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43章 她終究還是道行太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3章 她終究還是道行太淺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舒苒隨便的吃了幾口后,便收拾了廚房。

到二樓時,站在室門口看著門板思索了片刻后,便決絕的去了書房。

不管他了!

直到推開書房門,在裡面看到他時,舒苒懵了一下,站在門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席瑾城正在打電話,看到她時,起身走到窗前,背對著她。

舒苒遲疑了一下,走進書房,拿了自己的東西,轉身往外走去。

「去哪?」席瑾城掛了電話,喊住她。

「書房你要用,我去別的地方。」舒苒停下,卻沒回頭。

「我讓你走了嗎?」席瑾城回到辦公桌前,將手機往桌子上隨手一扔,點了根煙,悠然地抽了口。

舒苒翻了個白眼,她連走不走都得請示他?

「席先生,你不覺得你這樣很過份嗎?」舒苒轉身,看著他冷笑了聲。

「怎麼就過份了?」席瑾城吐出一口煙霧,不冷不熱地笑道。

「我還沒有自由活動的權利了?」舒苒折回,把手裡的資料往桌子上一拍,沒好氣地問。

「別離開我視線。」席瑾城將煙含在唇間,說話間,修長的指尖在鍵盤上快速的敲著。

舒苒撥了下耳邊的頭髮,看著他認真的側臉,張了張嘴,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的拿著資料坐到離他最遠的沙發上。

席瑾城瞥了她一眼,沒再開口說什麼。

舒苒的身體坐在這裡,眼睛看著前面的資料,腦子裡卻全部都是上午發生的事情。

不管是席利重說過的,還是施郁言說過的,她開始慢慢的消化著。

不禁抬頭看向席瑾城,卻沒想到,席瑾城也正在看她。

兩個人的目光相遇,席瑾城目光涼薄,看不出他看著她在想什麼。舒苒卻退縮了一下,直覺的閃爍著,最後還是勇敢的迎了上去。

「有事?」席瑾城將煙摁滅在煙灰缸里,語氣平平。

「柳盛威死了?」她最想問的,其實是席曉欣,可是她不敢問。

「嗯。」席瑾城挑了下眉,看著她的藍眸中,閃過那麼一絲不耐。

「他的手腳都廢了。」舒苒雖然沒有明著說,但其中的意思,相信席瑾城並不難聽出來。

「你是要告訴我,這是一個具殘廢的屍體?」席瑾城勾了下唇,眸色深深地問。

「……」舒苒頓時明白,他不會告訴她,柳盛威真正的死因。

「不是你該管的,不要管。」席瑾城說完,又低下了頭,書房裡再次響起鍵盤的聲音。

舒苒默了,好吧!

這確實不是她該管的。

聽多了,也頂多就是滲人,她只不過就是好奇了下,也並不是真的想要去關心柳盛威是怎麼死的。

舒苒低頭繼續看資料,鍵盤與紙張翻頁的聲音在書房裡格外協調。

「席董事長帶你去哪了?」席瑾城的聲音冷不丁的響起,舒苒手中的筆掉落在桌上,「叭」的一聲,又滾落到地上。

舒苒抬頭看著他,才這麼一會兒的時間,他就知道了?

他該不是在她身上裝了監控器吧?

「舒苒,別想著怎麼騙我。」席瑾城抬起眼皮瞟了她一眼,涼涼地警告道。

「鶴西園。」舒苒沒再隱瞞的回道。

好呀!正好她還找不到話題切入呢!

既然他主動提起,那也就怪不得她了吧?

席瑾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冷哼了聲,又低下頭「啪啪」的打著字。

舒苒瞅著他,他不急,她急了!

為什麼知道她去了鶴西園,他反而不說話了?

難道接下來的事情,不該是要問她是不是見到席曉欣了,然後席利重都對她說什麼了嗎?

舒苒舔了舔嘴唇,有些迫不及待。

「我見到你姐姐了。」舒苒緊接著說道,小心翼翼的看著他的神色。

「嗯。」席瑾城反應平淡,並沒有大怒或是激烈的質問她的意思,也沒有怪罪她不該去或怎麼樣的意思。

就好像那個席曉欣對他來說,就只是一個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他的一個姐姐而已一樣。

他的反應,讓舒苒一下子找不到該怎麼說下去的方向了,又舔了舔唇,突然覺得口好乾。

站起身,有種落荒而跑的倉皇。

直到書房的門開了又關,席瑾城打著字的手才停下,看著緊閉的門板,眸色冷凝成冰,雙手緊握成拳。

舒苒為自己泡了杯咖啡,捧著咖啡杯,靠在那裡失了神。

席瑾城的反應好冷淡啊!

聽到她去了席曉欣的墓前,他竟然一點生氣的樣子都沒有。她還以為,像他這樣桀驁的人,不願意被人看到內心的人,會因為她觸犯到他心裡的秘密而生氣。

一杯咖啡喝完,舒苒又續了一杯,嘆了口氣,這種以人心算人心的事,她終究還是道行太淺!

一個都猜不透!

回到書房,席瑾城似乎已經處理好工作了,正站在窗前抽煙,一手夾著煙,一手拿著煙灰缸。

煙灰缸是她每次都會清洗的,他回來之前還乾乾淨淨的,此刻裡面已經丟了五六個煙頭了。

舒苒皺了下眉,她不過就下樓泡杯咖啡的時間,這書房都要變成仙境了!

走過去,把四扇窗全部打開,讓風吹散了房裡的煙。

席瑾城站在那裡沒動,看著她連貫的做完一連串動作后,便又端著咖啡杯回去沙發上。

「這杯給我。」席瑾城淡淡的開口,帶著一種命令的口吻。

舒苒沒聽見般走回到原來的位置,把咖啡放到茶几上,馬上書本擋住了席瑾城看過來的視線。

席瑾城唇角一勾,這可不就是舒苒?如果什麼事都聽從他的,順從他的話,就不是舒苒了!

將半截搖頭摁滅,他隨手把煙灰缸放在桌子上,朝她走過去。

「這就是你身為一個情婦該有的態度?」席瑾城往她旁邊一坐,端起她放下的那杯咖啡,冷嘲道。

「情婦也不是模具里複製出來的,誰規定天下所有的情婦都一個樣?如果你不喜歡我這一款,你可以換一個。」舒苒嗤笑了聲,不以為然地嘲諷了回去。

「這倒也是,情婦唯一的作用不就是發泄生理需求用的嗎?我計較那麼多幹嘛?」席瑾城冷冷的瞥了一眼舒苒,一口喝光了咖啡,將空杯子重重的放回茶几,起身離開了書房。

舒苒手中的書因用力過度而皺成了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