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63章 我們打個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3章 我們打個賭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我們打個賭吧1施郁言轉頭看著她,雙眸中閃著玩味。

「什麼?」舒苒疑惑地看著他。

「之前十年,他每次來這裡后,接下來就會去酒吧喝酒,每次都喝得爛醉如泥。我們就賭他會不會和以往一樣喝醉,如果我輸了,我會答應你一件事,任何事情。如果你輸了,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情,敢嗎?」施郁言挑釁的看著她,等著她的回復。

「你怎麼就能肯定你讓我做的事情,我一定能完成?」舒苒挑高了眉角,說實話,她根本沒有把握席瑾城到底會不會去酒吧,他做事,一向都不是她能掌握的。

「我自然知道你能做到。」施郁言神秘地笑,他不做沒把握的事情。

舒苒看著他,一時間竟沒了主意。

「如何?」看著越來越近的席瑾城,施郁言催促了聲。

「好。」舒苒咬了咬唇,點頭。

「爽快,女士優先,你先猜。」施郁言滿意地笑了起來,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看向席瑾城。

「我……我猜他會和往年一樣。」舒苒舔了舔乾燥的嘴唇,沒什麼信心地說道。

施郁言勾唇,沒有回話,直到席瑾城走到離他們一米開外時,他才突然一手搭在舒苒肩膀上,俯在舒苒耳畔,輕輕說道:「那我就賭他不會1

舒苒敏感地縮了下脖子,眉頭一皺,本能的往旁邊挪開了些許。

他這是幹什麼?說話就說話,幹嘛突然靠這麼近?

「你們在幹什麼?」席瑾城冷冷的看著他們,施郁言搭在她肩上的手,猶為刺眼的令他皺緊了眉頭。

時間彷彿在瞬間凝結住,舒苒下意柿艘徊劍避開施郁言放在她肩膀上的手,與他拉開了一步之遙。

舒苒終於明白,施郁言這是故意的!

看著席瑾城,她捫心自問沒有對不起他,但還是害怕他會誤會什麼。

「聊天啊,不然,你覺得我們在幹什麼?」施郁言的將她的反應看在眼裡,只能無奈地在心裡暗嘆了口氣。

席瑾城,你是真的傻,還是裝傻?這女孩的心思只差沒寫一張大字報在臉上了,為什麼這個英明精銳一世的人,卻察覺不到?

「你們在幹什麼,不是應該由你……們來告訴我比較合理嗎?」席瑾城的目光銳利如箭般直射進她的心底深處,強勢的氣勢讓她連躲開的勇氣都流失一空。

他相信她,不管讓他看到她跟誰在一起,有多親熱,多讓人懷疑,他都可以無條件的信任她。

可是對象是施郁言……

「我們什麼都沒幹,只是說了幾句話而已。」舒苒沒有半句虛言,從他冷若冰窖的眼神中,她總覺得裡面有隱含著不為人知的某種傷痛,讓她的心也緊跟著他隱隱作痛。

「是嗎?」席瑾城冷笑了聲,說話需要靠得這麼近?還需要動手動腳?

「當然不是了1施郁言搖頭輕笑,滿意地看著兩個因他的一句話而神情各異的人。

「施先生1舒苒錯愕地看著施郁言,他不幫著她解釋也就算了,怎麼可以顛倒是非,推她下水?

「事實啊!我們可不只是說了幾句話那麼簡單。」施郁言聳了聳肩,用無辜的眼神來證實自己所說非假。

「你……」他的話讓舒苒心裡撥涼撥涼的,頭皮一片發麻。

施郁言這玩笑是不是開過頭了?就算他故意要捉弄席瑾城,也該適可而止了吧?

「舒苒,別忘記我們的約定啊1施郁言很認真的看著她說道,眼角餘光注意著席瑾城那冰山不動的臉色,那傢伙好似置身事外,僅以著觀眾的目光在看著他和舒苒一個澄清一個抹黑。

「施先生1事情怎麼會演變成這樣?施郁言到底在玩哪出啊?如果他是討厭她,想要陷害她,那麼,他應該是得逞了吧!看席瑾城的臉色,他一定是抱定了對她的誤會了!

「呵,難怪那麼匆匆的避著我下山,原來是因為不方便我在常」席瑾城雙手環胸地看著他們,唇角儘是不以為然的嗤笑。

「不不,這你又說錯了!我跟著她下山,只是因為擔心她1施郁言搖了搖頭,跟席瑾城打起了太極。

「是嗎?你擔心她?」席瑾城點了根煙,不緊不慢的抽了口:「在這裡,還需要你這麼擔心她?」

擔心?施郁言除了擔心過一個人外,竟然還會對其他人擔心?而他堂而皇之擔心的,還是他席瑾城的女人!

「誰知道呢?要是跌倒或是撞到什麼的,迷路了也不行1煞有其事的辯解,飽含真摯的保護意味。

施郁言挑畔地與席瑾城相視而望,眼底不容質疑的認真,讓席瑾城不悅地皺起眉。

「舒苒,你先上車。」席瑾城冷冷地對她說道,微眯的雙眼,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此刻的席瑾城,就像一隻狩獵中的豹子,盯緊了一隻獵后,出現了短暫的暴風雨前夕的平靜。

「哦。」舒苒也懶得在他們之間當夾心,有些鬱悶地看了眼施郁言,實在搞不懂他到底是想要幹什麼。

「不用擔心我,沒事的1經過施郁言身旁時,他突然出手拉住了她的手臂,微笑著俯首靠近她,柔聲安慰道。

「呃……」舒苒僵直了身體,手足無措地看著他。

他不可能感覺不到席瑾城隱忍的火氣已經瀕臨暴發的邊緣了,他這不無疑是火上加油嗎?他到底是何居心?

「滾1他忍無可忍的低吼出聲,冷冽的聲音彷彿從地底下傳出,森冷得讓人禁不住的直打寒顫。

施郁言,如果你的目標就是為了激怒我,那麼,你成功了!

不被人信任的感覺委屈得讓她鼻子里一陣酸楚,視線被模糊之前,她死死的咬住下唇,快速的轉身,將所有的情緒都收拾乾淨,淡漠的鑽進了車子里,用力摔上車門。

「你真不該這樣子對她。」施郁言嘆了口氣,滿是心疼地埋怨。

她的背影看起來很堅強,很傲氣,連他都可以感受到她此刻心裡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