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66章 聽我給你講個故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6章 聽我給你講個故事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直到門被關上,李醫生才拍了拍舒苒的肩膀:「他出去了。」

舒苒的睫毛顫了顫,沒有睜開眼睛,只是輕輕的應了聲。

她怕一睜開眼,便會止不住的哭出來,她不想在一個陌生人面前掉眼淚。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又何必哭哭啼啼讓人看不起?

「孩子啊,讓你受苦了!對不起,我替他向你道歉。」李醫生嘆了口氣,充滿歉意的對著她道歉。

舒苒這才睜開眼睛,看到李醫生關愛與心疼的眼神,她只覺得鼻子里一陣酸楚,鼻翼收縮了兩下,兩行晶瑩的淚珠從眼角滑落,迅速的流入髮鬢。

說好不哭,不讓人看輕的,卻還是沒能在一個溫和慈祥的老人面前忍祝

「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怪不了別人。是我自己不自量力,識不清自己的份量,我應該感謝他,是他及時的提醒了我。」舒苒用手胡亂的抹了把臉,坐起身,含著淚朝李醫生笑道。

笑容卻比哭還難看,令人看著心酸。

「傻孩子,不要這麼妄自菲薄!在我眼裡,你就是個好孩子,又孝順,又堅強,又懂事。是瑾城他不懂得珍惜你,是他的問題,不是你的問題1李醫生看著她明明難受卻假裝堅強的樣子,更是無奈地搖頭。

舒苒低下頭,淚水滴落在手背上,她又抬手抹了下眼睛。

一條手帕塞進她手裡:「想哭就哭吧,老頭子不會笑你1

舒苒絞緊了手帕,搖頭,悶悶的說了聲:「謝謝,我不想哭。」

只是眼淚卻在滴滴嗒嗒的往下掉,任憑她咬緊下唇拚命忍,卻控制不住每一滴有生命般自主往下掉落的淚珠子。

舒苒,你別哭!不許再哭了!

她用力攥緊手,用指甲掐著手心,掐得痛了,也許能止住這些不聽話的眼淚吧!

除了更洶湧的淚水像決堤的潮水般從眼眶滑落,她沒能阻止心底的委屈與屈辱,全都伴隨著淚水傾泄而出。

無聲的落淚變成低低的嗚咽聲時,舒苒卻得自己好丟臉,明明不想哭的,卻因為這老人溫和的目光,寬容的笑容而忍不住的哭出聲來。

「對不起,我……我好像有點失禮了!讓您見笑了1舒苒直接用手捂住臉,壓抑的抽泣聲從指縫裡傳出,沉悶得令人心疼。

李醫生看著她這倔強的樣子,搖了搖頭,拉了把椅子過來,坐在床前。

「丫頭,瑾城這次是真的做得太過份了,你生他的氣也是應該的X頭,我好好訓他一頓!別難過了,自己的身體,得自己好好保重。」伸手輕輕**著舒苒低垂的頭,柔聲的安撫著她。

「不是他的錯,是我自己的問題,不怪他。」舒苒搖頭,哭也哭過了,死也死過一回了,再面對時,總算也能心平氣和了。

白月光和蚊子血確實不能比,是她太可笑,什麼都不是的身份,又憑什麼去吃那個醋?他席瑾城媳她的感情嗎?就像他說的一樣,她只是一個別無選擇的只能躺在他身下的情婦!

現在回想起來,她那時候一定是瘋了,腦子被關在車門外了,才會智商不在線的那樣去質問他!

她憑什麼身份去質問他?憑什麼身份去管席曉欣在他心裡是什麼地位?她又憑什麼身份去要求他不能把她當成別人的替身?

她什麼都不是!根本沒那個資格!

「丫頭,別跟他慪氣,他就是一塊榆木疙瘩,不開竅!不過你剛才也聽到了,他還是有所覺悟的,知道如果你出事,他會心痛!你嚇唬嚇唬他也好,但也不要真的生他的氣,或是跟他分手,啊?」李醫生和聲和氣的勸著舒苒,今天是情人節,席瑾城會失常也是正常反應。

每年的今天,他都是這樣自虐的過。去墓前坐一天,去酒吧喝一晚,第二天來他這裡掛一天藥水……

只是今年卻把舒苒給送進來了。

「謝謝您,李醫生。」舒苒苦笑,他會為她心痛?

這應該是她所聽過的,最為善意的謊言了吧?

「聽我給你講個故事,想聽嗎?」李醫生搓了搓手,端正了一下坐姿后,一副準備要給她講個睡前故事的正經樣。

舒苒眨了眨眼,這個見過幾次面,卻一直都是在幫著她的老人,讓她再一次想到了父親。

每次在她受到挫折,遇到困難,失去信心的時候,父親也總是這樣,安撫她,給她講故事,告訴她:

「你是女孩子,遇到讓你難過的事情,可以哭出來。但是哭過以後,就該用更勇敢、更堅強、更冷靜的去面對。你要記住,每場風雨過後,都會出現陽光的,世界不可能永遠都是下雨天,也不可能永遠都是陰天1

「那我就給你講一個五歲的小男孩的故事,好不好?」李醫生起身,去給她倒了杯溫開水,遞給她后,又坐回了椅子上。

舒苒點頭,靜靜的聽他講故事。

「童話故事裡的公主在找到她的白馬王子后,總是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小男孩的媽媽是一個生**漫,嚮往自由生活的公主,小男孩的爸爸是一個長期被家族事業所壓製得失去自由的人。剛開始時的熱戀慢慢的淡了后,兩個人對生活的不同追求,也漸漸變成極端的矛盾。」

「兩個人的爭吵不分誠,不顧有沒有人在,在小男孩的記憶里,父母從來就沒有恩愛過,留給他的,都是爭吵。在小男孩五歲的時候,他媽媽走了,在一場捉迷藏的遊戲中,小男孩再也沒找到他的媽媽。一個五歲的孝子,心智卻成熟得像個十五歲的酗子,找不到媽媽也不哭不鬧,對著管家只說了一句,『我媽媽再也不會回來了,對嗎』。

後來,他爸爸告訴他,他媽媽去世了,並往家裡帶回了一個女人和一個弟弟,讓他叫她媽媽。第一次見面時,他便咬傷了那個女人的手臂,縫了十針。他告訴他父親,『我媽已經死了,這輩子,我不會再有媽媽,也不會有弟弟或妹妹,一個死人,不會為你再生半個孩子』。

小男孩的性格呀,本來開朗又活潑,每天都笑得像個小太陽一樣。哪怕爸爸媽媽吵架了,他也總是會很貼心的去安慰媽媽,又安撫爸爸。直到這次的變故后,他越來越孤僻,越來越沉默,越來越不愛跟人說話,他把自己關在了後院的小屋裡,連幼兒園都不愛去了。」