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64章 我會從你身邊把她帶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4章 我會從你身邊把她帶走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我不用你教我怎麼對待一個女人。」席瑾城冷笑著諷刺道,「你擁有的女人,至始至終只有一個,而我……」他沒有說下去,接下來的話,不用他說,相信施郁言他懂。

「是嗎?為什麼我覺得,你就算擁有了全世界的女人,你心裡惦記的,依然只有一個?」施郁言不以為然地笑道,眾人眼裡的花花公子,只不過是為了掩飾心裡那道深刻的傷疤而已!也許別人不會懂,卻騙不了他!

「施郁言,別裝著一副很了解我的樣子,你想的並不代表就是我想的。」席瑾城憎惡地斜睨著他,看著他一副將自己看透的模樣,恨不得一拳頭揮過去,將他臉上的笑容打掉。

「城,不管你怎麼否認,都逃不過一個事實,除了曉欣,你根本愛不上任何女人1施郁言卻對他的表情視若無睹,換了個站姿后,無所畏懼地繼續激怒著他。

「管好你自己。」席瑾城吸了口煙,緩緩的吐出煙霧后,才慢悠悠地冷諷道。

只是湖藍色的雙眸中,卻凝聚了南極冰川般的寒意,插在褲兜里的雙手緊握成拳,緊緊的貼在腿上,才沒有揮過去。

「怎麼,我說出你內心的真實想法了?」斜倚在車門上,低頭看了眼車裡的舒苒,他痞痞的朝她揮了下手。

舒苒皺眉,硬生生的轉開頭,別過了臉去。

「我只想問你一句話。」席瑾城看著他和舒苒,一陣莫名的煩躁。

「問問看。」施郁言一副很感興趣的表情看著他,心裡卻如明鏡般瞭然。

「你對舒苒是認真的?」雖然很不情願,總覺得這樣很損顏面,就好像兩個搶玩具的小朋友在對質般。但是,比起心裡的納悶,他允許自己幼稚一次。

「你愛上她了?」施郁言不答反問,表情嚴肅地與他對視,似是想要從中獲取點什麼。

「愛?呵……」席瑾城驚訝地看著施郁言,隨即冷笑一聲,「你不是剛說了我不會愛上任何人的?怎麼,就這麼急著打自己的臉?」

愛上舒苒?

席瑾城否認了,他的愛在很久以前就消逝了,深深的埋在墓碑下了!

「城,你還是忘不了過去,你還是忘不了……」

「忘不了的人是你不是我1如果不是因為忘不了,他不至於到今天還是一個人,不至於那麼排斥女人……這麼多年如一日的過著和尚般的日子,他不就是因為放不下過去嗎?「你只是在舒苒身上看到了很多與她相似的地方,不是嗎?」

「……」張了張嘴,他卻無力去反駁,他承認他忘不了過去,忘不了她。

第一眼看到舒苒時,他就對她有著莫名的好感,莫名的親切,一直都以為這是緣分。現在聽他一說,才突然發現,舒苒很多時候,真的跟曉欣很像。

可是,「如果,你對苒苒不是認真的,那麼,我……不會讓你去傷害她的。」這才是重點!

「你想怎麼做?」看到施郁言沒有否認,反而一味的護著舒苒,他很是不耐地問道。

「我會從你身邊把她帶走。」施郁言平靜得像是在陳述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般,但他認真得一絲不苟的表情中,卻找不到半點玩笑的意思。

「就算我不愛她,我也不會把她讓給你的。」他殘忍地冷笑。。

這輩子,只要他不放手,誰都休想從他手中搶走舒苒!包括她自己……

「我不想再看到一個好女孩從我面前消失掉,城,舒苒她並不比曉欣差。如果你真的不懂得怎麼珍惜,我會不計一切把她從你身邊搶走。」施郁言說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抬腿從他身邊經過,往山上走去。

席瑾城沒想到他竟然會真的明目張的跟他宣戰,為了一個舒苒!

將手裡的半截煙丟在地上,用鞋底狠狠的輾壓踩滅后,這才打開車門上車。

舒苒看著他,車子的封閉性並沒有那麼好,他跟施郁言的對話,一五一十的落入了她的耳朵里。

這個男人的絕情,只會比施郁言有過之,而無不及!

她當初是瞎了眼才會覺得,他比施郁言要溫和許多,有情有義許多!

直到如今她才算明白,施郁言只是把他的心藏在了冷漠的偽裝之下,而席瑾城……他根本就是連心都是冷的!

「魏莉莉不是比我更像席大小姐嗎?」舒苒昂著下巴,冷淡的看著他問。

席瑾城瞥了她一眼,卻什麼都沒說的啟動了車子。

她當初就奇怪,為什麼在流金歲月時,他們不過就第一次見面,他卻非得為難於她。

如今才知道,原來,她跟席曉欣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我問你話呢1舒苒拉住了他的手,不悅地加大了聲音。

「那又如何?」席瑾城一把甩掉了她的手,冷冷地反問。

「你不就是想在我身上找席大小姐的感覺嗎?不就是想找個替身來安慰你心裡對她的思念嗎?難道你不覺得看著魏莉莉,比看著我更像是面對著你愛的女人嗎?」舒苒近乎嘶吼地一聲聲逼問著,咄咄逼人的瞪著他。

「你才是我的情婦,我為什麼要去找其他的女人?」席瑾城沉著臉,伸手扣住了她的下頜,手指上的力道重得像是要捏碎了她的頜骨。

「上床的時候,難道不會看著一張酷似席大小姐的臉,會更有感覺?」舒苒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撒哪門子的氣,他不喜歡她,他心裡愛的人是席曉欣,是她一直都知道的。

可是卻突然覺得忍受不了,心太痛了,痛得連呼吸都困難!

想到他透過她看到的,是另一個女人,一個死了十一年的女人時,她只覺得背後一陣陣的發涼,頭皮都在發麻!

太難受了!

「不許你再提她1席瑾城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藍眸中閃爍著狠戾的陰冷。

「覺得受不了?即使只是跟她對比,都覺得侮辱了她?你怎麼不為她守身如玉一輩子?你不覺得你跟我上床,都是在玷污了你對她的感情?」舒苒冷笑,忽視了他隱隱凝聚起的怒氣,失去理智的對他嘲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