什麼站在車子外不上車的原因,忙拿出手機接了起來。

「喂?哪位?」號碼顯示的是本市的陌生號碼,舒苒接通了。

「親愛的,需要情人嗎?」電話那邊,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讓舒苒眉毛都飛揚了起來。

激動的「氨了一聲,有種想跳起的衝動:「不需要情人,我現在急需一個沙包1舒苒眼圈都紅了起來,這個聲音,久違了!

她等了多少年?盼了多少年?

「來吧!我等著你1那邊的人哈哈大笑了起來,豪爽地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的號碼?你現在在哪裡呀?」舒苒吸了吸鼻子,莫名的感動,好想要一雙翅膀,可以立刻能飛過去。

「我當然有我知道的方法啊!我剛回到家呢!不過今天我沒時間去見你啦!我外公過世了,我現在正在我外公家!明天約吧1電話那邊的聲音突然低落了下來,有些難過地說道。

「節哀啊1舒苒最見不得這種生離死別的傷悲,每次聽到有人過世,她總會神經質的難過。

「行了,明天見面再說吧1兩個人道別後,掛了電話。

舒苒抱著手機,想哭又想笑。

施郁言這時才開門上了車,看了她一眼后,啟動了車子。

「要回去了嗎?」舒苒忙收拾了一下情緒,有些尷尬地揩了下眼角。

「嗯,讓你久等了。」施郁言點頭,將車子掉頭后,往回開。

「沒事,是我打擾到你了,不好意思呢1舒苒忙搖頭,想到剛才他在外面,不會是為了顧及她睡著了,他才沒上車的吧?

兩個人再次沉入了安靜中,舒苒也沒主動的開口,只是看著窗外,沉浸在明天約會的喜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