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42章 故意回來倒人胃口的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2章 故意回來倒人胃口的嗎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你父親安息在這裡嗎?」舒苒沒想到施郁言會主動開口跟她說話,她還以為,他也就這樣跟她一路零交流的回市區。

「不是的。」舒苒搖頭,他不會是察覺到什麼了吧?

舒苒側頭看著施郁言,在他平靜得如結了冰的湖面般的側臉上,根本看不出什麼蛛絲馬跡來。

「知道席曉欣嗎?」施郁言緊接著問。

「嗯?」舒苒驚了一下,他這是在試探她嗎?

施郁言轉頭看了她一眼,在她防備的目光中,他輕輕地笑了下。

「不用這麼緊張,我並沒有惡意。」

舒苒抿了抿唇,再一次覺得施郁言的深沉。

「施先生是想要說什麼呢?」舒苒也沒有直面的回答他是與否,只是旁敲側擊的問道。

「看來你是知道席曉欣的。」施郁言篤定了答案,微微一笑:「我差點都忘記了,你是一個心思周密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女孩子。」自從柳盛威那個案子后,他對舒苒真的是刮目相看。

舒苒沒有回答,只是提高了警惕。

就算知道施郁言不會做傷害她的事情,但她不想給席瑾城惹麻煩——特別是知道他和席瑾城之間有過節后,她更不願意在他們之間插一腳,造成任何一根沒有必要的導火線。

「舒小姐,你喜歡席瑾城嗎?」施郁言沉默了片刻后,又突然的問道。

「你覺得他是我該喜歡的人嗎?」舒苒嗤笑了聲,不以為然地反問。

「人的感情,從來不會因為該與不該而受到限制。有時候,明知不該,卻還是會情不自禁的就一頭扎了進去。」施郁言搖頭苦笑了下,目光幽遠。

舒苒咬了咬唇,他的這句話,她似乎是聽到了發自他內心深處的聲音。

難道,他是覺得,他對席曉欣的感情……

「我只是想告訴你,如果真的喜歡上了,就好好珍惜。他是一個值得你付出的人,如果需要的話,我會幫你的。」施郁言對她說道,用著一種誠懇的語氣,再真摯不過的眼神。

舒苒卻不敢去承認,他能幫她?

也許在席瑾城的世界里,施郁言所能幫她最大的忙,估計就是離她遠點,不要跟她說話,不要看她,不要靠近她三米以內……

而在她的世界里,施郁言是一個比席瑾城更難以對付的人。

當然,前提是敵人的話!

「我欠他。」施郁言又莫名的補充了一句。

舒苒不明地看著他,等著他的解釋。

直到進了市區,舒苒都沒等到他應該有的解釋。

「你欠他什麼了?」舒苒按捺不住心裡的好奇,忍不住地問。

「欠他一個席曉欣。」施郁言看了她一眼,卻沒有把這句話說出來,只是承認了一個他逃避了十一年的事實。

舒苒見他沒有要說的意思,便也就不再多問了。

回到市區,舒苒不想讓他送回到景天,怕萬一被席瑾城看到,到時又百口莫辯。

「施先生,麻煩你在百利達超市市前面停一下吧!我要買點東西,呆會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舒苒轉頭對施郁言說道。

「嗯。」施郁言也沒多問多說就答應了。

舒苒下車時,施郁言減了她一聲:「舒苒。」

舒苒驚訝的回頭看著他,這是他第一次叫她名字,一直都是喊她「舒小姐」的。

這樣的改變,是什麼意思?

「施先生,還有什麼事嗎?」舒苒並不覺得她跟施郁言是達到那種可以當朋友的關係,對於一個該避諱的人,她不覺得直呼名字是一種合適的行為。

「舒苒,我跟你說的,你考慮一下。」施郁言頷首,語帶深意地說道。

舒苒眉頭微蹙:「我們說了挺多,不知道施先生指的是哪句?不過,我有事要先走一步,謝謝施先生能載我一程,再見1舒苒說完,便不再給施郁言任何說話的機會,快速的下了車。

施郁言陰柔的俊臉上,閃過一絲無奈,是否智商高的人,情商都是低到讓人無語的?

……

舒苒買了一些菜回到景天,正巧清潔的阿姨拎著垃圾出門,看到舒苒時,結巴著跟舒苒打了聲招呼。

「阿姨,沒吃飯吧?要不,我中午煮麵條,我們一起吃點,您再回去。」舒苒熱心地挽留道。

阿姨忙搖頭,感激地朝舒苒笑著彎了彎腰后,便離開了。

舒苒站在門口,看著她的背景頗有感觸。

其實這個家裡,席瑾城和她的衣服都是她用手洗的,房間也都是她打掃的。席瑾城不喜歡他的東西被人碰,所以這裡的家務基本上都是她自己在弄。

若不是為了照顧這阿姨是個啞巴,她根本不會把錢花在雇傭保姆上。

與其雇保姆讓自己生活舒服些,她寧願給媽媽雇個保姆,可以照顧她的生活起居,這樣,沐然也不用這麼辛苦。

舒苒給自己煮了碗面,一個人吃飯,炒菜都嫌太麻煩。

一邊吃面,一邊看著手機上推送的新聞。

看到一張柳盛威的照片上,赫然寫著:「前市長兒子柳盛威審查期間在家自殺身亡」,舒苒驚得連手中的筷子都掉到了桌子上。

柳盛威死了?!

自殺?

怎麼可能?柳盛威怎麼可能會自殺?在家?

他明明被收押了!

舒苒突然發現,好些事情,都不在她的理解範圍內了。

柳盛威手腳被廢,就算想自殺,那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吧?

該不會……

門被打開,舒苒的視線才從手機上移開,臉上的震驚還沒來得及斂盡,便看到席瑾城進來了。

席瑾城看到她時,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目光落在她手裡的一根筷子上,久久沒有移開。

舒苒順著他的視線看向自己手裡的筷子時,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掉了一根筷子。

不由一陣尷尬,忙拾起桌子上的另一根筷子,鎖了手機屏,低頭吃面。

心裡卻還在為剛剛看到的那則新聞波濤澎湃,根本冷靜不下來。

席瑾城沒跟她說話,便抬腿往二樓走去。

舒苒本來就有些食不知味,這下,直接連吃的胃口都沒有了。

昨晚上連夜離開,現在又突然大白天的回來,故意回來倒人胃口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