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61章 曉欣是我害死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1章 曉欣是我害死的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席瑾城,你以前是怎麼過情人節的?」舒苒出其不意地問,或許只是出於好奇,或許只是不想再讓兩個人都沉浸在無謂的爭議中,她開始越來越反感這種跟他瀕臨絕境的感覺。

「想知道?」席瑾城拉開了車門,看了她一眼后,才上車。

舒苒緊跟著上了車,點頭:「想。」

「那就跟我們一起過吧?」席瑾城啟動車子,勾起一抹別有深意的淺笑。

「好。」舒苒依然點頭,他說的是「跟我們」?除了她和席瑾城,還有其他人?會是祖勤遙他們嗎?

席瑾城沒再說話了,一路沉默的開到一家花店前,沒交待什麼的下了車。

舒苒看著他的背影,黑色的風衣將他的身影拉得越發欣長高挑,晃動在視線中的,除了飄動的衣擺便是腿。

隔著花店的玻璃落地窗,她看到他修長的手指指向一束雪白的百合時,心裡有了一絲瞭然。

原來,他不是不過情人節,而是過的方法跟別人不一樣罷了!

舒苒垂下了眼瞼,自嘲地笑著搖了搖頭。

他一遍遍的告訴她,他的感情不會分給她時,她就該明白的,只是卻傻得不願意去承認。

他的心裡,除了那一個躺在地下十年……不,十一年之久的女孩子外,根本容不下任何人。

席瑾城回到車裡時,帶回了一束白百合,小心翼翼的將花束放在後座。

舒苒沒有多問,依然側著頭看著窗外。

車子如意料中般停在了鶴西園。

「來過一次,應該不陌生了吧?」席瑾城一邊解開安全帶,一邊對著舒苒問道。

「嗯。」舒苒知道他指的是席利重帶她來的那一次,只不過,席利重帶她來是有目的的,是想利用她來掌握席瑾城。那席瑾城呢?他現在帶她來,又是為什麼?

席曉欣不該是他心裡那一道不可被觸碰的白月光嗎?

不是不可被提及的禁忌嗎?

「下車吧。」席瑾城拿過後面的花束,輕輕的整了整被壓到的外包裝紙,便下了車。

舒苒咬了咬唇,已無法判斷自己跟著過來,到底是正確的選擇,還是錯誤的。

慢吞吞的跟著下車,他已自顧自的走到墓園的大門口了,舒苒呼出口氣,加快腳步跟上。

席瑾城卻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頭看著停車場里的一輛車,眉頭微斂。

舒苒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頓時明白了,看來,今天這情人節,夠熱鬧啊!

他剛才說的「我們」,可也包括了施郁言?

……

席曉欣的墓前,孤獨的佇立著一道高大的背影,恍若世間唯我的孤立感。

舒苒看了眼席瑾城,後者面無表情的走著,並沒有因為施郁言而有絲毫的情緒變動。

施郁言也聽到了他們的腳步聲,緩緩的回過頭來,目光從席瑾城臉上降落在舒苒臉上時,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驚訝。

「不好意思,打擾了。」舒苒朝他微微一笑,別說他驚訝,就連她自己都驚訝。

她到現在都不知道,席瑾城帶她來這裡,到底是什麼用義。

「談不上打擾,就是有些意外你們會一起來。」施郁言往旁邊讓開了兩步,給他們騰出了位置。

舒苒只是笑笑,沒說話。

席瑾城把手中的百合放在席曉欣的墓碑前,跟施郁言帶過來的那一束並排放著,輕抿的唇角,挾著讓人捉摸不透的深意。

「帶了舒苒來,不會還想再待到天黑吧?」施郁言看著他用一顆小石子在墓碑上刻下一個「x」,剛才他數了一下,連帶他現在刻下的,一共十一個了。

席瑾城一年到頭什麼節都不過,卻只過一個節:情人節!

而十年來風雨不變的過法,便是來這裡陪席曉欣過情人節,從早上到天黑,回到市區買醉一晚上。

今年這第十一個年頭,可會有所改變?

席瑾城看了他一眼,沒有回答。

從什麼時候起,舒小姐變成了舒苒?

舒苒的注意力被施郁言一句「不會還想再待到天黑吧」吸引了,她看著席瑾城,難道往年的情人節,他都是在這裡待到天黑才回去的?

果然情深!

說不難過,連她自己都不相信,可是就算再難受,又能怎麼樣?

活人跟一個死人對抗,她根本無能為力。

舒苒往後退開,給他們留下說話的空間,施郁言卻跟著走到她旁邊。

舒苒不解的抬頭看了眼施郁言:「怎麼過來了?」

「你上次來看的人,就是曉欣?」施郁言看著她,目光中並不是詢問,而是肯定。

舒苒聳了聳肩膀,不置可否。

「若真的是朋友,不該不知道這裡根本沒有公交車,你不會這麼沒有準備的就過來。」施郁言算是解了她心裡的疑惑。

「是席老先生帶我來的。」舒苒覺得沒什麼好隱瞞的,她一沒做什麼對不起他的事,二沒做什麼壞事,不至於這麼躲躲藏藏。

「那應該知道這裡面躺的是誰了吧?知道了多少關於我們的事?」施郁言並不意外的點頭。

「席大小姐。不過,我並不覺得,席老先生所說的,都能信。」舒苒笑了下,具體知道了多少,她根本沒把握。

只是清楚,他們三個人之間,是一個解不開的三角關係。

從今天在這裡能遇上,就更能證明了這個事情的真實性,這一點,她可以確定席利重沒有騙她。

否則,兩個男人不會在情人節同時出現在一個已故的女孩子墓前。

施郁言沒反駁,只是輕輕的說了一句:「倒也不是全都不能信,至少在席曉欣這件事情上,席伯父還不至於騙你。」

「所以,你也想告訴我,席大小姐是席瑾城害死的?」舒苒嗤笑,關於這一點,她不會相信。

就算今天施郁言也這麼告訴她,她也不會相信。

「不,曉欣是我害死的。」施郁言苦笑,答案出乎了舒苒的意料之外,讓她震驚的瞪大了雙眼。

他害死的?

怎麼會……

就算她不相信席瑾城會害死席曉欣,但是她也沒想過會是施郁言害死席曉欣。

這兩個男人對席曉欣的感情,誰也不比誰來得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