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57章 來日方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7章 來日方長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就你這樣,還好意思說別人是三歲孝子。」席瑾城把筷子往她手裡一塞,嘲弄道。

舒苒撇了撇嘴,有時候心智上的幼稚,才是無葯可治的!

當然,她不敢再當著他的面說這樣的話,她一點不懷疑席瑾城會玩死她!

扒了口飯,看到席瑾城給她夾了菜,她抬起眼皮看他。

「我沒餵過人吃飯,別用這樣的眼神看我。」席瑾城以為她是在要求他喂她,直接一口否決了她。

「……」舒苒被他說笑了起來,興緻一起,狐疑地問:「真的一次都沒有?從來沒有?」

「嗯。」席瑾城瞥了她一眼,這有什麼好笑的?

舒苒特別想問他,就連席曉欣都沒有嗎?

不過,她知道,有些話題,是禁忌,不能說,不能問,不能觸碰。

「是沁園的菜吧?」舒苒岔開了話題,不想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

「嗯,嘴巴倒是挺刁1席瑾城讚賞地半是調侃半是誇她。

「我爸說,每個廚師手裡出來的菜,它們會像人一樣,生就了它們的生命、性格、習慣。而所謂的這些擬人的形容,其實就是菜的顏色搭配、鹹淡、擺盤、刀功……等等。不一樣的廚師,做出來的菜都會有不同的特色,特別是像方廚師這樣的大廚,他們都會有特彆強烈的個人風格,比較好分辨1

舒苒看了一遍桌子上的幾道菜,雖然是打包過來的,但還是很好的保持了菜品的溫度、品形,不影響味道。

「不去當廚師,真是委屈了你這副味覺和廚藝。要不,別去考cpa了,去考個廚師證更適合你1席瑾城挑眉,看她說得一板一眼的,把他這種外行人聽得一愣一愣的。

「以後如果有機會,我也許真的會去學。」舒苒笑著回道,做菜,是她心裡一道神聖的嚮往。

她對廚師,有著別人所無法理解的敬愛,那是從小到大,父親帶給她的影響。

「嗯,只要你想學,我可以請全世界最好的廚師教你。」席瑾城順著她的話說道。

舒苒笑笑,沒有回話。

以後……

她跟他,能有多少以後可以去期待?

她從來不敢去抱以任何的希望,就怕會希望越大,最後越是萬劫不復。

席瑾城對她來說,就像是個夢一樣,一個好夢與惡夢並存的夢,指不定什麼時候,她就從這個夢裡醒來。

一切,又回到沒有了他的現實中,她卻留下了所有夢境中的回憶。

飯後,席瑾城接了個電話后便出門了。

舒苒不想回到書房,面對前一刻他還在,這一刻卻只留她一個人的落差感。

拿了本書,走到院子里曬太陽。

這幾天天氣晴朗,每天都陽光燦爛的,讓人感覺已經進入了春天般。

天氣預報卻說下個星期還會下雪。

……

晚飯時,舒苒做了三菜一湯,一直等到菜都涼了,席瑾城卻沒有回來。

八點的時候,舒苒沒再等他。

重新熱了菜,自己一個人守著這麼大的房子,守著這麼大一個餐廳,獨自吃著這麼多的菜,孤獨感再次爆棚。

不回來吃飯也不說一聲,不回來睡覺也不說一聲!舒苒不悅地想著,儘管特別討厭這樣依賴於他在身邊的自己,可是卻控制不住自己內心對他的渴望。

就是希望他能每天都這樣陪著她……

形同嚼蠟的吃了一點,便沒有了胃口。

整理了廚房后,她回到客廳,盤著腿在沙發上,書本鋪在腿上,一手支著下巴,一手拿著筆。

明明不知道他是否會回來,卻忍不住的想要這樣子等他,想要在他回來的時候,能第一眼看到他,這樣就能多看他一眼。

舒苒覺得自己已經無可救藥了。

……

席瑾城回來的時候兩點多了,看著客廳里,縮在沙發角落睡著的舒苒,微微怔愣。

她怎麼沒回房間睡,就在這裡睡著了?

放輕了步伐的走過去,蹲在她面前,看著燈光下的舒苒。

雙頰因睡著而微微透著紅暈,雙唇微啟,兩排如蝶翼般排開在臉上的長睫毛投下的陰影,肌膚細膩的反射出一層細細的絨毛。頭往後仰著,靠在沙發背上,呈現最完整的頸部修長的線條。一隻手垂在身側的沙發上,一隻手還握著筆,盤起的雙腿上,放著攤開的書。

席瑾城輕笑著搖了搖頭,已分不清她到底是等他等到睡著的,還是做功課做到睡著。

「舒苒。」席瑾城拿掉她腿上的書,用書籤夾上后才合起,放到一旁,輕輕的喚了聲。

「嗯?」舒苒猛的被驚醒,目光渙散的看著眼前的席瑾城,片刻的茫然後,才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你回來了?」聲音里,有著剛睡醒時的軟萌。

「回來了。」席瑾城被她這嬌憨的模樣給取悅了,捧住她的臉便吻了上去。

舒苒懵懵的仰著頭,憑著他溫柔的吮吻。

他的呼吸著帶著醇香的酒氣,連同的熏醉了她的神智,雙手不知不覺的環上他的肩膀。

席瑾城僵直了身體,他原本只是覺得這女人太可愛,想親親她。沒想到她會突然變得這麼熱情,一時間,竟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舒苒,你醒了沒?」中午還吵著說全身都疼的人,這會兒是想點火焚身嗎?

「嗯。」醒了嗎?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醒著還是睡著的,她想知道他現在是真的回來了,還是在她的夢裡?

「身體沒有不適了?」席瑾城蠢蠢欲動之際,還是體貼了一下,不想讓她太勞累。

「你怎麼現在才回來?我好睏,我想睡覺。」舒苒抱緊了他的脖子,將臉深深埋進了他的頸窩裡。

席瑾城無語地看向天花板,她是故意的嗎?

縱了火,卻不負責滅火了?

等了半晌懷裡的人也沒再動,席瑾城徹底被擊敗了,無奈地嘆了口氣,抱起她往二樓走去。

算了,來日方長!不可急於一時,今天確實累壞她了,是該讓她好好休息一下了!

他如此安慰著自己,大口大口的做著深呼吸來平復自己涌動的暗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