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62章 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2章 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斷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十一年前的情人節,那天下了好大的雪,她的血把周圍的雪都染紅了……」施郁言轉頭看向席曉欣的墓碑時,目光變得幽遠,層層疊疊的悲傷與沉痛、懊悔似乎在無聲的撕扯,撕扯這一片並不平靜的回憶。

舒苒的瞳孔跟著收縮了一圈,下意識的舔了舔嘴唇。

在他的描述中,記憶深處也有一塊似曾相識的畫面被牽引出來,變得異常清晰而驚悚。

她排斥從他那裡再聽到讓她不適的話,用手緊緊的捂住了耳朵,面色變得蒼白。

「車子開得很快,她從大門口衝出來時,車子急剎不住,車胎在雪地里打滑了,她被撞出了三米遠……」

「施……施先生,別說了1舒苒難受得開始反胃,眼前不由地出現了父親躺在血泊里的畫面,那一片被鮮血染紅的雪地,那一群瘋狂的貓……

施郁言這時才發現,她的臉色鐵青,全身都在不自覺的輕顫,目光中散落著恐懼。

「對不起,我不該跟你說這些。」施郁言猛的想起之前調查柳盛威的案子時,看到過舒苒父親死亡現場的照片,反應過來,可能是勾起了她不好的回憶。

「我沒事,我……先下去等你們1舒苒看了眼背對著她的席瑾城,轉身跌跌撞撞的跑下山去。

施郁言沒跟席瑾城打聲招呼的便追著舒苒下山,她的樣子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沒事的人。

席瑾城聽到他們相繼離開的腳步聲,回過頭時,只看到兩人一前一後離開的背影。

抿了抿唇,施郁言竟然不顧曉欣而去追舒苒?

「舒苒,你還好吧?」施郁言追到山腳下,看著她蹲在席瑾城的車子旁吐得嘔心瀝血,卻什麼都沒吐出來。

「嘔……」舒苒乾嘔著,胸口壓抑的難受,想吐又吐不出來。

席瑾城曾說,她這是一種心理病,聽不得貓,見不得血染白雪的畫面。

如今看來,還真是!

施郁言有些自責,剛才也不知道怎麼的就對她說起了曉欣的事情,忘記了她心裡的陰影。

「沒事。」舒苒直到不再吐了,這才扶著車子站起身,施郁言忙扶著她。

「要不,先去我車上坐一下?」施郁言指了指不遠處的車子,提議道。

「他真的會在這裡待到天黑嗎?」舒苒轉頭看向山上的方向,答非所問。

「也許吧1施郁言看著她,從她跟著席瑾城到席曉欣的墓前,一切都變得不確定了!

「以前,他都是在這一天來這裡待一天,是嗎?」舒苒若有所思,輕輕的從施郁言手裡抽回手,靠在了席瑾城的車上。

「嗯。」施郁言也跟著靠在車上,跟她同一個方向的看著席曉欣的墓所在的方向。

「這麼多年,還是會這麼傷心,到底是怎麼樣深刻的一段感情,才會十幾年如一日?」舒苒嘆息,如果她也能讓席瑾城像愛席曉欣一樣愛她的話,哪怕換成讓她躺在那裡,她也會心甘如飴吧!

自嘲地笑笑,可是緣份不夠,他們的緣份晚了十幾二十年……

「在城人生最低潮的那一段時間裡,是曉欣陪伴他度過。他們的感情,並一定就是你如想的純粹的愛情。」施郁言看了她一眼,意有所指地說道。

舒苒點頭,對,都說陪伴才是最長情的告白。

在席瑾城最低潮的時候,席曉欣在他心裡一點一滴的刻下了她的影子,那才是最無法抹滅的痕!

而偏偏,她卻又不給他任何機會的離開了他,讓他甚至連轉移感情的機會都沒有,便成為了永遠的牽挂。

也許這一輩子,席瑾城的心裡,都不會再有位置可以容納其他女人。

不管是純粹的愛情也好,相依相伴的親情也罷,席瑾城根本不會在乎他對席曉欣的感情到底哪個多於哪個,他覺得他愛得義無反顧。就算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了席曉欣,他依然願意把一顆心為她留著,絕不允許任何人覬覦那一方土地。

「舒苒,多給他點時間,他會看到你的。」施郁言拍了拍她的肩膀,微笑道:「他燒了曉欣曾居住過的後院,把他所珍藏的所有曉欣生前的遺物都給了我,他已經在試著從過去走出來了。」

過去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個沼澤,席瑾城不是沒有努力過,只是在掙扎的時刻,他需要一個能拉他一把的人。在五歲的時候,曉欣便陪伴在席瑾城身邊,一直到十九歲,他所有的重要時刻她都參與了。

在偌大的席家,兩個彼此鼓勵,彼此照顧,幾乎是兩個人相依為命度過的那童年。

他不想評論席瑾城對曉欣的那一段感情,到底是愛情居多,還是親情居多,又或者只是一種沒有安全感的依賴。他只知道,席瑾城離不開曉欣……

舒苒垂下頭,看著自己的腳尖,暗自苦笑。

原來那個後院是席曉欣生前居住的地方!

她早該想到的。

只是,她給他再多的時間又能怎麼樣?不願意給她時間的人是他,而不是她。哪怕她給他一輩子的時間,他也不會把心交給她的……

她在感情的世界里,是個很貪心的人,她不會滿足他只是看到她而已。她要的,是一個全身心都屬於她的,而不只是分出一點點心裡的位置給她,她受不了跟別的女人分享一個他!

她跟席瑾城之間,施郁言根本不會懂。

「施先生,謝謝你。」她一直以為他是個比席瑾城冷血無情的人,如今看來,她倒是誤會得挺深。

「如果我說我不是為了幫你,而是在為我自己贖罪,會不會挺傷人?」施郁言笑了下,陰柔俊美的臉上,微微的柔和了許多。

「不過,恐怕我會讓你失望了。」舒苒被他的話說笑了,搖了搖頭。

他想要贖罪,是為了撮合她跟席瑾城的話,估計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斷。」施郁言說著,偏了下頭,看向正從階梯上下來的席瑾城:「這是十一年來第一次,舒苒,你覺得,還不足以說明什麼嗎?」

舒苒也看到了,她知道他的意思,只是,席瑾城這麼早就下山,真的是為了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